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挂玩家小说-开挂玩家苏叶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 开挂玩家

开挂玩家

开挂玩家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微微上扬的嘴角

时间:2020-01-06 16:35

评语:原谅我不再手下留情

《开挂玩家》主角是苏叶,作者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是一本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都市玄幻奇幻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一代屌丝苏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接触了可以赚快钱的死亡游戏。从此开始了惊险刺激的游戏冒险之旅。

精彩节选:

点击确定。

来吧,玩了多年游戏,从来都只是花钱,今个儿居然还能玩游戏赚钱了!

游戏开始!

倒计时60s!

屏幕上是一大段文字,看得苏叶毛骨悚然,大热天感觉背上一阵清凉,麻蛋!

【题目:谁是鬼?

儿子:爸爸,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爸爸:没有啊,儿子,怎么了?

儿子:咱们家保姆说这世界上有鬼。

爸爸:儿子快收拾东西!

儿子:怎么了,爸爸?

爸爸:我没有请保姆!

儿子回到房间准备收拾东西,看到保姆大惊!

保姆问:怎么了?

儿子:我爸说没请保姆,你到底是什么!

保姆出神:你爸爸已经死去四年了!

儿子愣住了,不知不觉倒在地上,撞到了旁边的桌子,花瓶从桌子上摔了下来,粉碎。

屋外经过的人:这屋子五年没住人了,怎么还有声音?

问:其中一个是鬼,请问那是谁?

1.爸爸

2.保姆

3.儿子

4.路人】

苏叶皱眉,这道题疑点太多,有很多干扰选择的因素,一不小心可能就会着了道。

但是题目本身其实也并没想象中那么复杂,究其根本,这其实就是一个真假话的游戏,因为如果每个人都说假话的话这道题无从下手,所以说假话的那个人,就是鬼!

首先从路人开始分析,路人如果说话属实,那么屋里有三个鬼,但是题目说了只有一个,所以路人的话是假话,但是路人的话是假话的话,路人就是一个鬼。

然后是保姆和爸爸,路人说屋子五年没人居住,保姆说爸爸四年前就死了,很容易让人就联想到这两个时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但是跳过时间,只从真假上分析的话就很明显了。

另一方面,保姆和爸爸的立场其实是完全对立的,他们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所以他两中一定有一个有问题!

如果爸爸说的话为真,那么保姆一定是鬼,但是别忘了除了保姆外,还有一个鬼,那就是路人,因为爸爸和儿子在这里生活了多年,路人也说了假话,加起来其实就是两个鬼。

但是矛盾的是保姆说的话也可以这样分析,爸爸如果已经死了,那么爸爸是鬼,路人也是鬼,还是两个鬼。

最后,那就是儿子,儿子说的话本身不存在真假,让人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他几乎是和路人一样的存在,很容易会被最先排除。

因为假如儿子是鬼,那爸爸和保姆就是人,两个矛盾的角色怎么可能同时存在,怎么和鬼进行交流?而且屋里到底住没住人也完全无从下手,路人是不是鬼也确定不了。

碰碎的花瓶

苏叶轻笑,原来如此!

呵呵,兄弟,一百大洋,我苏叶收下了!

恭喜你已通关第二关,用时21s,总排名第766名!通关第三关将获得人民币1000元和200兑换币!

嗡嗡!

手机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声,苏叶拿起手机,一条到账信息出现在屏幕。

大爷的,一百大洋还真的到账了,这游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望着古董诺基亚,苏叶皱眉,至于谁是鬼这个问题,其实即使是排除法也很明显了。

梳理下逻辑,就像最开始分析路人一样,先分析儿子。从假如儿子是不是鬼入手,如果儿子不是鬼,那么其余三人都是鬼,不成立。

和爸爸保姆一样,儿子和路人的角色,其实也是对立的,他们两个之间,一定有一个人有问题。

最后假设儿子是鬼,貌似爸爸和保姆的逻辑说不通,但如果,如果爸爸和保姆本就不存在呢?

这不是苏叶凭空猜测,这个假设站在其他任何一个角色的角度上,其实都是不成立的。看似路人如果是鬼,屋里的三人也可以是不存在的,但故事的关键,其实正是花瓶破碎的声音!

话有真假,声音只能是真,声音为真,那屋里就必定有东西存在,屋里有东西存在,鬼就一定是屋里三人之一。

而为什么不是爸爸儿子不存在、或者保姆儿子不存在,那就是关键,因为花瓶破碎的声音,是儿子造成的!

简单还原故事就是,屋子五年没住人了,屋里的儿子,也就是鬼,打碎了花瓶!

有意思,有意思!

苏叶望着诺基亚的屏幕,还提示着自己可以进行第三关,而通关第三关的金额居然是直接高达1000RMB,看到这苏叶再也不能淡定了。

1000RMB啊,马上又要到交房租的日子了,自己已经快焦头烂额了,想到房东大妈催租的碎碎念苏叶就是头大。

如果有了这1000RMB,自己岂不是就解了当下的困境,接下来这一个月的房租解决了不说,而且只要自己省省,接下来的一个月至少生活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苏叶忍不住激动,紧盯着屏幕,因为更重要的是,他不得不怀疑是否自己只要继续通关,接下来的关卡会有更多的奖励。

苏叶捧起诺基亚,就像捧着心肝宝贝般两手微颤,两眼点点晶莹,老实说,泡面很好吃,但是吃多了,这味就变了!

