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诡事谢岚-谢岚慧香黄河诡事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黄河诡事

黄河诡事

黄河诡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舞独魂灵

时间:2019-10-25 09:57

评语:所以现在哦干起了这一行。

主角是谢岚慧香的小说叫《黄河诡事》又名《捞尸之九龙棺》,这是一本由作者舞独魂灵创作的已完结热门灵异小说,讲述了:谢岚是职业捞尸人,但是之前他是不愿意做这个的,要是有选择的话谁会做这个,因为他没钱,所以现在哦干起了这一行。

精彩节选:

柳河愁说姓王的和陈老牛鼻子搅和在一起,对分水剑是势在必得,肯定还会有大动作。

“柳叔,那陈观主不是说不管王家的事么?”我问道。

“明着不管,私下里肯定会插手。王家世代憋宝,家里宝贝多了去了,老牛鼻子看似神仙风骨,可人哪有不怕死的,到了他这个岁数肯定要想办法为自己延寿。小子,你可知这水里的宝贝最值钱的是啥?”

“是啥?”我问道。

“西海老蚌吐灵珠,北海玄龟负河图,东海鱼龙惊天变,南海鲛人彻夜哭。”

柳河愁说这首诗讲的就是水里最值钱的四样东西,分别是月华珠,灵龟甲,龙阳涎,鲛人泪。

这四样水中至宝,人间罕见,每一样都价值连城,神仙见了也动心。王家世代憋宝,底蕴丰厚,据说他们家私藏着祖上传下来的三滴鲛人泪。

只要肯献出哪怕一滴,就由不得陈观主不动心。

“陈老牛鼻子要是插手,这事就麻烦了。其实我知道分水剑掉在哪了,也有办法取回来。只是姓王的拿分水剑只是为了求财,而分水剑将来对你有大用,是揭秘你身世的关键,我要为你留着。”

“和我的身世有关?”

“嗯。你要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将来肯定要亲自去九龙窟走一遭。你没有我的本事,离了分水剑根本进不去。”

想不到柳河愁不肯帮姓王的捞分水剑原因居然在这,我还以为他是怕自己会死在里面。

我们猜到陈观主会肯定帮姓王的,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用的是这种法子。半个月后,下坝村爆出了一件大新闻,姓王的要重修黄河古祭台,为黄河娘娘塑神像。

最初得到这个消息后,柳河愁还很淡定。

“哼,我就知道他们早晚会打你鬼媳妇的主意。只要得到她的帮助,王家要取回分水剑一点也不难。不过那老牛鼻子肯定想不到,任凭他许下什么好处,黄河娘娘都不会动心。”

“黄河娘娘有了神像,就等于在人间有了容身之处,还可以积累功德修行,你就那么笃定她不会动心?”我问道。

“废话么,我都知道分水剑对你有大用,她当然也知道,别忘了她可是你媳妇。”

柳河愁说的笃定无比,可是,现代社会莫说只挂个虚名,就算是结婚生子了都未必能厮守一生。

我和黄河娘娘目前为止也只有一面之缘,她会为了我放过这种好事?

换做是我的话,我都未必肯这么做。

不是我这人薄情,而是浮夸的年代,不劈腿就已经是真爱了。更何况我和她之间,还远远谈不上爱情。

古祭台十天修好,完工那天我去参观了,看得出来王家是真的花了本钱。古祭台通体用汉白玉打造,从河岸到水中曲曲折折长达百米,造价怕是百万不止。

黄河娘娘神像的就矗立在祭台中央,真人大小,穿的也是一身红衣,头上蒙着红布。

看到她头上的红布,我没来由的心中一阵烦躁,尤其是当我看到红布上面分命绣着龙凤呈祥的时候。绣着龙凤呈祥的红布不就是新娘子用的红盖头么?

来观礼的乡民很多,陈观主也来了。

我挤在人群中看到姓王的和陈观主在说话,旁边还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神像建成,有迷信的愚民愚妇要磕头祭拜,却给王家人阻拦了,只让那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一个人上了四根香。

看到这个情况,我心里更加狐疑。

也没心思再继续看热闹,赶紧跑回去把这事和柳河愁说一下。

柳河愁听我说完之后也是狠狠吃了一惊。

“柳叔,王家这是要做什么?”

