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至尊小说-九幽至尊陈九幽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九幽至尊

九幽至尊

九幽至尊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元真子

时间:2019-11-28 13:11

评语:尔等,皆我孙辈

《九幽至尊》主角是陈九幽,作者是元真子。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都市修仙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陈九幽修仙重生归来后带着一身通天的修为来到了五十年后的2020年,这个时代放眼望去,都是可以当他孙子的孩子。

精彩节选:

陈九幽慢腾腾的走过来,黑影眨眨眼,老迈的皮肤依旧是充满了皱纹,但是此刻,她很怕光。

原来,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大九哥。

陈九幽看着李慧娟,叹息道:对不起,没想到我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大的乱子。你的死,我要负全责。

唉,有什么关系呢!到了我这个年纪,多活一日不长,少活一日也不短啦!我当时真的是太激动了,大九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五十年了,还是当年那个模样?李慧娟忍不住伸出手,瘦如枯柴的手掌,摸了摸陈九幽的脸庞。

陈九幽回忆了一下,说道:我怕说出来,吓到你。

哈哈,我都成邪物了,有什么比我还要吓人的吗?快点说,说完了我还要去投胎,要不然呐,赶不上末班车了。

其实这件事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邪乎

于是,陈九幽便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离奇事说给了李慧君听,瑟瑟的寒风里,李慧娟听得津津有味,好像在听童话故事,哪怕她已然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妇。

这世间,真的有异世。我死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好像也看到过一个隧道一样的东西,感觉自己的视觉听觉都变得无比敏锐,李慧娟思绪有些开阔的说道,那你回来后,有什么打算?小丫,跟你弟弟,早就在很多年就去世了。你那两个孙子,过的并不如意。

陈九幽苦笑道:昨天已经见过他俩了,反正以后有我在,也没人再敢欺负他俩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弟弟陈九玄,真的是被什么人暗杀的?

好像是。李慧娟回忆道:快二十年了,你们陈家以前不是习武之家么?遇到一些仇人啊,对手什么的也很正常,但是那天晚上,我正在家中包饺子,突然听见你家传出一声巨响,之后,看见你弟弟好像跟什么人出去了,再后来,有人就发现了你二弟的尸体。兴许,是跟你有关?

跟我?

没错,你突然消失,在你们这个圈子引起了不少轰动,有人传言你得道升仙了,呵呵陈氏在明朝,不是为嘉靖帝研制长生不老药么?这期间的关系,有人可能开了脑洞,联想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陈九幽苦笑:那都是传言了,华国成立后,我们陈家也开始落寞了。

唉!李慧娟唉声叹气道:没错,尤其是现在,你看看,那些年轻的小伙小姑娘,天天追星,唱歌跳舞,老祖宗的东西,全都蒙尘束之高阁了。

五十年光阴,确实改变了很多东西。

想当初,令全世界震惊的华国武术,也因为和平时代的到来,逐渐走向没落。

而更深层次的玄门精要,更是因为玄乎其实的修炼模式将无数人拒之千里。

尤其是陈心诚跟陈心柔姐弟俩,从他俩身上,完全看不到陈氏家族是延绵几百年的武术世家。

陈九幽思索片刻,追问道:也就是说,当年的事情,现在无法追究了么?凶手呢?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李慧娟摇头,我也不知道,毕竟这是你们的家事,我只记得那一晚电闪雷鸣,隐约有龙在飞。

寒风中,李慧娟摆摆手,道:好了,大九哥,我要去投胎了,下辈子,我们还能再见么?

就算能,你也认不出我了。陈九幽笑道,需要我送你一程么?

李慧娟看着送殡的队伍逐渐远去,本以为我死的时候,心中也没什么遗憾了,可是看到我儿的背影,我这个当妈的,心里还是不免有些不舍呢!走吧,送我一程吧!

陈九幽抬手要走,忽的,灵光一闪,转过身跑到老房子中,来到厨房。

可怜的沙曼早餐被吃了,此时正在给自己煮粥。看到陈九幽在厨房的柜子里翻来翻去的找东西,忍不住好奇问道:你找什么呢?

陈九幽没有回她,终于在柜子里找到一袋白糖,然后找了一张白纸包住,嘴中轻念一声口诀,只见白糖突然失去了重量一般。

陈九幽握着纸包,跑到李慧娟面前,送了她一程。

在东市的郊外,有一个不起眼的土地庙,陈九幽把她送到这,说道:下面的路要你自己走了,我听说孟婆汤的味道不是很好喝,你这辈子过的很苦,最后一碗汤,甜一点吧!

