回魂压棺小阳小说-回魂压棺小说by洛小阳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回魂压棺

回魂压棺

回魂压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洛小阳

时间:2019-07-23 09:12

评语:出现在他床前。

《回魂压棺》的作者是洛小阳,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灵异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小阳一直和自己的爷爷关系还不错,但是在他大四的视乎爷爷突然去世,可是死人的嘴巴为什么和不上,还接连发生了诡异的事,直到那天晚上爷爷出现在他床前。

精彩节选:

我看着这只公鸡头,这只公鸡也看着我,咱们大眼瞪小眼,谁都搞不清楚状况,所以,这只公鸡又狠狠的啄了一口我的眉心,很痛!

公鸡的后面是陈先生,这只五彩的大公鸡是他抱着的。在后面,就是我爸妈他们正焦急的看着我,见到我醒来,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而我,现在正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天竟然都已经快要亮了。

我不是正在对面山上么,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家里?还有我爸妈和陈先生他们,之前不是睡得很死吗,怎么现在又醒了?还有这只大公鸡是怎么回事?它干嘛要啄我的眉心?

我疑惑的看着大家,大家的脸上却透露着一种轻松,难道他们刚刚很紧张?

我问,发生了什么事?

陈先生把大公鸡丢到地上,公鸡昂首挺胸的自顾自的走开找虫子去了,似乎根本没有因为啄我而有半点愧疚。陈先生讲,你丢魂儿咯。

我还是不懂,继续问,我啷个就丢魂了?

陈先生讲,我早上起来窝尿转来(回来的意思),不小心踩了你一脚,哪晓得你居然没醒,我一开始哈以为你是睡死了,所以也就没在意。后来我想哈子好像你那样子有点儿不对劲,就喊了你几声,哪晓得你居然喊不醒,我算了哈,才晓得你丢魂儿咯。

丢魂?难道我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其实并不是我本人经历的,而是我的魂魄?那未免也太诡异了吧?毕竟我的感觉都是那么的真实,甚至是连地上有点凉,我都感觉得到。

我问,然后呢?

陈先生讲,然后我就把你爸妈进来,让他们试到喊哈你,讲不到就喊醒了。一般来讲,要是哪个丢魂了,让屋里人喊几声,多半也就喊回来了。哪晓得你哈是喊不醒,我就晓得你可能是被人把魂捉走咯,一般是喊不醒的,要用“公鸡叫魂”才喊得转来。

我看了一眼那只公鸡,问陈先生,所以,我是被那只公鸡喊醒的?

陈先生讲,阔以这么讲,要不是这只公鸡,你现在都不晓得哈到哪里晃荡。

我再次看了一眼那只公鸡,那公鸡好像有感应似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侧过头去,再一次昂首挺胸的走开了,那神情,就好像立了很大一件功劳似的,连带着看我的眼神,都有一丝丝的鄙视。

趁着我看公鸡的时候,陈先生转身去给我爸妈解释,你们两个也不要太担心咯,小娃娃就是这几天太累咯,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好好睡一哈,就没得事咯。

既然陈先生都这么讲了,我爸妈自然是相信的。但是陈先生回过头来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并不是那么轻松。我晓得,事情应该没得那么简单。

我想从椅子上站起来,才发现我的手脚都被红线绑在椅子上,特别是脚上,还放了两枚铜钱。

陈先生一边替我解线,一边讲,这些红线是捆住你剩下滴魄,至于脚下这两枚铜钱,你应该晓得是搞么子滴咯。

我点头讲,锁住我的魂。

这一招在王二狗那里见到过,当时陈先生喊我在王二狗的身上放了三枚铜钱,所以这一招记得特别牢。我又低头看了哈,发现我的脚果然是光着踩在地上的,这叫做接地气,是“落地生根”。

陈先生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讲,红线捆魄,铜钱锁魂,双脚着地,落地生根,公鸡啄眉,魂归魄回。小娃娃,你记到没?

我激动的狠狠点头,这算是陈先生教我的第一个口诀啊!但是后来我才知道,仅是晓得这个口诀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那红线和铜钱都是用特殊方法加工过的,而且红线缠线的手法也是不一样的,即使是左手和右手,手法都又不一样。要是没有人手把手的教,就算是偷师都偷不来。更何况我还只仅仅晓得一个口诀?

陈先生给我解开红线的时候,小声的对我讲,到屋里去。

我知道,陈先生这是有话要问我,其实我也有很多问题要问他,昨晚的经历实在是太奇怪了,也太真实了,真实的让我现在都还在怀疑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真实。

进屋之后,陈先生一屁股坐在床上,我则是找了把椅子坐在一旁。

陈先生又要开始抽烟了,他问我,昨天发生了么子事?

然后我就把我经历的事情,从大伯进屋抓着我的手开始一五一十的讲给陈先生听。

陈先生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问我,你们村子里有没有驼背的人?

我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在我的印象里,没看到过村子里有驼背的人。

陈先生点点头讲,一会儿吃完早饭,我们去找村支书问问。

我点头,然后问,陈先生,昨天到底是啷个回事?我怎么感觉和真滴一样?