“这还看不出来,和咱们当初所做的一样,他们是要向你媳妇求婚呐。”

“……”柳河愁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黄河娘娘既然把自己的闺名告诉了你,说明在心底就你已经认你做了丈夫,绝不会再嫁给别人。”柳河愁安慰我说。

唉,虽然我对黄河娘娘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情,可是一想到有人打她的主意,心里还是很不痛快。

怎么说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王家这么做,身为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口气哽在喉间。

整整一下午我心里都极不痛快,却也半点法子没有。

吃过晚饭,我和柳河愁划着烂船去了下坝村。

配阴婚都是在晚上进行,今天晚上王家肯定还有大动作,甚至有可能当天晚上就把婚礼给办了。

柳河愁虽然口口声声说黄河娘娘不会再嫁给别人,可我看他脸上分明也是和我一样忧虑重重。

现在是盛夏时节,河岸上水草茂盛。

我和柳河愁远远的下了船,贴着河岸朝古祭台游过去,等到距离很近了,我俩藏身在茂密的水草中间,看着古祭台上情形。

古祭台河岸上的人不少,除了王家人在,隐约还可以看见惠济观的道士。只是现在时间还早,他们还没有做什么。

“柳叔,黄河娘娘今晚会现身么?”我小声问柳河愁。

“肯定会。”

“可是你不是说她一直没来找我是因为她现在不方便,怎么别人找她,她就会现身?”我有点吃味了。

“之前她确实沾染了一件很麻烦的事,不想连累到你,才不和你见面。”柳河愁说道。

“什么麻烦?”我问道。

“这事和阴司有关,黄河大王消失后,阴司开始插手黄河上的事。黄河里共有八个大王,阴司却只找到七面黄河令,他们怀疑是你那鬼媳妇把第八面黄河令藏起来了。”

“第八面黄河令真的被黄河娘娘藏起来了吗?”

“当然没有,要是真被你媳妇拿到了,她早就自己做了黄河大王了,怎么还可能同意嫁给你做媳妇。”

关于黄河娘娘遇到的麻烦事柳河愁一直没和我说,现在却告诉了我真相,想不到居然和阴司有关。

唉,自打我谢岚做了捞尸人之后,世界观早就被柳河愁颠覆的支离破碎。

现在阴司都出来了,阎王还远吗?

想到阎王爷,我又忍不住想到逢九年阎王点卯的事。

慧香说今年的正月初一阎王爷只点了我一个人的名字,后来柳河愁又说慧香说的是鬼话连篇。

可是联想到陈秋和陈观主都对我提过逢九年,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何况慧香完全没有必要骗我。想不通我也懒得去想,反正我现在就跟着柳河愁混,他是决计不会害我的。

后来我也问过柳河愁,若是我当初没有答应跟着他做捞尸人,是不是人生就不会偏离正常轨道,会和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结婚生子。

柳河愁说该来的总会来,人可以躲避坏天气,也可以躲避不想见的人,但是没有人可以躲开自己的宿命。

而我的宿命,从一开始出生就被人算计好了。

时间过的很慢,泡在水里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蚊子多,水里还有吸血的蚂蟥。

苦苦的煎熬中,午夜终于到来。

陈观主现身后,那个白天我见过的眉清目秀的年轻人也出现了。

他穿着古代新郎的打扮,胸前还系着一朵大红花,看起来喜气洋洋的样子。

“草,还真打算直接娶亲了,谁给了他的脸!”柳河愁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还能有谁,陈老牛鼻子呗。”我也很无语。

“陈老牛鼻子的道行在岸上,不在水里,还真以为自己是王八成精,水陆两栖了?”

那个年轻人学我当初一样给黄河娘娘上香,结果比我还惨,我的第四根鬼香是点燃后熄灭,他的是压根点不着。

看来这黄河娘娘真如柳河愁所说的那般,很看重我和她的夫妻名分呢。

就在我继续观摩着,准备看黄河娘娘如何打脸王家人的时候,陈观主手里拿着一样东西走上了古祭台。

在看清他手里的东西后,柳河愁脸色大变。

“完犊子!谢岚,你媳妇这下怕是真要被人拐走了!”

  • 黄河诡事 截图1
  • 黄河诡事 截图2
  • 黄河诡事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