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北斗程星河小说在线阅读-李北斗程星河小说麻衣相师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桃花渡

时间:2019-08-19 14:38

评语:感觉会砸了他的招牌。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麻衣相师》,作者:桃花渡,提供李北斗程星河小说阅读。麻衣相师小说主要讲述了:李北斗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上算命这条路,毕竟自己只是个半吊子,从小就没读过书体质易于常人,现在接了三舅的衣钵感觉会砸了他的招牌。

精彩节选:

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掉下来的,只知道他死的很惨,后脑勺都摔裂了。

和上一愣,说还有这事儿?

工人忙说包工头怕这事儿影响工程,不让他们说,不过上这里干活的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顶梁柱,谁也不愿意死。

和上就瞅了我一眼,显然有点担心,我让和上放心,今天我守在这里看看,到底这是谁的家。

这建筑工人都是青壮年,又身强体壮,按理说阳气正旺,能对他们下手的,想必不是什么善茬。

可这个时候,几个人急匆匆的到了工地,领头的正是那个姓韩的黑胡子,他瞅着我也在这里,就气急败坏的看向了和上:和总,我听说你要让这个黄毛小子来管这里的风水,是不是真的?

这个黑胡子消息这么灵通?显然在和上的公司里有线人啊。

和上爱理不理的就说道:就是我让我哥们来的,怎么啦,还得经过你允许啊?

黑胡子一跺脚:和总,你年轻,不知道对一个楼盘来说,风水有多要紧,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一个刚入门的菜鸟?他连风水铃都没有!

早先他根本就没把我当竞争对手,没想到不起眼的我竟然趁虚而入抢了彩头,顿时有了上当受骗的感觉。

和上脾气也上来了:老韩,我劝你说话客气点,这是我的项目,我愿意找谁就找谁,你投资了还是出力了,老子凭什么听你的?再敢说我哥们一句不好,我他妈的让你在建筑圈子里再也混不下去!

黑胡子一听这个,顿时哑口无言,接着就跟找救星似得,看向了身后一个人。

这个人长相很儒雅,大概四十出头,戴着金丝眼镜,一身奢华西装,显然是个成功人士。

而和上一看见这个人,锋芒才收敛了一点:马叔叔也来了?

原来这个姓马的叫马元秋,就是那个之前跑路的合作商,多亏了这个人拉回了投资,和上才重新回到了这个位置上。

马元秋微笑的看着和上:这项目确实是你负责的,可是作为投资人,我也觉得你在风水这块,需要好好考虑一下,韩先生在圈子里这么多年,口碑一直很好,又是正一道韩老先生的传人,让他来管,确实保险。

黑胡子顿时得意了起来:只要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们正一道全派都会鼎力相助,让其他那些风水阵全败下阵去。

我说黑胡子这么有恃无恐,感情还拉了一个靠山。

不过,正一道是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我也没听说过。

我就看了和上一眼,想劝他也没必要这么坚持,万一得罪了投资人,那岂不是很不划算。

没成想,和上却铁了心似得,跟那个姓马的说道:马叔叔,这件事情既然是我和上负责,那这个就是我说了算,这里的风水非我哥们不可,他要是不行,后果我全权负责。

卧槽,你这么硬刚不合适吧?毕竟人家是金主!

可没成想,那个马元秋竟然笑了,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看我,就对和上说:你也不是小孩儿了,总有自己的理由,但事关重大,我得跟投资人有个交代不然这样吧,要是你能成功,后期我多给你追加你要的投资,要是不成功,我就只好换负责人了。

卧槽,这是要夺和上的权,赌注也太大了吧?

可和上一秒也没犹豫:行。

我就小声问和上,赌的这么大,你怎么也不考虑考虑?

和上摸了摸后脑勺,很憨厚的说道:因为我信得过你。

我心里一暖,下定了决心,就冲着和上,这事儿我绝对不能办砸了。

黑胡子死死的瞪着我,好像我抢了他老婆一样,走的时候还嘀咕:真是败家子,要是老和总还在,绝对不可能让你这么胡作非为

和上瞪他一眼,他这才看向了我:小子,你别以为有个脑袋就能干这一行,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地方不是你啃得动的骨头。

马元秋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像是对我很有兴趣的样子。

说来也奇怪,我瞅着马元秋莫名眼熟,可我又不知道从哪里见过,难道他之前上过电视?

和上目送着他们离开,就问我现在打算怎么整?

