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秦若初陆景琛在线阅读by一只甜芒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

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

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一只甜芒

时间:2019-12-15 15:11

评语:果断的换了个老公。

《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的主角是秦若初陆景琛,作者是一只甜芒,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现代甜宠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秦若初从来没想到自己的绿帽子竟然能戴的这么的清奇!后妈怀了男友的孩子,秦若初有点一言难尽,所以秦若初很果断的换了个老公,年少多金的那种。

精彩节选:

秦立国狠狠啐了一口,“不学好的东西,就知道护着女干夫!赶紧跟我回家!”

秦若初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多年她在父亲心中就是这样的形象,连半点信任都没有。

郁芷素站在旁边,给秦立国顺着气,“老秦啊,消消气。若初年纪还小,不懂事。”

转过头,她又冲着秦若初,“若初,不是我这个做后妈的说你,是不是工作上有困难啊?还是有人威胁你了?你可不能为了工作转正,就听你这个老板的啊!”

几句话,就把她说的市侩不堪。

秦若初委屈的看着自己的亲爸,眼圈里眼泪都在打转,“爸,这么多年你不知道你的女儿是什么人吗!我会做她嘴里说的这种事情吗!”

秦立国目眦欲裂,扬手又是一巴掌,“丢人的东西,我没有你这种女儿!”

秦若初咬着下唇,隐忍克制着,可鲜血却顺着嘴角渗了下来。

陆景琛看不下去了,一把揽过她,“松开!”

“你放开!你个畜生,放开我女儿!”秦立国一怒之下,竟然抬手连他都想打。

“滚!”陆景琛冷下了脸,直接叫了保安把人赶出去。

办公室里,秦若初还咬着下唇,一句话不说,一滴眼泪不肯流。

“乖,听话,松开。”陆景琛皱着眉头,轻声哄着。

可秦若初无动于衷,像是没听见一样,依然咬着,嘴角的血都流到了脖颈里。

陆景琛伸出手,揉着她的唇瓣,看她不肯松开,咒骂了一声,低头直接吻了上去。

疮痍满心的秦若初,坐在沙发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热热胀胀的唇上贴上了个冰冷软乎的东西,微微甜,有些诱人,就那么填满了自己那颗空荡荡的心。

不自觉的,她松开了紧咬着的下唇。

“没人教你接吻的时候要闭眼吗?”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

秦若初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她是被吻了啊!

“我……你……你怎么!”

“别咬着了,已经肿了。”陆景琛拿出手机来,打开了前置摄像头。

照妖镜一样,她不仅看见了自己红肿的唇,还有脸颊,“谢谢你。”

陆景琛抽了纸巾,轻手帮她擦着血迹,“我不会让人欺负我的女人。”

这男人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他的女人,现在可不就是自己。

秦若初猛的红了脸,抢过纸巾自己擦了起来,可血不是那么容易擦干净的。没镜子照着,她自己也不知道流到哪里了,抹了几下,不但没抹干净,还蹭的整个脖子上都是。

“啧——”陆景琛嫌弃的皱起了眉头。

“那个……你能借给我个镜子吗?”秦若初大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是一片惨状。

“你觉得我会有那种东西吗?”陆景琛更嫌弃了一些。

秦若初尴尬的不敢再开口,而他却拿过湿巾,专注的替她重新擦拭了起来。

他睫毛很长,双眼皮大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个男人。嘴唇上下青色的胡茬,被修整的很干净。微微低着头时候的下颚线,很硬朗,也很诱人,还有那张薄薄的唇,是凉凉的。

想到这里,秦若初好像还能想起刚刚的触感,很软很甜。

半晌,才擦了个干净。

“谢谢。”

陆景琛把用过的湿巾都扔进了垃圾桶里,“这话今天说的有点多。”

秦若初哑然,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景琛勾起嘴角,揉了揉她的脸,“谢谢就说说而已吗?”

“那……”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发育还不错的身体,想了想贴了上去。

“干什么!”陆景琛诧异的看她。

“我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只有我自己,还有那张余额十二万的卡,可你不要。”秦若初有点委屈。

陆景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随即又摇了摇头,转了椅子从自己桌子上拿了一个文件袋给她,“算了,这个给你。”

秦若初打开来,发现里面竟然是郁芷素纵火的照片和录音,“你竟然拍的这么清晰!”

她可不是什么圣母,有了这东西,她一定要把郁芷素送上法庭!

“废话。”陆景琛挑眉,他是个正经律师,证据这种事情他再熟悉不过了。

“可我只是个实习生,不能上庭的。”秦若初转念一想,又丧气的把照片塞了回去。

陆景琛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忽然开口:“你的银行卡呢?”

这是秦若初所有家当,她一直都随身带着的,说拿就拿了出来,放到了他面前,期待的看着他,“你肯帮我打官司了?”

陆景琛拿起来那张粉嫩的卡牌,摆弄了一会儿,“嗯。”

“真的!”秦若初喜笑颜开,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忽的笑脸又收了回去,跑出办公室找了个什么东西,又跑了回来,“委托书我都拟好了,这就签了吧。”

陆景琛挑眉看她,这小丫头不受欺负的时候,还是挺机灵的,“这卡里,是你所有的钱吗?”

秦若初诚恳的点了点头,这几年攒这点钱不容易,尤其还要背着郁芷素,跟特务一样,“是。”

“好。”他从桌上拿了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等他签完,把卡收走了,秦若初才反应过来,“那个……能不能给我留点。”

陆景琛嘲讽的看着她,“后悔了?”

秦若初连连摆手,“不是不是,这真的是我身上所有的钱了,你拿走了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陆景琛没理会她,把她的卡放到了钱包里,又从里面抽出了另一张卡,“额度三十万,拿去吧。”

“啊?”秦若初没敢接,“不是,你容我出门取个两千块就行,两千块钱就够我一个月花的了。”

“两千块钱?你以前过的什么日子?”陆景琛嫌弃的瞥了嘴角,“拿着这个,你是我老婆。”

秦若初被噎了一下,本想反驳,可他们也的确领了结婚证。

陆景琛回到办公桌后面,又恢复了一副冰山脸,“行了,没事出去吧。”

她刚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顾白萱就凑了过来,“你和老板,是不是……”

  • 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 截图1
  • 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 截图2
  • 娇妻难撩:腹黑律少追妻忙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