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婀姣方诉小说在线阅读-张婀姣方诉小说爱谁谁尽管睡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张婀姣方诉小说

张婀姣方诉小说

张婀姣方诉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阅读

作者:遛FaFu的艺林

时间:2019-09-05 11:27

评语:顺路带过来的。

张婀姣方诉小说《爱谁谁,尽管睡》,作者:遛FaFu的艺林,提供张婀姣方诉小说在线阅读。爱谁谁尽管睡小说主要讲述了:张婀姣生前什么好事都没做过,唯一的一件好事是在死前替人挡了一剑,谁知阳寿未尽,自己要飘到地府投胎,重回阳间,自然要做一番善事,不然下辈子投胎到那里去。

精彩节选:

“不过公子,咱们这次出来,不是还有行善的任务吗?”

张婀姣可不会忘记,他们这次出来,除了是要调查清楚冥刃客以外,其实还有就是要执行三姐施准准之前未完成的行善任务。

“不急。”

只是很奇怪,一路上方诉不仅不主动去寻找要帮助的人或事,还因为现在他们采用的是水路,就更有些悠哉不管的势头了。

“除了收集善币,观露阁每年还会有专人记录善行的善簿。”

“我记得,可有什么关联吗?”

因为从小在隐善堂长大,所对于之前长辈们的事,张婀姣也略知一二。

当初因为有武林各大豪杰,以及身为前武林盟主的郭勤勤斡旋其中,让隐善堂得以成为观露阁、朝廷和武林三方势力以外的存在。

只是从此武林盟主也就担任其监督的任务,一旦隐善堂有异动,江湖武林人士势必不会姑息。

而观露阁也由于罕见的介入,自然成为了担信方。

“若是善行得以记录善薄,说明就是大事,也就可以抵换善币了。”

方诉懒懒地换了个姿势,原本精神灼烁的眼神也慢慢淡了下来。

“原来如此!”

张婀姣像是记起了什么一样,道:“难怪以前二哥迷路在外,我们都以为收集善币的任务定完成不了了,最后却也没事。”  

只是为什么当初一向不掺和世间事的观露阁会出面保护隐善堂,愿意为了隐善堂介于朝廷和武林之间,真正知道的人太少了。

就连像张婀姣这种从小就生长在林中的人也知之甚少,隐约就晓得但凡出林行善者,须在下一个新年前至少集齐金银红绳所累一吊善币,而善行薄则由知晓天下事的观露专人评定和撰写,与善币一同于新年前夕普渡众生。

“公子,那是不是我们这次只要把岳如珠的事弄清楚,还岳家一个清白,也算是件善事了?”

其实,要说集齐一吊钱的善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好在隐善堂人心一齐,人力如今也渐广,这才年年过关,也让朝堂和武林都无法利用由头做甚侵犯。

“不算。”

“啊,为什么?”张婀姣连连发问,“那我们岂不很吃亏?是不是得想想办法赶紧完成任务啊??”

方诉似没了耐心,不知不觉就歪在了床内合上了眼。

“公子?公子??”

眼见方诉轻哼几声便呼吸均匀的睡去,张婀姣也无可奈何。

算了,皇上不急,太监也急了没用。

“更何况我这还是个女太监。”

于是,在床边又看着方诉的睡眼发了会儿呆,张婀姣无意扫到他床头之前替他备着的那碗姜末清茶已经空了。

寻思了一下,张婀姣还是蹑手蹑脚的替他将被子小心盖上,再三确认药玉也完好地在他身边后,便端了空碗打算出去厨房为他再斟一碗,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就在张婀姣悄悄刚关上房门的同时,猛地有人从后捂住了她的嘴巴。

张婀姣大惊,还没来得及挣扎呼救,便又觉后颈一疼她就两眼发黑的晕过去了。

待再醒过来的时候,张婀姣发现自己已经双手双脚被绑,嘴里被塞着块不知什么恶臭腥味的东西外,就连眼睛也被蒙了一块黑布。

张婀姣心中惊慌,支吾想要大声呼喊,身体也在原地不断动弹着想要求救。

忽然,她敏锐地听见有人在门外走近,她连忙安静下来,继续装作还没清醒的状态。

仔细听着那人开门、关门然后径直就朝着她走过来,张婀姣感觉自己的心脏狂跳,满心都在祈祷着方诉这会儿又能突然醒转然后发现自己不见,再次从天而降……痴痴梦想间,张婀姣蒙在眼睛上的布哗啦一下就被人扯了下来,她却还是不敢轻易睁眼。

毕竟江湖小话本里可都写着,人质要是看到绑匪的模样就会被撕票的!她可不想再死一次啊!

