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沐清歌景珩甚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

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

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魔情

作者:糖一

时间:2019-09-05 16:51

评语:重生回来当恶魔。

《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的主角是沐清歌景珩甚,作者是糖一,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女主重生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曾经,沐清歌为了一个渣男,短短两年,从无知少女,变成了精通权谋,杀人如麻的恶魔,为他扫清一切障碍,助他登位,换来了一场天大的笑话。重生归来,她对欺负过她的人各种打压,人人避之不及,而景珩甚却把她当做至宝。

精彩节选:

足足花费了三天的时间,乐天才彻底梳理完体内紊乱的力量。

虽然耗费了一些力气,其过程也是险象环生,好在算是将这隐患彻底切除了。

并且借着这股架势,乐天又在原有的基础上巩固了一番,实力隐隐有了一丝提升,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

乐天十分开心,同时也将这次的事记在可心里。这次他是因为担心才急急忙忙过来了,之后也没能及时稳固,好在他自身的体质得天独厚。不过这种事以后还是要避免发生,谁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救得过来?

他不贪图能有多强的实力,也没有太多想要得到的东西。整整三年,这中间除了修炼他唯一记挂的人就是云浅。

想想自己那么大的时候在做什么呢?还有她一个人离家那么多年,她的家人会不会担心?

不过云浅也和他平时见过的那些小女孩不同,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有一种不同于她年龄的沉稳。有时候乐天也会怀疑,这是不是她真正的样子。

听说某些隐世大家族会有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比如可以改变高矮胖瘦的,最常见的就是换颜易容的。

不过他没听说过哪一种能维持三年之久的,所以乐天更愿意相信一切就像他看到的那样。

三年时间,云浅的个头拔高了不少,兴趣是这里的果子比较有灵气,脸上也多了一些肉。她本就长的可爱,现在出落得愈发精致,就是小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看着寒气森森的。

又过了一会儿,乐天便睁开了眼睛。云浅依旧是在他对面盘膝而坐,姿势与之前相比没有任何改变,见此,乐天脸色变了变。

之前乐天还觉得自己用五天的时间去梳理巩固时间已是足够长,此时他方才觉得,那不过是浮云,比起云浅他还差得远了。

不过要说修炼时间长得不是没有,只是云浅这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也太可疑了。

难不成是哪里出问题了?

这念头方一冒出头来,乐天就有些坐不住了。可是他虽然修炼了三年,修为更是像坐火箭一样“蹭蹭蹭”地往上涨,可这一路太顺风顺水,经验却没有积累多少。真是遇到什么问题,就只能像现在这样干着急。

他看不出云浅究竟是如何了,更不敢轻举妄动。

自己不过是修炼时急切了,后来又没有即时巩固,这都让他又惊又险的,若真是修炼时遇到问题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云浅给他的那份修炼方功法极不普通,可这样的功法她都能随手送人,乐天再是没怎么接触外界,也能想得到云浅自己修炼的功法必不会比那本差了。

越是高阶的功法修炼起来越困难,也有可能会遇到各种问题。

乐天那是得天独厚,这世上再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例子来。

不过云浅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乐天尚且不知,一切只是他的猜测。

且不管是与不是,这正处于修炼之中的人最忌讳的就是中途打扰。所以乐天就是再担心,也只能在那里干瞪眼,不敢有什么动作。“小姐你哪来的五千两?”罗管家诧异的问到,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怎么?我堂堂一个将军府的二小姐,这点银子都没有吗?”她不容置喙地摆了摆手,懒得跟他啰嗦:“得了,我还是去找爹爹吧!”说完,大步流星地跨出门外。

罗管家急坏了,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拦住她:“二小姐今晚还是老老实实地待着吧,有什么事,等明儿再说!”

沐清歌眸色微沉,嘴角勾起一道嘲讽的弧度:“长夜漫漫,谁知道会发生,到时候有人销了脏、串了供,本小姐有苦都难言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老奴会做手脚?”因为心虚,罗管家不自觉的拔高了声量。

沐清歌眼中满是厌恶,用稚嫩的嗓音反问:“难道这不是罗管家的惯用伎俩吗?”先想法子把人压住,再去找袁氏商量对策,每次都能颠倒黑白。

这苦主变被告的事,这些年还少吗?

罗管家被她毫不客气地打脸,面色更难看了:“我好言相劝,二小姐却咄咄逼人,看来,是故意刁难老奴了!”

“没错,本小姐就是故意刁难。”沐清歌毫不畏惧,冷冷地道:“要么还钱,要么……今晚大家都别睡了!”

“你……咳咳……”罗管家终于明白,沐清歌就是在胡搅蛮缠,把事情闹大!

侍卫们有没有抢银子压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借题发挥!

罗管家咬了咬牙,活了小半辈子,居然被一个十五岁的女孩给耍了,心里又羞又气,真不是个滋味。

却又拿她没办法,若真闹到将军面前,就不只是银子的事了。

罗管家突然后悔,今夜为什么要来听雨阁触霉头!

若她只要些散碎银子,他就自掏腰包了,就当破财消灾,可她要的是五千两,是府里好几个月的花销,这怎么可能。

沐清歌也不再纠缠,做出了‘让步’:“一下子拿出五千两银子,确实是让人为难,罢了,这五千两我不要了。”

“什么?”罗管家诧异地望着她,生怕她反悔,立马说到:“大家都听到了,这可是二小姐说的。”

身后的小厮们纷纷点头。

“这大钱免了,小钱总得还一些吧!”沐清歌的话一起一伏,颤得罗管家的小心肝忽上忽下的。

“别紧张,就几个铜板的事。”沐清歌面上浮出一丝诡笑。

“从今夜起,第一天还我一个铜板,第二天还我两个铜板,第三天还四个,第四天还八个……以此类推,还满整整一个月即可,你看可好?”沐清歌故作委屈道:“这样,不算太为难吧!”

