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谢玲儿肖艽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小说 >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书阁

作者:锦月

时间:2020-02-11 11:25

评语:休掉极品夫君后赖上了她的救命恩人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主角是谢玲儿肖艽,作者锦月。是一本已经完结的古代穿越言情,本书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成为了没圆房就被抛弃三年的农妇,抛弃她的夫君终于归家却带着好颜色的美娇娘。谢玲儿决定要休夫了。

精彩节选:

一走一整天,回来的时候王氏坐在屋子的门口等着,偶尔看看天上的星星。谢玲儿越是靠近越是觉得王氏是个有故事的人,于是捅了捅肖艽问:“你知道你娘是哪儿的人么?怎么看你娘都不想是小家小户出来的人,这么懂礼仪。”

谢玲儿发现肖艽他娘餐桌礼仪相当好,一看就是被培养出来的,肯定是后天形成。因为有一次王氏去夹菜的时候,越过一个盘子,当时就愣住了。在古代讲究文雅女人只吃面前的饭菜,不伸手,动作才算是好看和标准。

以往王氏都是那样的,唯独那天,王氏像是破了戒一样,愣住之后才继续夹菜。搞得谢玲儿还以为自己饭菜做的不好吃,可是尝了尝跟平时一样啊!那天晚上王氏的情绪很低落,总是看着自己的手帕发呆。

谢玲儿也发现了,王氏随身携带的一个手帕,是苏绣的。

她敢以她看过的所有小说发誓,那个手帕绝对是别人送给王氏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宝贝。再加上,根据谢玲儿的了解,这个世界苏绣难得,尤其还是这么极品的绣工,肯定价值连城这王氏的身上没什么值钱的,唯独一块手帕,真是勾起了谢玲儿的好奇心。

“娘,外面这么冷怎么不回屋啊!我跟玲儿回来的晚了点。”王氏不管何时何地看见肖艽和谢玲儿并排站着,都觉得很般配,夜色深了,谢玲儿站在黑夜中看不透彻。王氏的眼神也不是太好了,只能浅浅寻着谢玲儿的方向。

王氏拍拍肖艽的手笑着说:“没事,我在屋子里坐着也闷,出来逛逛,你们今天去城里怎么样?”

谢玲儿叹了口气,其实不怎么样,她发现城里人认准的药房其实没有几家,每家都贵的要死,东西还不是很好,凭谢玲儿专业的眼光来看,绝对都是残次品。就那种药,买回家就算是吃不死人,也治不好人。王氏这样的,估计要拖拉好久,这一来一往的病没治好就算了,还要多花钱。

这些人真是会做生意。

谢玲儿被气得要命,肖艽却没什么表情,或许是肖艽不怎么懂药材,也或许是太懂得人心。

“你帮我烧些水吧,谢谢。”谢玲儿从肖艽身后走出来,没有看肖艽,随着肖艽的手去扶王氏,带着王氏回房间,跟王氏说一些城里的事情。王氏听着不大惊喜,也对那种地方没什么憧憬,只是一直都在劝诫谢玲儿,说城里人都是会吃人的,一定要小心。

谢玲儿乖巧的点头说知道了。

其实就算是不用去药房买药,给王氏配药的东西也够了,再不济还有后山这么一大片天然产地呢,谢玲儿觉得后山的东西比城里的要好一万倍。她寻思着,这些天家里粮食饭菜还够吃,就先不进城了,谢玲儿被城里人的视觉冲击震撼了,有些没缓过来。

肖艽看这几天谢玲儿的神色都不怎么好,也没有催着谢玲儿进城,去后山打猎的时候还给谢玲儿打了一只小雪兔,这种雪兔很难得。肖艽见谢玲儿喜欢,就养在院子里,哄着王氏跟谢玲儿。

那雪兔似乎也有灵气的样子,尽职尽责在扮演宠物的角色。

这天,谢玲儿给王氏熬完药正在调制自己的中药,雪兔在旁边打着呼噜睡觉,肖艽见这一幅场景很安静也没出声静悄悄的就要往外走,谢玲儿骤然扬声喊住:“去哪儿啊,悄悄咪咪的,怕我知道是怎么着?”

如果肖艽想不被人发现的话,走路基本是没有声音的,就算是练家子也不见得听得出来。照理说谢玲儿也没练过武功不可能会发现,怪就怪,肖艽送给谢玲儿的宠物雪兔了,这兔子灵敏度很高,只要有人靠近或者离开,立刻就会发现。

谢玲儿跟这个宠物相处的久了,就会发现雪兔不对劲的时候,喜欢动动耳朵。只要有人靠近或者经过,她必然就会发现。尤其谢玲儿发现最近肖艽的身上总是有一股花香味,让谢玲儿很奇怪。要说,肖艽去那种不正当的地方了也不可能,肖艽不是那种人也不是那性格。

总之最近就是挺奇怪的。

肖艽被谢玲儿喊住一下子呆愣在原地,他还不知道自己送给谢玲儿的兔子变成了谢玲儿的警探,只觉得很稀奇。

“我去后山。”肖艽说。

谢玲儿拍拍手,一堆碎渣滓都掉在地上,雪兔的耳朵上也落了一点。谢玲儿伸手摸摸兔子,雪兔在谢玲儿的手旁打滚,谢玲儿淡淡的说:“我知道你是去后山了,平日里你去后山的频率大概保持在三天一次,最近一天三次不说,抽了空就往后山跑,晚上也去清晨也去,也不见你带什么东西回来,怎么后山有狐狸精?”

听着谢玲儿的口气就知道,她忍着不说好几天了,就为了今天抓肖艽个先行。肖艽有些局促,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儿,看着谢玲儿,不由得往谢玲儿这边走了几步。谢玲儿也不看他,就低着头摸兔子,雪兔虽然是肖艽抓回来的。但是跟肖艽不太亲近,可能是肖艽的身上一直都散发着一种生人莫近,生物也莫近的气息。

往谢玲儿手边缩了缩。

谢玲儿瞥眼看了肖艽一眼,总觉得肖艽这模样有些好玩。

肖艽不是会说谎的人,一旦遇到肖艽不能接受又解释不了的话题就会沉默。他宁愿不说也不会骗人,这点让谢玲儿很满意,于是谢玲儿就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这口气,像极了抓奸的妻子。

或许是肖艽发觉这点了,语气也变得温柔了许多:“我就是去后山砍柴摘果子之类的,快入冬了,咱们还要过年的。”

哦对啊!

谢玲儿都把这个问题给忘记了,这不比现代没有暖气一说,这里过冬都是靠烧柴火的。

“是啊,最近开始冷起来了,我都把这点忘了!诶,那你还坐在这里?午饭吃饱了就去吧,晚上早点回来,山上冷!”

  •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 截图1
  •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 截图2
  • 农门医女:赖上个相公好生娃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