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风华俏佳人安西玥南宫元熠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冷月风华俏佳人

冷月风华俏佳人

冷月风华俏佳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月下小兔

时间:2019-09-18 10:40

评语:惹到一朵大桃花

《冷月风华俏佳人》的主角是安西玥南宫元熠,作者是月下小兔,是一本连载中的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上一世痴心错付的安西玥最后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重生醒来,她一心只想复仇,却没想到自己招惹上了一朵大桃花。

精彩节选:

长风将崔妈妈和张癞子捆绑回府便押向了后院柴房,原本长风将此事捂得严严实实,谁料,不出半刻钟的时间,候府上上下下全都知道了崔妈妈和一个男人被关在柴房之事。

长风是想遮掩也遮掩不住,顿时也有些急了,他派人到琳琅苑叫老爷也已经叫过好多回了,都被打发回来了,小厮根本连老爷的面都没见着。

顿时,引得候府里的人议论纷纷:“这崔妈妈是犯什么事了,被关起来了。”

“老爷回府,怎么没瞧见人。”

“我瞧见一进门便去了林姨娘的院子了。”

“嘻嘻,林姨娘风情万种,老爷喜欢得紧,我听林姨娘院里头的兰花说,林姨娘的院门都关了。”

候府门外,崔妈妈男人余管事带着儿子媳妇孙子孙女,一家人风风火火的进了侯府大门。

前些日子,林姨娘开恩,赐了他们老余家一座小庄子,这下可把余管事高兴坏了,儿子今后有了着落,也能独立门户,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好歹夫妻俩都在候府里当差,油水又好,林姨娘又颇多照顾,将来为几个儿子多买些田地,也能在庄子上当个富户,眼看着好日子来了,却听说崔妈妈在候里出了事。

报信的人他不认识,一听老婆子出了事,就急急赶来了。

一进门,就听到府里的丫鬟妈妈们在窃窃私语,余管事顿时急极,怒骂着:“老子撕了你们的嘴,你们说什么?大着胆子说啊。”

顿时,围观群众纷纷散开,她们是惹不起余管事的,余管事小肚鸡肠,又爱贪小便宜,再加上记仇得很,将来若有把柄落他手上,非得被狠狠的敲一竹扛,霎时间就没了声音。

“我家老婆子人在哪儿呢,你们倒是说清楚啊。”余管事气极,脸上是满满的愤怒。

府里也有人不服余管事家俩口子的人,崔妈妈仗着是大夫人身边伺候的,平时也狐假虎威得很,余管事仗着得了林姨娘的势,平时也没少拿小鞋给她们穿,她们都只得忍气吞声的。

有了崔妈妈俩口子的热闹瞧自然也不会放过,就算崔妈妈偷人是她们猜测的,她们也非得过过嘴瘾。

只见一个满身横肉嬷嬷不屑地道:“绿帽子都戴在头顶上了,还拽什么,你家老婆子偷人了。”

“你胡说。”崔妈妈的大儿子如今已经成家立业了,家里置办了两亩田地,如今也是有田产的人家了,不再是租户,也娶了媳妇,生了一儿一女,人生可是美满得很。顿时脸都气绿了:“你敢诬赖我娘,我凑死你。”

说话的嬷嬷被吓得顿时缩了脖子:“大家眼睛可都是看见的,那男人还关在后院呢。”

余管事一听关在后院,怒气冲冲地左右看了一圈,都没找到顺手的东西,夺了一把竹扫帚便气冲冲的往后院去了。

长风一刻也不敢离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见着余管事赶来挡在门边也不让进,此时,眼看着院子里的丫鬟妈妈越来越多,连外院的打杂小厮听到风声都准备来瞧瞧热闹,原本长风就威风凛凛的气势,此刻却像是焉了气一般,又命人去请了一回候爷。

“我女人是不是关在里面的?”余管事提着竹棍子就要砸门。

长风没有否认,只道:“没有老爷的允许,任何人不许进去。”

“你们凭什么关我女人,我是他男人。”余管事怒目圆睁。

又听余管事大儿子道:“把我娘放出来,她做错了什么,你们要关着她。”

余大的媳妇也跟着来了,此时也焦急得很,她这婆婆虽然厉害,但是她还得仰仗她婆婆才得以生存,两滴眼泪一挤就出来了:“当官的关我婆母了,她可是大夫人身边伺候的,你们也敢把她关起来打杀。”

余大媳妇是乡下人,没在大户人家伺候过,也没有文化,不知道候爷这个官到底有多大,只知道平时村里泼妇都是左一句当官的欺负人,右一句当官的打杀人,她也有样学样了起来。

余大媳妇自已哭还不上算,领着一儿一女,两个小的也只才四、五岁的年龄,揪着儿子女儿就开始哭起来:“你们放了我祖母,坏人坏人。”

