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悍妇当家林岚韩青松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七零之悍妇当家

七零之悍妇当家

七零之悍妇当家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桃花露

时间:2019-11-22 17:29

评语:那个冷面男人怎么回事

《七零之悍妇当家》主角是林岚韩青松,作者是桃花露。是一本已经完结的现代都市七零重生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一觉睡醒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七零年代,还作天作地的毁掉了丈夫的前程。更是将五个孩子养成个歪苗子。没有时间伤心的林岚只能努力奋斗让自己过上好日子。

精彩节选:

把韩老太太骂个狗血淋头,林岚做全身spa一样舒坦,拍拍手哼着小曲走了。不走还等大家都回来,看老太太上演告状戏码?

韩老太太歪在炕上起不来,指着林岚的的背影抖得像帕金森一样。

林岚朝着呆若木鸡的大嫂和二嫂笑了笑,“二嫂,窝窝头慢慢吃,别噎着。”

她走出屋子,就见二旺在门口探头探脑,麦穗则领着小旺在院门口那里张望,大房二房的孩子们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哇喔,还有人敢骂嫲嫲呢!

林岚看到自家孩子心里涌上一阵暖意,“没事,回家烙饼吃去。”

她领着几个孩子出了院门才有点心虚,寻思韩青松知道会不会跟她打架?

算了,管他呢!

只要不动手,韩青松那个笨嘴拙舌的一百个绑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二旺眼尖见大旺在草垛后面,喊他:“大哥,你躲那里干嘛呢?”

大旺骂道:“瞎了你的眼,我又不是小偷我躲什么?我抓知了呢。”他蹭蹭地上了旁边的梧桐树,把原本嘶声叫的知了全吓飞了。

林岚:“……”

她抬头看了看,大旺躲在树杈上不露面,她道:“大旺,家去吃饭了。”

树上传来闷闷的声音,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林岚也不想逼孩子太紧,“三旺呢,又去凫水了?大旺你看着他点,不许自己去南边大沟,太危险了。”

这个熊孩子,有水就是娘,家里鸡飞狗跳啥也不知道。

路上麦穗笑道:“娘,俺大哥不好意思呢。”

二旺撇撇嘴,“他那是心里有愧。”

“别这样说你大哥,你大哥是个好孩子,咱们家的锅还是他扛回来的呢。”

小旺笑道:“还有苞米面。”

林岚寻思,大旺这是冷眼旁观自己的改变?这小子!

到了家,她发现灶台上居然有半酒瓶油,还有俩鸡蛋,一小篮子各色蔬菜。

林岚往外看看,也没见到韩青松,不过肯定是他弄的。

“烙饼咯,烙饼咯!”孩子们高兴得跳起来。

林岚笑道:“今儿做韭菜炒鸡蛋,锅边烙饼子。”

难得这个季节还有这么水灵的韭菜,炒鸡蛋是它最好的归宿。

她前世虽然厨艺不算出众,做点小吃哄哄孩子还是会的。

她把韭菜切碎,又把两个鸡蛋都打进去,加点盐搅拌均匀,然后热锅加一小勺油。

油太少在锅底看不见,林岚干脆放下勺子,拿瓶子那么豪放地一倒。

众娃娃:“!”

一个个嘴巴都合不拢。

小旺爬锅台上往里瞅,“你们看啊,油也能照影影儿!”他朝着锅里的一汪油瞪眼龇牙。

麦穗一把将他拖开,“别把哈喇子滴进去。”

“娘,这油都够俺大娘炒半年的菜了。”二旺实力演绎目瞪狗呆,太震撼了。

韩大嫂炒菜不加油,盐水煮熟加几滴油花就行了。

林岚有点不好意思,前世大手大脚习惯了,一下子改不过来,估计以后自己泼妇之外还得加个嘴馋的恶名。不过她还是要给自己找找场子的,“炒鸡蛋油少了不香。与其吃一百顿没滋味的,不如吃两顿有滋味的。”

孩子们哈哈笑起来,都说要香的。

二旺却担心以后家里会不会刚打了油就见底,然后一年就干眼馋,跟村里那些馋老婆家一样凄惨。

艾玛,这么想着他就一个激灵,赶紧道:“娘,以后我帮你做饭吧。”

麦穗以为他想做饭偷吃呢,赶紧道:“哪有老爷们做饭的,我是女孩子,当然我做。”

林岚却觉得二旺做饭挺好,谁说就得女孩子做饭?

