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豪婿在线阅读-最狂豪婿元北文唐月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小说 > 最狂豪婿

最狂豪婿

最狂豪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书旗小说

作者:闰土

时间:2019-09-11 14:50

评语:我只想牵起你的手,看我赠与你的江山。

《最狂豪婿》的主角是元北文唐月,作者是闰土,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异能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元北文本是长生五千年的修仙者,一个意外遗失记忆,还入赘豪门唐家,当了上门女婿,两年来受尽屈辱和白眼,他只知道快饿死的时候,唐老爷子救了他。一朝记忆恢复,看他如何让全世界臣服。

精彩节选:

 今晚的天空乌云密布,云层很低,就好像要压下来一样。

 段天崖急的踱着步子,来回走动。

 田耀祖蹲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看着远处的果园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涛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吃的飞快,毕竟,出了这地方可就吃不到了,昨天那个杨主任说了,这里的苹果含糖量很高,就算是一斤卖个二十块钱都不在话下。

 元北文靠在树下的躺椅上,任由狂风肆虐,连窝都没有挪一下。

 姚琦看着天边的云,脸上都是忧虑的神色。

 “真是摘苹果的时候,这风这么一吹,苹果都要落到地上了,到时候可就不值钱了啊!”

 “这些事情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不过好在,老山村的地势低,风倒是吹不上,所以不要太担心!”

 李涛回头看了一眼果园,树梢虽然随风舞动,但是却也没有到那种将苹果吹落到地上的情况发生。

 “要是下雨的话,路也暂时不能修了,还会增加不少危险!”

 姚琦忧虑的很多,一个小姑娘,就好像什么都记挂在心上一样。

 “天要下雨,这事情不是人力可以改变的,你或许可以看一看远处的山,空中的云,其实都是景色,无力改变的事情,为什么要忧愁呢?”

 之前,元北文还是在很努力的讨好别人,最后才发现,原来那样自己过的真的不快乐,现在这才是真正的自己啊,想做事情了,就找个事情干一干,如果想要休息了,那随时都能够休息,这样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啊!

 咔嚓!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劈在山林间,元北文无奈起身,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进去。

 这边地势比较高,再加上没有什么避雷措施,如果真的要被雷劈了,那恐怕自己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了。

 张云龙进屋,站在一旁,双手抱着胳膊,脸上依旧是那副严肃的表情。

 …

 老刘家的祠堂内,刘晓天父子跪在下面,脸色铁青。

 “族长,不能动家法啊,晓天他还小,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我当得起!”

 刘晓天的父亲跪着朝族长移动过去,不时的磕头,希望能够得到族长的原谅。

 “呵呵,想要一人做事一人当?那好啊,那就一条腿一条胳膊吧!”

 “族长,刘三明年龄大了,恐怕受不住啊,您能不能放他一马呢?”

 “是啊,他还上有老下有小的,只是一时糊涂犯的错,家法不能轻易动啊,动了那可就真的要见血了啊!”

 下面,有人和刘晓天父子的关系好,忍不住开始求情了。

 “呵呵,你们跟我说不要动家法,那么我问你们,家法是用来干嘛的?

 在我当上族长以后,就讲究以德服人,可是,我们的德呢?

 三年前,人家那个姑娘死了啊,上吊死了啊!

 当时你们说不能动家法,好吧,我没动,看看现在,他们要上天了啊!

 以后,我们老刘家的人出去,还怎么说自己姓刘?

 咱们老刘家的人还站得稳脚跟吗?”

 老族长越说越气,啪的一把拍着桌子,

开口道:“他们能够有今天的行为,纯粹就是你们给惯得!”

 “请家法!”

 这次,没有人再敢阻止了,因为他们也知道族长说的对,一个个都低着头。

 老刘家的祠堂里面传来一声惨叫声,过了没多长时间,一条腿和一条胳膊被挂在了老刘家的祠堂外面。

 “哼!那两个败类,是该好好收拾了,不亏!”

 “没错,真解恨!”

 对于老刘家的处理方式,外面的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刷的一下,雨落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匆忙的回了加,只剩下刘三明倒在血泊了,刘晓天双眼无神,盯着躺在地上的父亲,嘴嗫嚅着,鼻涕流了一脸。

 “老刘家动家法了!”

 看着随风晃荡的胳膊腿儿,姚琦开口道,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雨散了!”

 段天崖抬了下头,看了一眼天空的云彩,乌云过后,山里的空气更加的清新,太阳的光芒透过云层照在大地上,整个天空都被染成了红色。

 “太美了!”

 李涛看着这山间的风景,沉溺其中。

 “对了,毕业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结婚?”李涛和姚琦本来是同学,只是后来李涛家的房子拆迁了没有再继续读书,而姚琦则去了远方。

 “有男朋友了,去读研究生了!”

 姚琦的语气平淡,脸上看不出表情。

 “哦!”李涛哦了一声,语气里面有着一丝的失落。

 “其实我和他认识很长时间了,刚谈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考上研究生走了,家里人反对我们的事情,觉得我等下去没有结果,所以我就申请到这穷乡僻壤来了!”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和人说过,姚琦喃喃的说着。

 “那他呢?联系你了吗?”

 李涛有些好奇,全然没有发现姚琦的脸上已经有了泪痕。

 “联系了,但是知道我调到这地方之后就联系的少了!”

 “真是个混蛋!”

 就连李涛都开始为姚琦鸣不平了。

 “其实没事,这都是我自己选的,这条路,谁也没走过,也不知道继续走下去会

是什么结果。”

 姚琦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避过其他人,因为她觉得并没有必要。

 段天崖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有没有考虑调出去。”

 姚琦笑了笑道:“在这村里待的时间久了,也就喜欢上了这里,最起码这里的人还都不错,而且,空气清新,只是和这些村民们打交道,心里舒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而且,您几位不是为我们老山村修路了吗?到时候也就是几十分钟的事情,调出去并没有多大意义!”

 “呵呵,也好,既然你有自己的志向,那么我就不勉强了,如果有需要,随时开口,我想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段天崖笑了笑,然后使劲的嗅了一鼻子的空气,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进去,不远处,一个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姚琦微微愣神。

 那人…

 似乎是老刘家的族长。

  • 最狂豪婿 截图1
  • 最狂豪婿 截图2
  • 最狂豪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