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晓彤小说在线阅读-黄山晓彤小说天生神牙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黄山晓彤小说

黄山晓彤小说

黄山晓彤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岳家郡

时间:2019-09-05 17:10

评语:所谓的真相

黄山晓彤小说《天生神牙》,作者:岳家郡,提供黄山晓彤小说阅读,天生神牙小说主要讲述了:所有人都说黄山是带着诅咒出生的,他有着一口诡异的牙齿,能咬碎一切,千年女妖也怕他,他不知为何会这样,只能孤身一人去寻找所谓的真相。

精彩节选:

本来我就是跟冰山美人,讲讲上学时候的各种趣事,还有网吧里发生的争风吃醋一类可笑的事,逗得她不时笑的花枝乱颤。

能在轻松的聊天之中,把意中人逗笑,这是莫大的成就。

她给我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对山下的事,知道的不多。

所以从始至终,都是我负责讲故事,她负责笑。

她大多时候的笑,都是笑不露齿,就算实在忍不住了要哈哈大笑,也要捂着小嘴,就像古时候的大家闺秀一般,很有教养。

结果过了午夜,我好奇心起来,就说彩云妹子,你不会住在这片坟堆里的某个坟头底下吧。

她摇摇头,说怎么可能呢,我已经沉睡了几百年,要是在这坟堆里,早就烂成了一堆枯骨。

我就追问她,你住在哪里。

其实在这时,听她说尸身不腐,我已经想到了千年冰窟。

“我住的地方,你以前也没有去过,那是个深深的山洞,白天还有一线阳光能照进去,但是在夜里,里面就伸手不见五指。”

我说怪不得你皮肤这么白,原来你住的地方,没有阳光。

“老爷,我这皮肤是天生的白,可不是因为不晒太阳的缘故,对了,那个山洞在入夜之后就很黑,我一个人住着特别的害怕,所以才会出来转悠。”

我笑笑,说这样才好,不然那次我也不会在夜里遇见你。

“老爷,人家都说害怕了,你怎么也不来安慰人家一下。”

冰山美人说完,还撒起了娇,攥着两个小粉拳,在我肩头轻轻锤了起来。

我感受肩头轻微的震动,心跟着也酥了。

我听许大愣说过,以前爷爷不同意我爸娶我妈,结果我妈就是在我爸肩头捶几下,从来不敢违抗父命的我爸,竟然雄起了。

现在我也感受了小粉拳的威力,这个时候冰山美人就算要我的小命,我也会笑眯眯的给她。

“老爷,那个山洞实在太黑了,我一直想要照明的工具。”

听她这么说,我立刻拍拍胸脯。

“放心,这事老爷给你办了,回头我先买一捆蜡烛给你。”

冰山美人摇摇头,说山洞里太冷,蜡烛冻上根本点不着。

我说要不我从山下扯电线?

这个好像行不通,从山下往山腰拉电,这可是个大工程。

我做不到不说,还容易被人发现。

到时被人顺着电线找上山,冰山美人的存在就瞒不住了。

知道跑虎岭上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山下包括大城市里,肯定会有无数的青年才俊,慕名而来,拜倒在冰山美人的美貌之下。

到时我一个乡下长大的半大小子,哪能在一大帮人里面脱颖而出,打败他们再抱得美人归。

除非冰山美人,非我不嫁。

对这一点,我没有信心,她现在也就是看我是什么大老爷,这才跟我打得火热,万一见识了花花世界,还有世间各种俊男才子,什么都不好说了。

我就问她用什么照明最好。

“东海龙宫里的夜明珠,那是最好不过了,不但能照明,还冬暖夏凉,到时我不但有了光亮,还不用忍受山洞里的寒冷了。”

我心说一直到现在,我连游泳都不会,山下的小河我都不敢下去,更别说什么东海龙宫了。

再说龙宫只存在神话里,东海底下有没有,谁也说不清。

我满脸的为难,说龙宫恐怕不好找,这样吧,我慢慢想办法,你就咬咬牙,再坚持几天吧。

她听了这话,满脸的失望。

想想她暂时还不能下山,还要忍受冰窟里的阴暗寒冷,我于心不忍,连忙掏出金镶玉戒指。

我撒谎说这是祖传的宝贝,还给她戴在了左手的中指上。

我听人家说,订婚戒指要戴在女方左手中指上,其实我在心里,已经把自己这个小动作,当做是和冰山美人的订婚仪式了。

“上次没来得及给你,现在先给你戴上玩儿,就当是老爷给你的补偿了,我会尽快找个能照明还能冬暖夏凉的夜明珠给你。”