想着麦穗前世虚荣成性,不学习不上进,整天就想打扮得花枝招展享受男生众星捧月女生嫉妒的虚荣感,林岚就有点头疼,寻思洗脑要从小做起,时时刻刻掰正她。

“闺女,没人规定必须女孩子做饭做家务,女孩子好好读书自尊自爱,比什么都重要。”

麦穗不懂,“咱村儿都是女人做饭啊。”

二旺也笑话,“嫲嫲说好吃懒做找不到婆家。”

林岚切了一声,“你小姑比谁都好吃懒做,她咋不说呢?我跟你们讲,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就能找个什么样的人。 ”

麦穗哈哈笑道:“那我想找个家里有吃不完的白面,吃不完的油,花不完的各种票票。”

二旺:“不害臊,你找人家就要你啊。”

“那又咋啦。”林岚道:“志向要从小立嘛。我和你们说,你想找什么样的人,首先你就得是什么样的人。比如说你不想做饭还想吃好吃的,你就得是个会吃的,这样才能找人给你做好吃的。你想要吃不完的白面吃不完的油,那你就得有这个眼界和本领去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你要是不读书,一辈子也就跟村里集上人打交道,顶好就是找个司机屠户。可如果你好好读书,以后考上高中,那就能在城里打工,再努努力考个师范、大学甚至是名牌大学。喝!那可了不得,接触的人就是上层人士,活动圈子也是文化人,米面油那不是小事儿么。所以啊,一切取决于你们自己!”

林岚点了点麦穗的鼻头,“比如明明上高中呢,整天不思进取就好打扮,盯着班上那几个小干部家的混混二流子,有什么用?”

麦穗恍然大悟,“娘,你说我小姑吧?”

林岚:我说的明明是你!

小旺:“娘,我要听最好听的声音!”

林岚亲亲他小脑门,“那你呀,先要练成一双会听的耳朵。”

小旺立刻侧耳倾听,“娘,糊啦!”

林岚:“艾玛,就跟你们几个扯犊子,赶紧的!”

一阵手忙脚乱,油锅滋啦,韭菜鸡蛋终于炒好了。

林岚先把炒鸡蛋盛出来,让孩子们吃点解解馋,又就着油锅添了半瓢水,再把摘洗好的豆角、茄子倒进去加点农家酱扒拉扒拉。然后把活好的玉米面团城饼子,压扁扁的,蘸盐水烀在菜边上当烙饼。

小旺和二旺也抢着要按饼子。

小旺摁了几个小爪爪让娘给烀上。

现代吃的农家地锅鸡,就是这样烀饼子的,等以后她也要想办法弄肉给孩子们烀上这么一锅。

锅里是肉,边上烀饼子,多香就不用说了。

她一边想着还跟孩子一起吞了下口水,贴好饼子盖上锅开始焖。

很快那香味就飘出来。

“娘,做什么好吃的这么香!我大老远就闻着了。”三旺扛着一根木棍挑着自己的衣服草鞋,只穿着一条裤衩从外面跑回来,迫不及待地冲进屋里,看见桌上有一瓦盆韭菜炒鸡蛋立刻两眼放光,伸手就想去抓。

二旺啪的一下子打开他的手,“整天在水里瞎游荡,你捞几条鱼回来。”

三旺拍拍小胸脯,“没问题,晌后就去捞。”

林岚赶紧嘱咐他,“不要整天泡在水里,多危险不知道呢。那水里有蚂蝗,叮了你怎么办?”

三旺不以为然,“才不会呢。”

“你说不会,叮了你就晚了。还有不许往南大沟去,只需在西河里玩。”

水深和水浅不一样。

三旺还想狡辩,这时候韩青松从外面进来。

他瞅见了,破天荒主动招呼:“爹,快来吃韭菜炒鸡蛋,可香了。”

吃都没捞着吃呢,就说香,二旺直乐。

韩青松洗了手进来,见酒瓶里的油用的差不多,就道:“以后屋前屋后种点花生。”

花生出油多,也能补贴一下,要不的话就只能等年底队里分。

乡下和城里不一样,不能像城里那样按月买。

林岚看看他的表情,应该不知道自己骂他娘的事儿吧。只要他没当面听见,别人转述她就可以耍赖别人添油加醋,自己只是去说说分家的事儿而已。

结果韩青松没事儿人一样,可能是不知道。

林岚索性不去想,对韩青松小声道:“自己种那几棵能顶啥啊,有没有别的路子弄点粮油……啥的,分那点不够解馋的呢。”

她有点心虚,这么教唆韩青松走关系捣腾物资可是犯错误呢。

二旺还在一边操心,这么馋真没问题吗?