陈先生讲,么子喊过感觉像真滴?本来就是真滴!

我蒙了,我问,你不是讲昨天晚上我都睡在床上的吗?

陈先生吸了一口烟,一边吐烟雾一边讲,身体和魂经历滴事,都是真实滴,这不冲突。你滴身体是躺在床上滴,但是你滴魂已经跑到外面去了。不然你滴身体出门,那么大滴动静,我肯定就醒了。再讲咯,你自己也讲你喊了我,但是我没醒。那是因为你发出来滴声音我根本就听不到。

我有些糊涂了,急忙问道,那为么子那个驼背的人又听得到我讲话?

陈先生讲,阳人要和阴人沟通交流,都必须要通过一定滴媒介,像我们孩匠,是通过阴孩来沟通滴。只要阴人穿了孩匠亲手制作的阴孩,那么就可以和他沟通了。哈有跳大神滴,他们一般有下阴香、大米这些,道士通过滴是符篆,扎匠则是通过他们扎出来滴纸人,而像你爷爷那样的赶尸匠,则是用尸体。这样的例子哈有好多,不同滴手艺人有不同的方法,一时半会儿讲不完。不过也有一些高人,他们阔以直接和阴人对话,但是这种人现在基本上看不到咯。因为直接和阴人对话,很容易受到反噬,一般都活不久。

我点头道,所以说,他能够听得到我讲话,是因为我穿了他给我的那双孩子?难怪我开口问他是谁的时候,他没讲话,只是把手里的鞋子扔给我。

陈先生摇头叹息讲,你不应该穿他滴阴孩滴。

我急忙问道,为么子?

陈先生讲,阴孩是孩匠和阴人之间建立的一座桥,你现在穿了他的阴孩,他就可以随时上桥和你沟通。不是那种简单的沟通,而是阔以把你的魂捉过去沟通。

听到这里我也开始慌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岂不是没有半点安全和自由了?我慌张的问陈先生,那我要怎么办?

陈先生讲,既然他能让你穿上阴孩,我自然有办法把阴孩脱下来。不过这件事先不急,晚上才能办。我问你,你讲他最后一句话是喊你把你爷爷交给你滴东西拿出来,这句话是么子意思?

我挠挠头讲,我也不晓得他这句话是么子意思。我爷爷死的时候我哈在学校,等我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爷爷怎么可能把东西交到我手里?

陈先生点点头笑到起讲,那倒也是。难不成他哈从棺材里跳出来把东西交给你?

陈先生讲完这话,我们两个瞬间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震惊----因为,我爷爷是真的从棺材里爬出来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难道,他真的有东西留给我了!?

我安慰她说道:“你别怕,我们一定能出去的,张秋道长很快就来了,而且我们还有道符。”

正当我说话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背后吹来了一口凉气,此时我深深记得不能转头的道理,连忙带着廖桂香一起转过了身。

一张眼珠暴起,瘦若猴子的脸出现在我面前,赫然就是刚才躲在天花板上的人!

我整个身体都吓得僵住了,与他保持着对视。而这个时候,他忽然咧开嘴笑了,露出了一口难看的烂牙。

灯光再次消失,不出我的预料,随着光明再次降临的时候,这人又消失不见了。

在这一刻,我有种很糟糕的感觉。他就像个猎手,而我们是被玩弄的猎物。

但更糟糕的感觉是,明明我们的身上都贴着道符,为什么他可以对我鬼吹灯?

廖桂香依然是抱着我,害怕地不断哆嗦:“对不起,对不起。”

我本来就心慌得厉害,就不耐烦地说道:“你对不起什么?”

“我对不起你,其实张秋和周海平是师兄弟……”她犹豫两秒,忽然哭了起来,“我们去准备东西的时候,周海平就说他跟你有恩怨,想请我们帮忙把你解决了。他说如果我们帮忙的话,到时候他的钱和你的钱都归我与张秋分。我就想两个人分十万,肯定比四个人分十万要好。”

我听得心里咯噔一下,喃喃道:“所以道符是假的,他们负责掩护也是假的,让我探路还是假的,只有让我送死是真的?”

廖桂香已经哭得泣不成声:“我们说好了,等子时的时候我找个借口出去,只留你一个人在里边。现在子时没到,鬼魂提前出来了,肯定是他们动的手脚。”

原来是这样……

我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对廖桂香怒骂道:“你这个蠢货,你怎么不用脑子想想,你什么本事都不会,张秋凭什么跟你平分十万?而且这是杀同行,是说出口就要被人们唾弃的秘密,他凭什么让你知道他的秘密!现在好了,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你现在也只能跟我一起做个死人,你真是被钱财迷昏了眼,沦落到现在要跟我一起丧命!”

廖桂香被我骂得嚎啕大哭,而我一把推开她,紧紧地握住了屠鬼血影刀的刀柄。

我不能死在这儿……

绝对不能!

  • 回魂压棺 截图1
  • 回魂压棺 截图2
  • 回魂压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