顿时,安平候府是响锣震破了天,一声接过一声的高,长风实在受不住了,也没拦住余管事那一大家子人。

柴房的门被重重的撞开,只见崔妈妈浑身被捆成了粽子模样,嘴也被堵上了,如一滩烂泥似的缩卷成一团。

余管事一大家子人得了空隙,钻了进来就瞧见这样一翻景象,瞬间扑上来便扯了崔妈妈嘴巴里的东西,崔妈妈嘴一得空,就哀声大气的哭了起来:“呜呜……”她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她被人给糟蹋了。

崔妈妈此时只知道哭,一个乡下婆子哪里有什么计策,也只是爱贪小便宜,林姨娘许了一个小庄子,她心动了。

此时也根本已经忘记了自已陷害大夫人这事。

余管事摇着崔妈妈的身子,愤怒的问着,一股要吃了她的模样:“你真偷人了。”

余大一把推开亲爹,护着崔妈妈:“爹,你这问的什么话,娘能做出这种事吗?”

“你个孽障。”余管事心眼比针小,见儿子顾娘不顾爹急得骂出了口:“老子今天非打死她。”

余大媳妇此时不知道说什么,瞧见了婆婆的丑事,现在她说什么都是错的,也只会哭,瞧着婆母那模样,头发乱糟糟的,衣衫穿得也不整齐,扣子都扣错了,婆母平时挺爱干净一人,在家就常念叨她不如候府里的丫鬟懂事。在她面前活得也如官家太太模样,瞧着,怕是才行了那苟且之事吧。

“哭哭哭,你倒是说话啊。”余管事急了,扇了崔妈妈两巴掌,根本没发现角落里用麻布口袋装着的张癞子。

还是跟进来的一群妈妈们议论着:“那麻袋在动呢,怕是装的野男人吧。”

“被老爷撞见了,拖回府处置的。”

“没想到崔妈妈是这样不要脸的人,余管事那心眼能容下她偷人,哈哈这下有得瞧了。”

“不知道偷的人长得有多俊呢,半老徐娘也耐不住寂寞。”

众人的议论声早已不堪入耳,引得余管事提起手边的竹扫帚便朝着麻袋子重重的打了下去,长风是拉也拉不住,急得叫护卫小厮过来,才把余管事钳制着。

张癞子重重的吃了几棍子,早已疼得呀呀作响了,奈何嘴里塞满了东西,他叫不出声,只一个劲的扭动的身体,使劲的往外拱。

崔妈妈得了闲,恨不能死了才好,可是想着一睁眼爬在她身上的男人,胃里一阵恶心,冲起来就朝张癞子重重的捶打上去,哭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众人都看懂了,真睡了野男人了。

老夫人玉氏带着众人赶来就看到这样一个混乱的场面,柴房门口挤满丫鬟婆子小厮,只听见里面愤怒的辱骂声和哭泣声,还有其他嬷嬷们传出来的嘲笑声,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将崔妈妈淹死。

老夫人更是生气了,这像什么样子,瞧着这模样,她就想到从大夫人嘴里出来的静月庵的那个情景,人山人海的观看他们安平候府的丑事啊。

“老夫人,别生气,崔妈妈自已糟践自已,与我们候府无关,横竖关起门来教训一顿,赶出去,她男人自已处置。”柳妈妈劝着老夫人。

“这还是她一个人的事吗?这关系到我们候府的将来。从这一件小事就看到我们侯府的将来,再如此下去,从内里头就要腐烂了呀,那个孽障哟。”老夫人气得拐杖咚咚作响,可是围观的人注意力都在柴房里头。

安西玥扶着老夫人的胳膊,皱紧了眉头,冷冷的高喝着:“全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手上的活都做完了,侯府是不缺人手了。”

顿时,只见大小姐双目冷得寒人,威冷震慑,身材高挑,盈盈立于众人眼前。

霎时间原本还热闹的后院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纷纷让出了一条宽宽的道来,看着这样子的大小姐,众人都觉得今日的温度似乎又冷了些,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个字,只留下余管事那一大家子人还在那儿哀嚎着。

老夫人拐杖朝着长风狠狠的打了下去,呵斥着:“混账奴才,还不快去把你们候爷请来。”

长风此时是有苦说不出,他已经派人去请了好几回了,老爷命他死死的守着,可是他守不住啊,里面关的是人家女人,也没犯什么错,总不能不让人见吧,再加上那一大家子人闹腾得厉害,此时也只有点头哈腰的亲自去林姨娘院子里。

  • 冷月风华俏佳人 截图1
  • 冷月风华俏佳人 截图2
  • 冷月风华俏佳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