这一定是老天开眼,送我的礼物!

苏叶感慨,按下了确定键,只要是游戏,我苏叶还真没怂过!

对不起,你今日参赛次数已达上限,请改日继续。

我靠!

苏叶破骂,不由些微失落,近在眼前的房租啊,居然不能拿到,岂不是自己还是只有那可怜巴巴的180块大洋!

算了,见好就收吧,反正早晚会漏出马脚的,苏叶虽然抱有一定期望,但是他坚信这终究只是个骗局,哪有一直给人送钱的傻蛋,那啥说的不错,只要不贪小便宜,就不会被骗。

感谢你曾经来过,就算

忽然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是蒋南星,她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她不是向来就看不起自己吗,居然还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

犹豫着,苏叶挂断了电话,算了,不接,接了也是自取其辱!

感谢你曾经来过,就算你是个过客

刚刚挂断,电话铃声却是再次响起,草,还来脾气了啊。

为什么挂我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便是传来一个女孩子娇怒的声音。

苏叶一脸懵逼,小辣椒脾气还真大,哼哼,你大我让你更大,气死你,挠着脚丫,苏叶冷不惊心道:我乐意!

你!你!

另一头蒋南星气得牙痒痒,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不好听!

哼!今晚八点,木槿烧烤,你来不来?

蒋南星嗔怒,见苏叶不说话,又赶忙补充道:你你别瞎想,不是我叫你!

苏叶瘪瘪嘴,还烧烤,自己兜里几个钱自己心里还是有点13数,妈的一伙人吃饭还不是几个男人砸账,砸不起那吃个锤子,没钱就这样,妞不敢约,饭也只能图个饱!

是你叫的我还不去呢!

苏叶噎了噎口水,妈的,烧烤啊,快一年没碰过了!

你!你!

蒋南星气得直跺脚,怎么个自己叫的你你就不来了?自己大姑娘一个,要是其他人肯定高兴还来不及呢,邀你吃饭,还要看你脸色了!

好!你有种你就来!哼!

蒋南星率先挂了电话,苏叶瘪瘪嘴,开玩笑,来,来干嘛,180大洋也不够轧账啊,不去!

在苏叶看来,蒋南星这妞人美波大,学习又好,家境也不错,毫不客气的说,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蒋南星就是那种走到哪都能有回头率的那类女孩,可惜,可惜就是条件太好,瞧不起自己,现在无事献殷勤准没好事,苏叶切开直播间,倒头就是又打开了呆宝宝的直播间。

太阳西落,染红半壁青天,清风徐徐,些微凉爽。

小叶子,望啥呢?

噢哟!大爷你吓我一跳!

走廊上,苏叶一个激灵,隔壁这大爷走路咋都没个声呢!

吓你一跳,你小子还吓我一跳呢,你瞅啥,我瞅半晌这天上也没个东西啊!

说着大爷又是狐疑着向着苏叶瞅过去的方向望了望,夕阳印衬在身上,点点红光!

没有,我就随便看看!

瞅!瞅个锤子,我就吹吹风,这不肚子饿了吗,有点犹豫这个木槿烧烤,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尝尝。

去吧,没钱!不去吧,又有点想去!

嘿,你小子!

望着眼前的苏叶,大爷嘿嘿直笑,意味深长:大爷啊,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你要干啥老头我还能不清楚!

平时邋里邋遢的苏叶,油头满面,拖鞋踏得整楼啪啪响,今天却是少有的整理了下自己,临近傍晚,却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一双旧耐克也是擦拭了个干净,甚至还洗了个头。

嘿嘿!苏叶尴尬,麻蛋,老子不去了!

年轻人嘛,谁没个困难期,大爷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来来来!

说着大爷却是从兜里掏出了一沓红钞票。

大爷!你误会了,不用,不用!

苏叶见状,这可受用不起,瞬间把钞票给大爷塞了回去,自己是有困难,自己是爱钱,但是对那些愿意对自己好的人,苏叶还真下不去手!

嘿!这是干啥!

大爷呵斥,又是继续道:大爷没啥消费,这退休工资拿着也是没处花,小叶子你的情况老头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大爷知道的!

说着大爷还是把一沓红钞票递给了苏叶,见苏叶不收,大爷一叹气主动把钱往苏叶口袋里塞。

那个大妹子过几天又要催房租了,你这出门见朋友也少不了破费,年轻人可不能落了脸面,咱揣着,揣着就有个底气!

苏叶见状死拦着不要,疑惑的问道:等等!大爷,你,真的相信我!

没有人相信自己了,从意气风发,到一败涂地,没人相信自己了,甚至其实自己,真的也就堕落了。

信啊!为啥不信!我儿子还你这么大的时候跟你一个臭样,来,揣着,你要不喜欢以后还给大爷就好了!

话说着,大爷终于把钱揣进了苏叶的口袋,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大爷谢谢你!

好了,客气个啥,大爷不吃那套!哦,对了,别玩太晚了!

  • 开挂玩家 截图1
  • 开挂玩家 截图2
  • 开挂玩家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