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八千青龙山谢岚林姽婳在线阅读by舞独魂灵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林八千青龙山

林八千青龙山

林八千青龙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超级小说

作者:舞独魂灵

时间:2019-12-08 10:22

评语:连个工作都没有。

《林八千青龙山》又名《九龙拉棺》是一本主角为谢岚林姽婳的悬疑灵异文,由作者舞独魂灵创作。讲述了:谢岚直到大学毕业之后才知道,读大学根本就没什么用,现在的自己啥都不是,连个工作都没有,迫于生活的压力自己成了捞尸人。

精彩节选:

阴司大举来人发生在死倒上岸之后,婴灵的事情已经解决,王芳现在心中了无牵挂,随时都有上岸的可能。

寻常死倒只会终生行走在河底,就算黄河水干了也只是倒下来,不会主动上岸,也没有上岸的本事。

就像车祸鬼徘徊在事故现场一样,死倒的行走轨迹也是固定的,就在沉尸的地方周围。

但是王芳不一样,王芳没有固定的轨迹。她是自杀而死,命由自己主宰,想上岸的时候随时就能上岸。

原本王芳只是个尸煞,无论她身怀多少怨气,都不可能主动找人报复,只能靠别人为她伸冤,但是一口黄泉水给了她复仇的本事。

现在的她不需要人替她伸冤,自己就能搞定一切。

要知道她上岸后会造多少孽,就要知道她蒙受了多大的冤。

死倒上岸生灵涂炭,凡事和她蒙冤的人都会死,哪怕只是说了她一句闲话,都有可能遭受灭门之灾。

慧香复仇尚有理智可言,而死倒是根本不讲半点道理的。

因为死倒没有未来,无论是在河底倒下,还是上岸之后被人杀掉,都不会再入轮回。也正是因为死倒没有未来,所以它们报复起来才会毫无顾忌。

生前遭受的一丁点羞辱都会成为它们血腥报复的理由。

没有未来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死倒还不怕死,甚至可以说死倒渴求死亡。

活着只能麻木的在河底行走固定的轨迹,死亡才是解脱。

一个没有未来,不怕死的死倒上岸之后对凡人造成的毁灭力,只能用生灵涂炭来形容。

第二天我再次去了小王庄,我要找王芳的爹娘问问她生前的事。路过神婆门前的时候,我打算顺道拜访一下她,谁知她家大门紧锁。

村里人告诉我,神婆昨天下午就搬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到了王芳家,她爹娘以为我又是来提捞尸的事,直接就把我往门外推。

“王芳就是个婊子!”

“你不要再过来了,我就给我家的狗挖坑入殓,都不会去捞她的尸体。”

好吧,自己的女儿都能骂成婊子,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转头去看王芳的娘,她冷着个脸,说别人家的女儿如何照顾娘家人,王芳只会给娘家人蒙羞,这样的女儿令人寒心。

王芳的弟弟怨气更甚,因为他媳妇正因为王芳的事和他闹离婚,说在王家受够了闲言碎语。

我告诉他们王芳现在变成了死倒,很快她就会上岸害人,所有她生前受过的羞辱和不公都会成为她杀人的理由。

他们不信,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我。

这话要是神婆来对他们讲,他们或许还会有所顾忌,我只是个年轻的捞尸人,没人相信我的话。

最后我拿慧香的例子举证,希望陈家灭门的惨案能让他们信服我的话,赶紧离开小王庄。

可惜还是没用,他们说王芳死了活该,没人羞辱过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自取其辱。

从王芳家里出来后,我又随意拜访了几个村里人,想多打听一点王芳的事,劝他们离开小王庄。

可惜村里人顾忌王家,既不愿意和我多说什么,也没人相信我的话。

离开小王庄大约半里路的时候,有个和我同龄的男人追上来,拉和我说起了王芳的事。

他说有些事他憋在心里不好受,必须找人说道说道。

“王芳很可怜,这次结婚是被人骗了。王芳嫁人之前就和白沙口那家人提过孩子的事,当时那家人没反对,不然王芳也不会嫁过去的。”男人说到。

“这事王芳的家人知道吗?”

“八成是知道的,彩礼摆着呢,这年头结婚没有二十万下不来,王芳他爹只收了人家三万六。”

“我明白了,谢谢你。”这个线索对我很重要。

“你不用谢我,我和她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唉,命苦的总是善良的女人,王芳肚里的孩子其实我也知道是谁的。”

“谁的?”

“她前夫的,她前夫是个消防官兵,牺牲了。”

“这么说她肚里的孩子根本不是孽种了?”

“英雄的后代能是孽种吗?她嫁给前夫的时候她家人就不同意,因为她前夫家穷,一分钱彩礼没给。王芳这么多年不回家,也是因为伤心。”

“她白沙口的夫家知道王芳结过婚吗?”

“应该也是知道的,只是他们不会说,头婚娶二婚太丢人。王芳出事后,白沙口那家人私下给了老王一大笔钱。”

王芳的事我猜神婆也是知道的,因为她说王芳把孩子看得比她自己的命更重要。她之所以这么早就溜了,就是因为猜到王芳上岸之后肯定会闹出大动静。

从小王庄离开我去了白沙口,王芳的夫家再可恨,终归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死倒再冤屈终归只是异类。

王芳的男人是个身高不到五尺,满脸麻子的猥琐男人。

看到她男人的样子我更相信小王庄那人和我说的话,如果不是他答应帮王芳养孩子,王芳无论如何也不会选个这样的人做老公。

孤儿寡母不易,想找个老实人结伴,却不知老实人又那是那么容易找的。

“我知道你,你想捞那个贱货的尸体,我告诉你,那贱货和我们家没有半点关系!”王芳的男人没有开口,说话的是她的婆婆,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怨毒。

“你们知道王芳肚里的孩子是谁的对吧?”我问道。

“不知道。”她婆婆回答。

“那你知道吗?”我转过头死死的盯着王芳的男人问道。

她男人开始还大胆和我对视,后来渐渐的低下头,就在他张嘴想说什么的时候,王芳的婆婆端起一盆水照身上泼了过来。

她一动手,王芳的公爹也疯了一样抄起了铁锨,怒视着我。

院里也进来了不少白沙口的村民,个个面带不善。

见此,我连死倒要上岸的话都没说,直接掉头离开了白沙口。就算我说了也不会有人信,搞不好还会挨一顿打。

我想王芳生前一定对世人失望透顶,所以宁愿投河自尽,也不愿多解释半句。

而当她死后,她所有的隐忍全部化为怨气,变成了尸煞。

……

这天晚上,我又去了古祭台。

在死倒没有上岸之前,我肯定是睡不着觉的,只是不知道王芳还要我等多久。

睡不着就想找人说话,姽婳没有出关,我来这里只是来看看她的神像。

这个季节,蛙鸣没了,虫子也只剩下蛐蛐的残鸣。算算时间,秋汛差不多也要来了。

今晚的风很大,西风,从白沙口的方向往我这边吹。

终于,风中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我知道,王芳上岸了……

第二天,有惊天血案从黄河两岸传来。

  • 林八千青龙山 截图1
  • 林八千青龙山 截图2
  • 林八千青龙山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