我说那还用问,你话都说满了,我不能怂,就是干。

和上一听,立马决定给我帮忙,还拍了拍胸口,说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谁要是敢动我,掀翻了再说。

别说,和上这印堂红亮,现在正在走运,看来之前祖坟出事儿,淤塞的运气疏通了之后,猛地就全回来了,倒是能让我跟着沾沾光,于是我就答应了下来。

天色暗了下来,我趁着这个机会,又在外面望了望气。

三舅姥爷那本《气阶》上说,白天望气,借用的是日光,观人最适宜,而夜里借用星光,观地最准确。

所以古代人讲夜观星象,其实是借用星光来望气。

我选了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就开始望气。

以前我望气都是瞎望,看的也都是非常简单的东西,但是后来我逐渐发现,望气一天只有前三次最准确,望的越多,那也就越不准,所以《气阶》上说,一日望事不过三,就是这个道理。

今天我只用了两次,还有一次机会。

而这一望,我顿时就愣了,只见一道漆黑的煞气,从那个大楼里面直射出来,正映到了六煞星和白虎星中间。

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浓重的煞气,这楼底下果然有东西,而且是个特别凶的东西!

难怪那个黑胡子那么有恃无恐的,估计也早就看出来了。而周围那些通灵镜之类的风水阵难道不光是要争抢灵龟抱蛋的财气,更为了给自己挡这里的煞气?

我想起了潇湘的话,心说这里还真藏着她那什么老相识?

真要是能找到这个老相识,说不定,我就能弄清潇湘的来历了。

这么想着,我就又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地相。

这地面面朝福寿河,背靠老龙山,整体是一个大丘陵抱着小岛,按理说四面的财气都会汇集到灵龟蛋也就是和上的地皮上,可偏偏这蛋里藏了一个凶物,跟贯穿的利刃一样,这才让大楼煞气冲天,要想摆平这里的风水,就得把那东西找到。

于是我就跟和上进了那个大楼。

这个位置前身是水湾大厦,那会儿水湾大厦还是我们本地的标志性建筑,整体是莲花瓣的形状,莲花是佛祖的信物,寓意还是很好的,可惜四面夹击,没压得住煞气,和上现在的工程,就是把这个大厦整体翻修,弄成新的商住楼。

楼里还有不少工人加班,和上问了问今天的情况,正说着呢,有个工人从电梯上来,问领班的工人怎么地下室还有活?今天没听通知啊?

领班工人很纳闷,说咱们的活还没到地下室呢,根本没派人下去,你听谁说的?

那工人一脸很纳闷的表情,说他上地下室取工具,确实是听见有动静,一下一下的,正砸墙呢,不是咱们的人,那

我一听,立马带着和上坐电梯就到了地下室。

果然,刚下了电梯,我就听到了一下一下的撞击声,奔着那边就过去了,一过拐角,又出来个工人,我就问那个工人,动静是哪里发出来的?

那个工人连忙说道:我领你们去!

我点了点头说麻烦你了,就跟那个工人往里走。

越往里走,声音越大,脚下都有一种震颤感,像是地板随时都会被掀开,这种感觉别提多诡异了,一下一下像是敲在了人心上,我一边走一边留意,这个大厦的地下室像是八角形的,正如同一个八卦。

声音,像是在卦心传出来的!

八卦,莲花,果然都像是在镇什么的东西!

我往四周一看,一下抓住了和上:这里不对劲,你别跟过来了。

和上一愣:咋啦?

我指着地上:你看这土。

这里应该很长时间没进来过人了,里面全是浮土,和上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我就告诉他:浮土上一个脚印也没有,你说,现在制造动静的能是什么东西?

和上一听我这话也吓了一个激灵,但他马上挺起胸膛:那咋了,你在这,我就不怕。

我就又指着那个工人,低声说:那你再看看,他脚底下。

那个工人提着个手电走在我们前面,但是走过的地方,根本没留下脚印。

和尚脚一下就软了,好险没坐在地上,我架他也架的挺费劲,可和尚就算流了一脑门汗,也还是坚持跟着我到了卦心:他他是

这个工人的安全帽下有点暗红的痕迹摔死的那个工人,不就没别的外伤,只把后脑勺摔坏了吗?

声音就是从卦心传来的,不是有人在砸墙这声音,是从地下传来的!

这已经是地下室了,地下室下面的,是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卦心位置像是有个花里胡哨的东西,但是被尘土蒙的看不清楚,就蹲下身细看,可看清楚了,我立马就大声让和上跑,可这个时候,脚底下哄的裂开了,我掉进去之前,看见那个工人对我裂开嘴笑了。

  •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 截图1
  •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 截图2
  • 李北斗程星河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