她看看戒指,嘴上说肯定很珍贵,脸上却并没有多高兴。

我知道她还是想要夜明珠,就说夜明珠确实不好找,要不我给你买个炉子,你一边烤火一边照明,有光不说,也有温暖了。

“炉子生火会有烟,老爷想熏死我啊。”她撅着小嘴说。

我挠挠头,说这可怎么办。

冰山美人沉默了一会,说我还有一个法子,难度比找夜明珠要简单多了,不过还是有点麻烦,算了,我不说了,也有点难。

我说别,你抓紧说给我听。

“我记得山下有个道观吧,道观里应该有长明灯,只要你能把长明灯给我拿一盏过来,作用跟夜明珠差不多,能凑合着用。”

由于冰山美人前面铺垫了很多,而且这个话题切入也恰到好处,我当时就没想起来,徐道长算定她会跟我要灯芯的那些话。

我说没问题,那个道观离我家不远,我还去过一次,等到下次上山,我保证把长明灯带来。

本来我和冰山美人,是面对面坐在地上的,结果听我这么说,她高兴的拉着我站起来,还主动抱着我,踮起脚亲我的脸颊。

她在左右两边各亲了一下。

那小嘴里面,简直是香气扑鼻,我感觉自己登时就醉了。

等我清醒过来,冰山美人已经走了,那个山精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翘着二郎腿坐在晃悠悠的枝头,眨着眼睛对我做鬼脸。

我晕乎乎的走下山腰,这才想起来徐道长说过的那些话。

徐道长说冰山美人绝对不是不死的人类,就是一个普通的野鸡精,一直利用我不说,还要把我培养成药人,吸光我的精血。

这些先不说,但他确实算准了,冰山美人会让我偷灯芯。

而且不光是只偷灯芯,还要把一盏长明灯给她端到山上。

我不信她是那样的人,就又来到骷髅藏身的山洞,再看那个石碑,又被我发现了一个疑点。

石碑上很多文字都是繁体字,但是彩云的云却是简体字。

简体字到现在,只有半个世纪多点的历史,几百年前古人立的石碑,是绝对不可能把常见的云字,写成现在的简体字模样。

这样看来,这个所谓的古代石碑,确实是个赝品无疑了。

造假的,只有一个人有可能,那就是冰山美人,她应该真是野鸡精,也就只有几十年的道行,一时疏忽,才把云字写错了。

现在看来,培养药人的事,也有可能是真的,而她一直称呼我是大老爷,说不定也只是幌子,所谓的大老爷根本就不存在。

这么一想,我心凉了半截。

我一直真心对冰山美人,而她却很可能一直是在忽悠我。

从小受了那么多的苦难,我本以为终于找到了知己,结果这个知己的面具后面却布满了杀机。

我有了一种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挫败感。

我忍不住在山洞里吼一声,回音震得耳膜生疼。

我又抱起那个赝品石碑,使劲扔到了铜棺上面。

轰隆一声,石碑摔得粉碎。

我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家里,只觉得脑子疼的厉害,没吃没喝也没脱衣服,跳到床上横着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大头领着晓彤又来了,我才醒来。

看着大头志满意得的样子,还有晓彤被他滋润的愈发红润的小脸,这青梅竹马的两个人,现在终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他俩牵着手秀恩爱,头靠在一起看着我。

我努力对他俩挤出一丝笑容,离开了家,又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洗澡。

现在可是大夏天,上山下山的折腾,再加上又睡了一觉,我身上都是汗,衣服也黏糊糊的。

夏天的老街,就没有营业的澡堂子。

我想去河里洗澡,结果到了河边才想到自己不会水。

想去宾馆开房间,结果又碰上了晓彤妈。

“家这么近,跑宾馆来开房间干什么?黄山,我可跟你说,你千万不要跟大头那小子学坏了,最好跟我家晓彤学学,经常找同学,补习一下功课。”

我心说是的,你家晓彤,正和你瞧不上的大头在补课呢。

我就说婶子我不是来开房的,就是路过这里进来看看你。

晓彤妈又顺势使劲夸我两句,算是给那天骂我的事道了歉,又塞给我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出了晓彤家的宾馆,啃完了苹果,我知道其他两家宾馆也不能去了。

都说同行是冤家,但是在老街,宾馆老板都非常团结。

那两个老板,都和晓彤妈订立了攻守同盟,平常又经常在一起打麻将,我要去了那两家,用不了一会就会传到晓彤妈那里。

到时晓彤妈再嚷嚷我跟人约炮了,爷爷回家还不打死我。

天快黑了的时候,我慢悠悠的游荡,正巧经过网吧门口。

米姐在吧台一眼看到了我,对我招手我没理。

米姐不死心,推开玻璃门走出来,把我拉进了网吧里面。

“我的小宝贝,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米姐问我。

  • 黄山晓彤小说 截图1
  • 黄山晓彤小说 截图2
  • 黄山晓彤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