这是看着陈九幽递过来的纸包,李慧娟迟疑道。

这是白糖。

回到屋子,陈九幽的心情有些沉闷,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旧人,还因为自己的出现,让人家激动过度,直接就去世了,这事任谁都不免有些难过。

沙曼已经煮好了小米粥,剥开一个咸鸭蛋,刚坐下准备享用美餐,就看到陈九幽径直走过来,一声不吭的拿过小米粥,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你!沙曼被陈九幽气坏了,哪有这样的人,问你吃不吃早饭,你说不吃,人家做好了自己还没吃呢,你直接就吃起来了!

陈九幽看到沙曼不悦的脸色,怎么了?

沙曼被陈九幽一句话问的无语了,哼,没事!吃吧,我再去盛一碗!

陈九幽不以为意的喝完粥,说道:你一会没事,带我去周山吧。

咱俩刚认识一天,你怎么不把自己当外人呀?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周山?沙曼非常不开心,撅着小嘴,背对着陈九幽。

你昨天不是答应了?

那你昨天不是说了不吃早饭?沙曼反驳道。

陈九幽一愣,反应过来刚才的行为,可能会让沙曼反感,笑道:对不起,实在是饿急了,大不了,一会补偿你。去周山的一切费用,我包了。

沙曼没好气的瞪了陈九幽一眼,本来也应该你包!我辛辛苦苦做家教,不会为你花钱的!

吃了饭,陈九幽跟沙曼出了门,沙曼在路边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靠在路边。

陈九幽随手丢下一枚钻石,不用找了。

说着,就带着沙曼来到了周山。

出租车司机一脸狐疑的拿着那枚鹌鹑蛋大小的钻石,愣住了,用牙咬,用石头砸,愣是没有在钻石上留下一点痕迹,过了半响,司机终于颤巍巍的拨通了一个电话:老婆,问你个事,你见过鹌鹑蛋那么大的钻石没有?

风轻轻吹拂,衣摆随风飘荡。

陈九幽就这么站立在几座墓碑面前,不发一言。

沙曼站在陈九幽不远处,抱着胳膊,看着这个神秘的男子。

在她看来,陈九幽才是流着陈家血液那个人,因为每次陈心柔陈心诚来祭拜,都看不到他们的表情流露出悲伤的神色,反倒是陈九幽站在寒风中,看上去非常凄凉。

悲伤在心里流淌,丹田之中的真气感应着主人的心情,自横贯交错的经络中弥漫开来,整个天空陡然刮起一阵呼啸的寒风,早已落败的枯叶被狂风卷起,漫天飞舞!

陈九幽脸庞上淌着泪,抚摸着冰冷的墓碑,像是抚摸着爱人的脸庞,小丫,我回来了。二弟,哥回来。对不起,我来晚了!

沙曼呆呆的看着陈九幽,这货哭着,诉说着,好像憋了一肚子话,直接从上午说到了下午一点多。

直到沙曼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有些坚持不住了,陈九幽突然转过身来,走吧。

你好像很伤心,至少比心柔要伤心。

陈九幽叹息一声说道:心柔记事的时候,他们都已经不在了,感情没有我这么深厚,而我

难道你跟他们的感情很深么?你看上去也就跟我差不多大呀!沙曼眨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说了你也不懂,走吧,冻坏了吧,你可以回家了。陈九幽说着,就要下山。

沙曼实在是有点委屈,低着头,搓着手,我陪你冻了一天了,你就这么把我打发走了么?

你还想怎么样?主要是陈九幽想要在东市逛逛,想要了解一下现在的时代,有什么是自己不了解的。

沙曼好像在跟一个直男聊天,有些无语,心柔微信上跟我说,想要一下你的联系方式,你有手机吗?

陈九幽假装听懂了手机是何物,但还是摇头道:没有。

走吧,带你去手机店看看,心柔说,要给你买个手机,方便随时联系。

陈九幽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这丫头,还算有点孝心。

沙曼闻言,尴尬的一笑:你确定是孝心?不是爱心?

  • 九幽至尊 截图1
  • 九幽至尊 截图2
  • 九幽至尊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