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沈言谢雁初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

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

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小说520

作者:东泽长宫主

时间:2019-09-06 15:49

评语:她能成就那个人,也能彻底毁了他。

《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的主角是沈言谢雁初,作者是东泽长宫主,是一本已经完结的女主重生复仇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沈言,垂危之时,记错了人,结果错把渣男当良人,成就他的大业,只换来受着刑,看他迎娶别人。重活一世,她是黑暗的修罗,薄凉,冷傲。

精彩节选:

楚翊离开了沈巧儿又来,沈言有些烦,不过,她正好要解一解心头的疑惑。

沈巧儿受伤的手藏在袖子里,不仔细还看不出她手背上可怕的红瘢痕。

“巧儿一直在养伤,现在才知道姐姐的脸出了问题,过来看看姐姐。”

沈巧儿莞尔,盯着沈言的脸,可是露出来的部位却比以往柔嫩白皙,额环衬托着一双清水秋波眸,竟是说不出的动人。

她不经意皱了一下眉头。

沈言手指轻点着桌面,“是啊,这张脸是出过问题,不过逐渐地好了。”

沈巧儿心一紧,差点脱口而出,“不可能”,可很快克制住了,讪讪道,“我看姐姐的脸一直很好,什么时候出过问题呢?”

沈言端详着她的神色,道,“有人在我的脸上下毒,导致我的面部硬肿发黑,毒素差一点侵入大脑,危及性命,幸亏我有了察觉,去医馆排清了毒,这太子妃的位置啊,总算能长时间做下去了。”

沈巧儿的脸隐隐发白,她一直以为这毒深藏不露,还可以借着边塞气候苦寒掩盖,哪里想到沈言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发现?

“排清了就好,若是姐姐面部溃烂而死,死得也太不光彩。”

沈巧儿咬牙切齿,她等了数年,多么好的一步棋,就这样毁了,难道她要永远看着沈言踩在她头上吗?

一想到沈言的脸即将恢复,沈巧儿便感到一阵心悸,那是对碾压自己的异性本能的恐惧。

“是啊,若是就这样死了,岂不是要让亲者痛,仇者快?”

沈言看沈巧儿的反应,心头已经有了猜测,若真的是沈巧儿,这毒,她又是怎么下的?

沈巧儿手指紧紧地扣着掌心,铺天盖地的情绪袭来,差一点击垮了她,她永远忘不了,楚翊初见沈言时,那样惊艳的眼神。

后来,楚翊只当是沈言越长越丑了。

沈言抿了一口茶,眼尾挑起,眸子却藏着锋锐,“侧妃看起来状态不好,不如先回去休息?”

沈巧儿依然看着她的脸,字字泛冷,“姐姐不如摘下面纱,让我观瞻一下,现在是什么样子。”

“不急,等到了时候,你不想看,也得天天面对。”

沈言微笑。

沈巧儿气急败坏地走出院子。

她的心情起伏不定,连呼吸也变得急促。

银环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娘娘,沈言脸上的毒素排清,总得有口子呀,要把毒血都放出来,指不定口子就有无数道呢,她现在还遮着面,肯定是因为口子太恐怖,怕吓到人。”

银环跟了沈巧儿好几年,这个计划,她也是知道的。

沈巧儿这才想到这一点,她的瘢痕是在手上,沈言却是在脸上,这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即便沈言藏了珍珠粉,也不可能完全消掉,呵,保住了小命又怎么样,她如今的这副模样,才是真正的见者想吐,更不要说楚翊了。

沈巧儿感到气终于顺了过来,冷笑,“也不知道她在得瑟什么,丑脸总有见人的时候,我就不信,她要一辈子遮着脸。”

沈言好好地回忆了一下,都想不起来,沈巧儿是如何有机会下毒的,楚翊是男人,不太可能来害她的脸,再加上沈巧儿心虚的样子,她嫌疑最大。

有些事情,到了时候,总会露出水面。

沈言打算先搁着。

她寻思着,她总不能孤家寡人一辈子,既然她占着功劳,这府内的荣华是她挣来的,她养一两个俊美小生陪自己快活潇洒,总说得过去吧。

沈言写了一副告示,让碧霞贴在太子府的院墙外。

碧霞一看告示上的内容,不由得一讶,面上浮起羞赧之色,“哎呀,这样的字句,亏得太子妃娘娘写得出来。”

沈言摆手,“少废话,拿去贴,别耽搁了事儿。”

“是。”碧霞捂嘴笑着,快步走了出去。

很快,这件事就传到了楚翊的耳朵里。

“太子妃娘娘公然在院墙上张贴告示召面首,要求面首身高九尺三寸,那个,那个东西长一尺,面容万里挑一,还要求活儿好,身体强健,太子妃这是不把太子殿下您放在眼里啊。”

手下义愤填膺地说。

太子妃再怎么样放肆,也不该这样羞辱太子。

在这个朝代,一尺正好是二十厘米,一寸是1.5厘米,沈言的要求,换成白话来说,便是身高一米八三,阳ju长二十厘米,可说是极其挑剔了。

楚翊没想到沈言居然胆大包天到这样的地步,他的面上立刻阴云密布,“贱人,看来本宫还是太纵容她,还不把告示撕下来,太子府丢不起这个脸。”

“已经撕下来了,可消息只怕已经传开去,还不知道市井之间会怎么议论。”

就算人们笑话,笑的也可能只是太子……

楚翊浑身寒气腾腾,一掌拍打在扶手上,牢韧的扶手竟然裂开了一条缝隙。

他起身,往沈言的院子里赶。

沈言只是先预热,毕竟这样的极品男子不好找,等有人找上门来了,她的脸也好得差不多了。

面首没来,楚翊来了,院子里响起滔天怒斥。

“沈言,你给本宫滚出来。”

沈言悠闲地踏出大殿,“楚翊,你来得正好,你的人撕掉了我贴的告示,你最能模仿我的字迹,不如亲手写一副?”

楚翊刚开始还心虚,现在已经差不多免疫了,即便沈言知道是他陷害,那又如何,他一口咬定不认便是,他们之间已经是不可收拾的局面,也再糟糕不到哪里去。

他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间挤出来,“你顶着太子妃的身份,明目张胆招面首,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太子府的名声?”

虽然他不想认,可沈言的确就霸着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

沈言看他兴师问罪的样子就好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纳妃,我召面首,公平,你应该关心你的名声,而不是太子府,不过,你如何我不会在乎,因为今天的路,是你一步步算计来的。”

“沈言,你以为本宫真的不敢对你如何了?”

楚翊眸中杀意涌动,语气阴恻,他无法想象朝政上下,市井之间,会怎么议论他,说他满足不了沈言?

为了保全名声,他生出了此刻除掉沈言的心思,到时候就说是一桩意外,他人再揣测,风波过一段时间也平息了。

他抬手,掌中内力凝聚。

  • 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 截图1
  • 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 截图2
  • 帝尊的废后:臣妾,失宠了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