“喂,小姑娘,醒醒。”

来人轻声说话,张婀姣顿觉耳熟,可却不敢轻信。

“啧,装得还挺像。只是你那眼珠能在眼皮底下别转了吗?”

愣了小会儿,张婀姣还是不得不轻轻睁开一条缝确认。

之前甲板上那青衫少年好看的笑脸顿时突兀的放大在前,张婀姣再次愣住了。

“唔唔唔!”  

张婀姣错愕地睁开眼盯着少年,想说话,却发现嘴里还叼着那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破布。

少年发觉,随即顺手解救。

“呕……”

缓了了好一会儿,才将嘴里那股恶心忍下去,张婀姣刚准备质问,少年却比了根指头,示意她安静,然后快速替她松了绑绳后,这才轻声告诉张婀姣:“这艘是条黑船。”

黑船?哪种黑?

杀人越货,还是那什么掳掠??

张婀姣害怕到小心肝儿都颤抖了,她这如花似玉的,怕不是要为人所害了……

不由得,她下意识就想高声大喊方诉的名字,却又被少年一把捂住了欲张的口。

“你现在喊也没用,这里是船底的货仓,除了船工根本没人会来。”

少年放开手,张婀姣机敏地往后躲。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

“别紧张,我不是坏人。”

张婀姣怀疑的瞪他,她有长得很像智障吗?这样的理由他就认为能说服她??

少年见此,不由低头苦笑,可一时也不知道该做如何解释。

“我跟我哥就是因为查到这条船有问题,才上来的。”

少年说到,尽量安抚住张婀姣:“我们正进入雾水域,因为这片水域位置和环境都有些特殊,所以成了官府、武林和观露阁都难管的地点,也因此航行船只、人事屡屡遭险。”

“可是这条,不是官府在案的船批吗?”难道这边也有像卧龙恶匪一样有后台的吗?

少年斜看着张婀姣,轻蔑道:“你真以为官府的就全是善茬?”

张婀姣默然。

对哦!之前在隐善堂就常听长辈们唠嗑,说什么新帝昏庸,官官相护,名不聊生的话题,张婀姣内心哀嚎,她怎么就这么衰,江湖什么险恶都能被自己碰上呢?

可还不等她有过多的心理活动,青衫少年就示意她小心跟上,如今先脱身要紧。

只是当他们刚悄悄打开所处的房门,还未来得及迈出脚步,从三面鱼贯而出三五成群,手持尖刀利器的蒙面大汉,硬生生将他二人又逼退回了房内。

张婀姣被少年护在身后,看着那明晃晃的刀刃,心理萌生阴影,不由攥紧了少年的衣角。

“那什么,小靓仔,靠你了!”

话还没说完,冲在前列的大汉一个窝心脚飞踢,张婀姣就这么被连带着踢飞撞在了墙板上,和少年左右卧倒在地,龇牙咧嘴。

“你……你特么不会武功啊??”

少年捂着心口,好看的笑脸也因为疼痛扭成了一团:“我什么时候说过会了?”

张婀姣内心再次哀嚎:“那你作甚要长得一副丰神俊朗、武功高强的模样?!”

少年狠狠捶地:“天生丽质。”

张婀姣差点一口血喷他一脸,死死压制下后,未及开口,眼前位列中间的一名大汉率先压低了声音,质问少年。

“你是什么人!”


  • 张婀姣方诉小说 截图1
  • 张婀姣方诉小说 截图2
  • 张婀姣方诉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