乍一听,还真是个划算的买卖!

众人窃笑,暗嘲起起沐清歌来,果然是小娘养的,天生一副穷酸样,就连要钱也只是捡着铜板拿,跟街上要饭的有什么区别?

罗管家紧皱的五官也舒展开来,想也不想便答应了:“就按二小姐说的办!”

“空口无凭,还是立个字据吧!”沐清歌一溜烟取来了笔墨和宣纸,由罗管家执笔,替十三个侍卫写下了一张欠条,并附上了每日递增的还钱方式。

“他们若还不上怎么办?”沐清歌颔首轻叹。

她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这些人一定还不上!

因为自己之前遭遇的事情,起初乐天还有些忐忑,很担心云浅也遇到了麻烦。

可是他又不能贸然打扰,只能烦躁得在房子里转悠,来来回回像是上了发条的木人偶。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乐天的情绪平复了一些,此时他也看出一些问题。

云浅一直盘膝坐在石凳上,面上的表情十分平和,周身的气息更是没有丁点儿的紊乱,实在不像是修炼出了岔子的。

仔细想了想自己修炼时的状态,乐天不由松了口气。

是了,他怎么就忘了。自己那时修炼不也是废寝忘食的,压根儿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连着一个月也是常有的。

只是这事放在云浅身上,乐天就有些不能想象了。

分明就还是个孩子,怎么就能定得住心?

乐天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可是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这不妥究竟源自何处,吐出淤积在胸腔内的一口气,也不再去想。

他这一放松,顿时便是感到阵阵疲惫感袭来,同时肚子也是“咕噜咕噜”不停抗议着。

乐天看着云浅一时半会也不会醒过来,这才抬腿出了书房找吃的。

沉于修炼的云浅对这一切自是毫无所觉,如果此处的主人还在,定可以发现,此时云浅身上的气息竟是在一点一点的消失。这也是为什么乐天在之后不再畏惧云浅。

只是云浅尚在修炼中,乐天自己并未注意到这些。

“小姐你哪来的五千两?”罗管家诧异的问到,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怎么?我堂堂一个将军府的二小姐,这点银子都没有吗?”她不容置喙地摆了摆手,懒得跟他啰嗦:“得了,我还是去找爹爹吧!”说完,大步流星地跨出门外。

罗管家急坏了,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拦住她:“二小姐今晚还是老老实实地待着吧,有什么事,等明儿再说!”

沐清歌眸色微沉,嘴角勾起一道嘲讽的弧度:“长夜漫漫,谁知道会发生,到时候有人销了脏、串了供,本小姐有苦都难言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老奴会做手脚?”因为心虚,罗管家不自觉的拔高了声量。

沐清歌眼中满是厌恶,用稚嫩的嗓音反问:“难道这不是罗管家的惯用伎俩吗?”先想法子把人压住,再去找袁氏商量对策,每次都能颠倒黑白。

这苦主变被告的事,这些年还少吗?

罗管家被她毫不客气地打脸,面色更难看了:“我好言相劝,二小姐却咄咄逼人,看来,是故意刁难老奴了!”

“没错,本小姐就是故意刁难。”沐清歌毫不畏惧,冷冷地道:“要么还钱,要么……今晚大家都别睡了!”

“你……咳咳……”罗管家终于明白,沐清歌就是在胡搅蛮缠,把事情闹大!

侍卫们有没有抢银子压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借题发挥!

罗管家咬了咬牙,活了小半辈子,居然被一个十五岁的女孩给耍了,心里又羞又气,真不是个滋味。

却又拿她没办法,若真闹到将军面前,就不只是银子的事了。

罗管家突然后悔,今夜为什么要来听雨阁触霉头!

若她只要些散碎银子,他就自掏腰包了,就当破财消灾,可她要的是五千两,是府里好几个月的花销,这怎么可能。

沐清歌也不再纠缠,做出了‘让步’:“一下子拿出五千两银子,确实是让人为难,罢了,这五千两我不要了。”

“什么?”罗管家诧异地望着她,生怕她反悔,立马说到:“大家都听到了,这可是二小姐说的。”

身后的小厮们纷纷点头。

“这大钱免了,小钱总得还一些吧!”沐清歌的话一起一伏,颤得罗管家的小心肝忽上忽下的。

“别紧张,就几个铜板的事。”沐清歌面上浮出一丝诡笑。

“从今夜起,第一天还我一个铜板,第二天还我两个铜板,第三天还四个,第四天还八个……以此类推,还满整整一个月即可,你看可好?”沐清歌故作委屈道:“这样,不算太为难吧!”

乍一听,还真是个划算的买卖!

众人窃笑,暗嘲起起沐清歌来,果然是小娘养的,天生一副穷酸样,就连要钱也只是捡着铜板拿,跟街上要饭的有什么区别?

罗管家紧皱的五官也舒展开来,想也不想便答应了:“就按二小姐说的办!”

“空口无凭,还是立个字据吧!”沐清歌一溜烟取来了笔墨和宣纸,由罗管家执笔,替十三个侍卫写下了一张欠条,并附上了每日递增的还钱方式。

“他们若还不上怎么办?”沐清歌颔首轻叹。

她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这些人一定还不上!

  • 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 截图1
  • 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 截图2
  • 恶妃当道:邪王,乖乖就擒!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