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谁谁尽管睡小说-爱谁谁尽管睡张婀姣方诉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爱谁谁,尽管睡

爱谁谁,尽管睡

爱谁谁,尽管睡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阅读

作者:遛FaFu的艺林

时间:2019-09-05 11:19

评语:天下罪恶,隐善当首。

《爱谁谁,尽管睡》的主角是张婀姣方诉,作者是遛FaFu的艺林,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张婀姣被人用毒剑刺了,然后她魂魄就离体了,本来以为自己死了,找了鬼差让送她一程去投胎,结果到了阎王那闹了个乌龙,自己没死,赶着投胎,回到阳间,结果方诉很听话的把她身体烧了,这就玩完了。

精彩节选:

让苒朝着张婀姣翻了个白眼。

“武林人也是人,更何况现在仁义双全的江湖人,真的不多了。”

“为什么呢?”

张婀姣虽说是从小在隐善堂长大的,但是因为从小耳濡目染,得到的教育就是做人以善为先,善意当头,仁义两全。

让苒还没来得及解释,却有一人的声音横插进来:“因为一个利,就足以勾尽人心。”

张婀姣和让苒同时回头,看到来人,两人都愣了。

“沉誉?”

张婀姣话音刚落,原本沉沉在睡的方诉眼皮轻动,却没有睁开。

张婀姣没有发现,只是在沉誉突自往她俩身旁的椅子坐下的时候,张婀姣下意识地就往方诉靠近了些。

“你怎么在这?”

“来找你的啊!”

沉誉还是一脸的无害笑容,只是经过船上的那么一遭,张婀姣本能对他有了戒备,连忙与他保持距离。

沉誉看出了她的防备,不过温柔一笑,

他今天穿了一套藕白淡色的长衫,头顶用青冠白玉束着,清俊帅气,惹得张婀姣差点又忍不住要多看他几眼,好在一偏头看到自家公子的睡颜,嗯,悬崖勒马了。

“找我?做什么?”

沉誉戏谑一笑,然后双臂撑着桌子,将身体凑近前去然后指着自己的脸颊:“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张婀姣震惊,还不待反应说话,方诉一拍桌子,缓缓坐直了身子,正与沉誉面对面。

“公子?”

沉誉抱拳,却是意料之中般他此刻的清醒。

“方公子,有礼了。”

张婀姣处在他们的对峙间,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还是一直磕着瓜子在旁做看客的让苒将她连带着椅子一同往后拉了小段距离,然后再递给她一小撮瓜子,示意她:“闭嘴,看戏。”

方诉迎着沉誉的目光,并未还礼,只是周身带的气势,将沉誉逼得装模作样咳嗽两声,别开脸对张婀姣。

“我以后还是不随意调戏你好了。”

张婀姣愣愣,转眼看向方诉,见他披着一身的不满,顿时了然,昂起下巴也有了靠山。

哼,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沉誉见状,无奈摇头笑笑,自顾放下双手,鼓足气势对向方诉。

“方公子,不如我们就开门见山?”

“甚好。”

方诉细长骨如玉的手指敲击着桌面,淡淡开口:“望舒楼时是你。”

“我吃的药丸是解药。”

“死的是谁?”

“如何愿救?”

“目的为何?”

“你想怎样?”

方诉和沉誉一来二去的打着暗语,张婀姣和让苒二人看来听去一头雾水,让苒终于不耐烦了。

“特么的,说人话成不成?!”

让苒气急一掌拍到张婀姣的脑袋上,张婀姣一个踉跄往前扑在了方诉和沉誉的中间,左看看沉誉,右又看看方诉,一脸讨好的笑。

“公子,没说你不是人,说我呢说我呢!”

张婀姣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自嘲道:“猪脑子不太好使,所以公子烦请你说白话可以不?”

瞧着张婀姣的模样,沉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张婀姣转头瞪他,却在听见他接下来的话时,瞠目结舌。

“小张哥,你还是那么有趣呢!”

“你、你你你!!”

张婀姣吓得跳起来指着沉誉,连连结巴,最后在方诉镇定和肯定的面色中,不得不相信了。

沉誉就是岳如珠。

“公子,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对于当初沉誉就是假扮岳如珠一事,张婀姣觉得一时半会儿还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可看方诉却好像早知事实一般淡定,张婀姣不淡定了。

“我……你……他……”张婀姣卡壳的半天,还是指着沉誉,有些磕巴地再次陈述事实:“你有异装癖吗?难道因为童年不快乐??”