谁知道韩青松并没有生气,反而点点头,“我来想办法。”

靠分的这点根本不够一大家子吃的,这点是明摆着的。

分家以前老太太把着大家都没得吃就算了,现在已经分家,自己做主,当然要让孩子吃的好点。

更何况老韩家还养着小姑小叔俩不挣工分的,摆明就是让全家人勒紧裤腰带整天挨饿,也不怪孩子们的日常状态就是:“娘,好饿,什么时候吃饭。”

分了家,韩青松就想第一件事让老婆孩子吃饱饭,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天天挨饿。

见韩青松答应那么痛快,林岚有点惊讶,原本寻思他那么讲原则的人,肯定得骂她想歪门邪道,会被割资本主义尾巴呢。

既然他态度不错,林岚决定乘胜追击,“咱们都分了家,是不是让大队给分户口?”

她看出老太太的意思是分家不分户,粮油副食品的本子还归老太太拿着,那样自己就不能做主。

有户口本才给别的本子,这样工分才算自己的,秋粮也能分到自己家来。

要是韩青松说以后再说,她就自己去办!

谁知韩青松又点点头,“吃了晌饭就去说。”

林岚:这么听话?

难道是被老太太寒了心?想想剧情,他原本是被老婆寒了心,结果现在反而被亲娘寒心。

这就有点好笑了,林岚颇为幸灾乐祸。

林岚看看外面,大旺还没回来,问了问,三旺说从嫲嫲家扛了饼子跟柱子在外面野呢。

三旺出卖大哥向来不留余地的。

林岚对韩青松道:“大旺整天在外面野也不是个事儿,是不是得跟老支书和校长商量一下,把几个孩子都送学校去?”

上了学大旺不能出去跟人家胡混,三旺也不能整天泡水里。

一说上学三旺非常抵触,立刻就开始打马虎眼,呜呜啦啦的。

韩青松看孩子对上学兴趣不大,想以前她说神经病在家里抖擞不开才去上学,现在又大转弯让孩子上学,只怕孩子一时间接受不了。

他道:“看看再说,先吃饭吧。”

虽然韩青松话不多,也不善说笑,平时还挺严肃的,并不耽误孩子们高兴,分家自己吃饭,林岚做饭又花心思,他们吃得格外香。

“娘烀饼子,比以前过年吃得还香,还高兴!”三旺高兴得呲着大白牙。

麦穗笑话他,“比吃饺子还香?”

三旺挓挲开五指夸张道:“当然,吃饺子我就能吃五个!刚馋去了,哪里有吃娘做的饼子好,还有韭菜炒鸡蛋呢。”

二旺指他的脸,“你一个人吃一家子的酱,怪不得嫲嫲不给你吃。”

三旺每次吃酱都吃一脸,老太太骂着也不改,索性不给他吃。

小旺就举着手里的饼子去蘸三旺脸上的酱。

林岚赶紧拉着他,“脏,吃碗里的。”

“娘,你咋还嫌我脏!我天天洗得虱子都不爬,全村木有比我再干净的。”

这时候俩只小鸭子摇晃着屁股在堂屋门口嘎嘎地叫着,探头探脑的。

林岚道:“它俩也天天在水里泡着。”

三旺嘟着嘴用手指头把脸上的酱抹下来自己吃掉。

麦穗和林岚又嫌他脏,一叠声地逼着他去洗脸,满屋子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韩青松一时有些愣怔。

就在这时韩大哥和韩二哥推门进来,韩大哥笑道:“吃饭呢。”

韩二哥却阴阳怪气地哼笑一声,“我说老三啊,一分家你挺恣儿啊,吃什么好吃的呢,也不先给娘送碗去?”

一看到他们,林岚顿时紧张起来,不会是老太太让他们来打架的吧?

  • 七零之悍妇当家 截图1
  • 七零之悍妇当家 截图2
  • 七零之悍妇当家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