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异闻录小说-妖界异闻录夏尔胡缨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妖界异闻录

妖界异闻录

妖界异闻录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全村的希望DYS

时间:2020-01-16 17:45

评语:当真是有趣得紧

《妖界异闻录》主角是夏尔胡缨,作者是全村的希望DYS。是一本已经完结的现代都市奇幻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妖界的小警察夏尔在一次意外救了动物以后就升官了,从片儿警变成了特别调查处的成员。但是他一介凡人却每天都要与妖怪打交道。

精彩节选:

“好久不见。”傅红梅仰起头,虽然倒在地上,却没有一点狼狈。她慢慢从地上爬起,随意扯了一把椅子坐下来,一只手搭在旁边的桌子上,一股无形的气压扑面而来。

白祁冷笑一声:“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一点没变,看来傅伯伯当年同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有什么资格再提我父君!”傅红梅突然暴躁起来,连头发都变成了红色,浑身散发着红色的火焰,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压迫的人喘不上气来。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白祁慢慢走过去站到她面前,语气平静,“我自认为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傅伯伯的事,你又何必在这里胡乱攀咬。”

傅红梅恶狠狠地盯着白祁的眼睛:“你从当初离开家族那一刻就应该清楚,是你背叛了我们!”

“我并不想在这里和你讨论这些问题。”白祁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特制的手环,套在傅红梅右手上,“有什么话,就跟着回特调处说吧。夏尔关违,带走。”

“凭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又没有杀人!”傅红梅大叫着,有了手环的压制,身上竟然没有了骇人的红色火焰。

“吵死了。”白祁的脸色铁青,仿佛下一秒就要发作,他手一挥,傅红梅还张着嘴,但声音却消失了。

禁言术吗?夏尔惊愕的看了看白祁,摸摸自己的嘴,还好之前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等一下。”刘队站出来,眉头紧锁,语气不善,“白处长,人交给你们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关违冷着一张脸,没等白祁说话,先出言反驳,“是你们总局请我们过来主导调查,不知刘队有什么资格阻止?”

刘队深吸一口气,笑意堆了满脸:“没错,局长是说让特调处主导调查,可没说把人都给你们带回去,就算是主导调查,这审讯的场所还是得在我们总局吧,白处长,我说的没错吧?”他扭头看向白祁,语气中带了丝势在必得的神气。

白祁没搭理他,反而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放在耳边听了一阵儿,点开外放对准刘队:“你自己听吧。”

刘队狐疑地结果手机,刚想凑近听,却被电话里传来的吼叫吵得挪开耳朵:“刘玄武,你是不是疯了!我好不容易请白处过来主持工作,你能不能给我省点儿心,啊?白处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

“是,毕局,我知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马上把人交给白处让他带回去!你现在就来我办公室一趟!……嘟……”电话猛地挂断,刘队握着手机半晌才缓过神来,扭头横了一眼那些正在低头偷笑的队员,默默向后退一步让开一条路。

三个人加上需要拖着走的傅红梅,慢慢悠悠磨磨蹭蹭地路过总局的一群人,夏尔直觉得所有的眼神都集中到他们身上,仿佛能在背后烧出一个大洞。不过今日看来官大一级确实是能压死人,以后还是要抱好领导的大腿。

好容易回了特调处,夏尔晕晕乎乎从车上栽下来,发誓以后再也不坐白祁的车,之后便趴在花池边吐了好一阵儿才缓过来。

“还好?”白祁没声没息地飘到他身边,吓了他一跳。

“嗯嗯,还好。”夏尔腾地从地上站起来,因为起的太猛眼前一黑,晃了两下才好容易站稳。

“嗯,”白祁看了他两眼,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铁盒,打开盖子,从盒子里取出一颗包装五彩斑斓的糖,递给夏尔,“把糖吃了,休息一下就过来审讯。”

“哦,好,”夏尔结果糖,拆开包装丢进嘴里,香甜的荔枝味在口腔里炸开,连带着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他使劲儿将那颗糖咬的咯吱咯吱响,紧跑两步跟上,帮着关违将不断挣扎的傅红梅拖进大门。

三个人两双腿,短短几步路竟然走了五分钟。关违咬牙切齿地将傅红梅扔在地上,随意在墙上按了几下,雪白的墙面上竟然浮现出一个电梯门,吱呀呀从三楼停到了一楼。夏尔一脸疑惑地看向关违:“小三层有电梯?”

“啊!”关违一脸骄傲,“我们老大本事大啊!你没看今天刘玄武被毕局骂成那个德行!”

夏尔挠挠头,心道您这牛皮吹得可是大,决意不再理会此刻一脸得意的关违,跟在他身后扶着傅红梅挤进电梯,眼睁睁看着他点了负一层,一把拉住他:“负一层?”

“审讯室在底下。”关违拿出手机,从相册里翻出几张地图,递给夏尔,“看看吧,这是咱特调处的地图,别看从外面看挺小,里面空间贼大!就像莫莉的陋居,这些啊,也都是我们老大设计出来的。”

行行行,知道你们老大最厉害了。夏尔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接过手机,电梯也停在负一层。两人继续拖着傅红梅走进审讯室,将她关好又把手环收回,这才算完成任务。

审讯室设有特殊结界,任何妖类只要被关在里面,任何特异功能都使不出来。夏尔偷眼瞧了瞧正在把玩着香烟的白祁,又凑过去和关违咬耳朵:“话说,那只蛇妖当时说得是什么意思啊?”

那厢关违也将脑袋凑到夏尔旁边,悄悄地咬耳朵:“你不知道,咱们老大也是蛇妖,只不过他的道行要深一些,马上就要修炼成应龙,可不知为何突然来到我们这个小特调处当个处长。据说老大曾经受了很严重的伤,是被傅红梅的父亲救下来的,后来便修养在他们家中。那时也正是妖民推选领导妖的日子,本以为老大会推举傅红梅的父亲,可不知道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竟然选了现在的徐总长。傅家便因为这事和老大闹掰,如今傅红梅便当老大是背叛了他们的家族咯。”

这也行?夏尔瞪大了眼睛,刚要说什么,抬头正对上白祁的眼神,忙把到嘴边的话咽进肚子里,噎得他咳了半天。他老老实实地坐好,将手里的小本本摆好,装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生怕被揪出一点错处。

“老大!”白龙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刚刚市中心医院的同志打过电话来说,那几个疑似轻微中毒的人类,中的并不是蛇妖的毒,甚至说他们并没有中毒,但就是昏迷不醒,就连医生都检测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白祁将手里将要玩烂的香烟扔烟灰缸里,盯着显示屏上的傅红梅,目光如炬:“这么说,小耳朵的判断是对的。”

夏尔也托腮看着显示屏,既然不是中毒,那连他都看不出来的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

  • 妖界异闻录 截图1
  • 妖界异闻录 截图2
  • 妖界异闻录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