以前从小话本里也有看到,说是男扮女装的要么是心里不痛快做发泄,要么就是心里有追求的纯喜好……可看沉誉上下,该不会是内心真欢喜吧??

沉誉无语,抿着唇被张婀姣用目光不断扫射,像是想把他穿透了似的。

“如果我没猜错,自卧龙山救下我和文瑜时,你就有所怀疑了吧?”

这话是对方诉说的。

沉誉微笑直视着方诉,继续说:“不然又怎么会在望舒楼将我打晕后,又喂我吃下那抹在铜币上剧毒的解药呢?”

张婀姣愣住,思虑了很久,依稀记得似乎有那么一种记忆,却又不是那么清楚的在脑海里。

“只是我很好奇,我的易容术从没露出过破绽,你又是如何发现的?”

张婀姣也好奇了,不觉跟着沉誉同时疑问地看向方诉,希望他能给予答复。

方诉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指尖敲着桌面,微眯了眼,淡淡开口:“直觉。”

张婀姣满头的黑线,刚准备翻白眼,却没想到沉誉哈哈一笑,似时料到了。

“是因为小张哥……啊!不对,是小张姑娘吧!”

张婀姣收回怒瞪他的目光,嗯,算他识相。

沉誉调笑,说:“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是我在歹徒面前下意识护了你一下?”

张婀姣有印象,点点头。

当初在卧龙山遇匪时,因文瑜作梗,匪徒们半道朝她突袭,幸得“岳如珠”出言提醒才躲过袭击,被方诉救下命来。

“想必从那一刻起,方诉就对我起了怀疑吧?”

张婀姣这颗榆木脑袋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让苒上前恨铁不成钢地吐了口瓜子皮。

“只要是个女的,你跟方诉一起,谁还会在乎你?”

让苒撇嘴略带嫌弃:“连吃醋都吃得那么隐晦,果真是个闷骚货!”

张婀姣瞪眼,这么说起来,遇见让苒时,还有庆嫆看到方诉时……张婀姣反应过来了,看向方诉,也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居然觉得方诉此刻面皮微微泛红,索性闭上眼,谁也不管谁也不看。

沉誉眨眨眼,咂舌调侃:“一个人太在乎另一个人,直觉还是很灵验的。”

张婀姣被调侃地没了脾气,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驳什么,沉誉却忽然换上一副严肃模样,撩起长衫就起身朝着方诉跪了下去,着实吓了张婀姣和让苒一跳。

“你这是做什么?”

沉誉没理她,径自对着方诉求救:“方公子,他日相遇我并无谋害之心,文瑜也已经受到了应有惩罚,我哥那时将我从望舒楼救出时,不慎碰了那枚硬币,如今即将毒入心脉,身之将死。”

沉誉面色难看的咬牙,似是强撑了哽咽,接着道:“要不是我每日用自己的血做引,恐怕,恐怕……”

沉誉像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张婀姣见此,朝着他隐约露出的手腕看去,恍惚发现的确有刀疤横纵交叉在那,不由得也皱起了眉头。

难怪之前方诉说他们身上都有药香,原来竟是因为沉誉一直用自己身上残留的药性,在引血给沉忆缓解啊!

“因此恳请你高抬贵手,赐我解药,今日大恩必定没齿难忘。”

沉誉重重磕头,诚恳非常。

张婀姣也不由心生恻隐之心,看向方诉准备开口,方诉轻轻睁开眼盯着他,好半晌,没发话。

“公子,这……”

张婀姣欺身上前,上回就晓得沉誉并非练武之人,还敢如此大胆放血救哥,如今更是直接亮明身份过来求助方诉,想必确实是走投无路了。

张婀姣不忍道:“公子,沉誉和沉忆他们之前酒精有什么阴谋我暂且不说,只是他好歹救过我。”

方诉手指敲击在桌面上的动作停住,似乎有了影响。

两人相视一眼,最终方诉有了决定。

他动动身子,坐得稍正了一些,面对沉誉。

“给你解药不是不可以。”

方诉将手扶在桌面上,目光如炬:“条件交换。”

  • 爱谁谁,尽管睡 截图1
  • 爱谁谁,尽管睡 截图2
  • 爱谁谁,尽管睡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