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保安在都市康力翔欧阳雪在线阅读by夜湘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修真保安在都市

修真保安在都市

修真保安在都市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阅读

作者:夜湘

时间:2019-12-11 11:04

评语:见识了巨龙的人怎么再甘心!

《修真保安在都市》的主角是康力翔欧阳雪,作者是夜湘,是一本已经完结的好看的都市逆袭修真爽文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现在的康力翔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保安,一次意外,康力翔得到了一段神奇的传承,一段记忆,他想飞天遁地,想百炼成仙,见识了巨龙的人怎么再甘心!

精彩节选:

每次康力翔到道馆里来,鲁千里总是客气的朝他点点头,拉几句家常,即没表现出过分的热情,也没有露出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总是那么平平淡淡的,叫人讳莫如深。但是有一点,就是关于道馆里的业务方面的事,他却从来是只字不提。

当然,康力翔也没有大煞风景地去问那些东西,你要是去问了,人家还以为你是去偷师的呢,或者就是认为你心里有什么企图是不是?每一行有每一行的忌禁,尤其是在这种玄玄乎乎的行业里,你一个外行人,还是沉默是金的好。

这天早晨,康力翔在小面馆里吃完早饭,便假装着散步的样子溜溜达达地走到了那个弹三弦的老头的面前。老头总是很早就在路边出了摊子,急急切切,嘈嘈杂杂地弹着三弦,脚前放着那只大白碗。

康力翔俯身在大白碗里丢下了十元钱,刚站起了身来,便看到鲁千里走了过来。

两天不见了,鲁千里还是那一身体体面面的打扮,头发油光锃亮地往后面梳得整整齐齐。但是,今天,康力翔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就是鲁千里的脸,苍白得妖异。

往日的鲁千里,那可是油头粉面道貌岸然的,脸上也总是红扑扑的放着光。

今天早上,他的脸色着实的有些吓人。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惨白中还带着几分暗涩。他的两眼直视着前方,直勾勾的盯着某个地方,眼神里却是一点光彩也没有。脚步虚浮,慢悠悠地向前晃悠着。特别是两个眼圈,黑忽忽的,象是墨渗了皮肤下面,如同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晚的赌鬼一样,又象是……

康力翔没好意思往那方面想,觉得把一个人想象成那个样子很没有礼貌。

那便是,他觉得,鲁千里的脸庞,就象一个……死人。

“喂喂,鲁老板,你的脸色不太好呀。”康力翔好心地问候了一声。

鲁千里好象对康力翔的话是充耳不闻,直愣愣地向着他的周易道馆走了过去。

“喂,鲁老板,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康力翔提高了声调,拔脚就准备赶上去仔细地询问一番。

“小伙子,不要对什么事情都好奇,”身后弹三弦的老头忽然说话了,:“小心大白天的撞到鬼。”

康力翔愣了一下,回过身看了一眼老头,回味着老头话里的意思。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老头开口说话,原来,老头不是瞎子呀。

“哦。”,康力翔应了一声,拔腿向道馆跟了过去。

可是,他没有能进入到周易道馆里,回为,鲁千里进去后,从里面把卷帘门拉下来反锁上了。

他只好又悻悻地回去找那个弹三弦的老头,想问个明白,老头对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可是,这一会儿工夫,弹三弦的老头也不见了。

邪门了啊。康力翔心里嘀咕道。

老头到哪里去了他倒并不是太上心,老头能出什么事呢?谁还会对一个弹三弦的流浪老头起什么歹意吗?劫财劫色的事情也找不上这样的主。也许老头是去吃早饭了吧,或者是在这条街上要不到什么钱,到别处换个地主出摊子去了。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鲁千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人一进道馆就关门闭户的,要是突发急病死在了道馆里也没人能发现呀。康力翔决定就在不远处盯着,如果出了意外,或是道馆的门总也不开,那他就报警,让警察来刨根问底。总不能看着自己刚认识的这半个熟人遇到难处了,自己却跟没看见一样撒手不管是不是?

夜幕降临,街灯和霓虹灯点亮了城市的夜晚。康力翔看了看表,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鲁千里还没有从道馆里出来。

不能再等了,打电话,报警。康力翔下了决定。

哪知道,他刚把手机掏了出来,道馆的卷帘门哧啦一声掀了起来。

只见鲁千里锁好了门,沿着街边的人行道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康力翔在暗处偷偷地打量着道馆老板,发现鲁千里的脸色更惨白了,眼角的黑涊也更重了,走路时脚底也更发虚发飘了。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他悄悄的尾随了过去。

好奇心害死猫,说的就是康力翔这一类人。

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了好奇。特别是有一点本事的某一类人,总是在心里隐隐地期盼着身边能发生点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出来。然后,他们毅然出手,克服了重重困难,九死一生也好,手到擒来也罢,反正总是能在最后的紧急关头,完成了什么普通人完成不了的事情,做出了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壮举。比如说救了一位陷入绝境的美女,或是一个身陷重围的大咖。

事后,美女会以身相许,大咖会重金酬谢。这些救人的大侠人财两收的同时,他们救世济民的心理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类故事中的男猪脚,通常本事是有一点的,并且,运气也不坏,会莫名其妙的走一些狗屎运,总是能化险为夷,最后做到名利双收。

这种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得到满足的高尚之举,其实并不足以称作高尚。比如救一个人,你如果抱着救人能给自己带来道德感而去救,那就不是道德,而仅仅是一种隐性的名利罢了。

康力翔并没有龌龊到为了给自己带来高尚感才去救人,他想帮鲁千里仅仅是因为他吃饱了撑得慌,闲得蛋疼,才会做出一连半个月接近人家道馆的举动来。

要说有点私心的话,就是他想在修真之路上找到某些契机,至于是什么样的契机,他也说不明白。

鲁千里居住的地方是在一处偏僻的弄堂里。

此时,弄堂里昏暗得很,也没有什么行人。

鲁千里打开院门走了进去,把院门反锁上后,打开房门进了正房。

康力翔神不知鬼不觉地跟进了院子,他趴在正房房门上朝里张望一番,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他悄悄地放开神识,把屋子里搜寻了一圈,也并没有什么发现。

鲁千里打开了内室的房门走进了里屋,并没有开灯,也没发出什么声响。悄无声息的,不知在内室里在做什么。

看样子是上床休息了吗,康力翔在房门外听了十来分钟,什么动静也没听到。

看来还真是自己多心了,康力翔心里苦笑了一声,便想撤走。

他刚转过身去准备离开,猛然听到内室里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是鲁千里的声音。

康力翔赶紧又趴到房门上仔细的听,象猎手发现了什么稀奇的猎物,激动,兴奋,心里怦怦的跳得厉害。

虽然隔了两层房门,但康力翔现在的听力异于常人,他还是听到了几句断断续续的对话。

内室里好象是有两人在争吵,在辩解。

他隐隐的听到鲁千里在求饶,让对方放自己一马,随后,他又听到了鲁千里的一声尖叫。

不能再迟疑了,看来今晚自己来对了。要不是自己尾随而来,弄不好这里就会发生一起凶杀案啊。这犊子也是胆大,一脚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

“鲁老板,你怎么样了?“他大声询问着,一把拍亮了内室的灯,冲了进去。

冲进去后,他就傻眼了。

内室里并没有什么凶杀案现场,根本就没有人。

除了一张床和床头边上的一张桌子外,屋里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家具,也没有容人藏身的地方。

桌子上燃着一支蜡烛,那火苗飘飘悠悠的,透着一种吊诡的气氛。

窗户是紧闭着的,并且装上了防盗网,人是不可能从那里溜出去的。

可他明明是亲眼见到鲁千里进了内室的。

康力翔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个刚刚还在屋里争吵的大活人怎么转眼间就凭空消失了呢?

康力翔飞快地转身四下查探了一番,结果是一无所获。

这时,他听到外面的进户门“吱呀”一声关闭上了。

康力翔一个箭步跳了出去,然后,他就看到了鲁千里的那张脸。

昏黄的灯光下,鲁千里堵在进户门的门口,脸色惨白,白得如纸,眼珠通红,眼角隐隐象是要渗出血来。

扮猪吃老虎呀?

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从内室毫无声息的就到了外间,康力翔断定这个鲁千里并不是个寻常之辈。此刻,他也不想着救人了,只想着早点儿离开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地方。

“鲁老板?你不是在里屋的吗?怎么跑到外间来啦?你现在怎么样了?”康力翔大声问道。

他感觉哪儿有点儿不对劲,顺手抄起了旁边柜子上的一个花瓶。

“你不该到这里来的。”鲁千里面无表情地说。

“那我现在就离开这里,鲁老板,再见。”康力翔正在心里后悔今晚自己的冒失举动呢,赶紧顺坡下驴,想早点离开。

“可是,现在,你已经走不掉了……见到我的人,都得死。”鲁千里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康力翔大声地喝问道,他已经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根本就不是鲁千里的声音。

康力翔再傻现在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M的鲁千里这是让厉鬼附身了呀。

以前在抱犊谷的时候,师傅跟他说过一些关于鬼物方面的事,鬼魂其实就是人死后脑电波在这天地间短暂的停留,无质无形,经过日晒风吹后很快就会消散于天地之间。不会对人造成什么威胁。

但有一种鬼魂除外,那就是带着极大怨气的某些阴魂,在适当的条件下,可以保留下来,最后形成厉鬼。戾气越大,这个厉鬼就越厉害,对人的威胁程度也就越深。

  • 修真保安在都市 截图1
  • 修真保安在都市 截图2
  • 修真保安在都市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