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镜非明夏傲雪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悠书阁

作者:弦小思

时间:2020-02-11 22:04

评语:揭开血淋淋的真相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主角是镜非明夏傲雪,作者是弦小思。是一本已经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她本是举国敬爱的公主,却被送到邻国成为质子。十年质子生涯、她一片痴心、为他筹谋,却在大婚当日被贬为奴。

精彩节选:

听到祁氏这话,二太太心里就有数了,随意聊些家常后便自己先回了海棠苑。

“夫人,您最近气色不太好,是没睡好吗?”吴妈站在祁氏身后,关切问道。

可祁氏却反问了个问题:“吴妈,你怨我吗?”

吴妈一惊,问道:“夫人这话如何说起?”

“你的亲侄女翠桃,当了替罪羔羊,而我也没能留她一命。”祁氏沿着长廊慢慢走着,秋意渐渐浓郁起来,似乎还弥漫着桂花的香味。

吴妈神色略有黯然:“夫人言重了,做奴才的,本就该为主子分忧。翠桃虽去了,但夫人厚待翠桃一家,还给了一大笔钱给翠桃那瘸腿的哥哥娶媳妇,翠桃一家,感激还来不及呢。”

身在底层的人,命如草芥,一条命没了,一百两银子反而让死者家属对自己感恩戴德,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尊卑有别,高高在上之人,手握生杀大权,随意掌控别人的命运,所以,谁不想做那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呢?

祁氏拍了拍吴妈的手背,欣慰一笑。

“夫人,刚管家王福来报,大少爷去了别院,好像醉酒不省人事,是那女子送他去的。”

祁氏脸色有些阴沉,看不出喜怒,许久后才说了句:“罢了,就由他去吧。如果真的喜欢那女子,娶进来做个侧室,正室是想也不用想了。真是逆子!”

吴妈也不敢去接大太太的话,这大少爷和外面那女子之间的事,大太太为此不知道生了多少次气,可大少爷依旧和她牵扯不断。

“容儿呢?”

“在琴房练琴。”

夏傲雪这一睡,直到下午才醒过来,捂着被子睡觉出了身汗,热度倒是退了不少,一起床平安就把药端了过来。

看着夏傲雪一骨碌就把整碗药喝到底了,平安有些吃惊,笑道:“小姐不怕苦了?以前可是怎么也不愿吃呢。来,小姐这是你爱吃的蜜饯。”

夏傲雪摇摇头,“这点苦,算什么。对了,有听到什么消息吗?”

“小姐是指什么消息?”

“关于我的。”

平安接过那个药碗,“回来后平安就在厨房煎药,并没有出去过。小姐想知道什么,我帮你去打听下?”

“好,你去厨房打听下就可以了。”厨房进出口府里的人多,除了送菜送米的,还有送柴火的。

感觉精神头好些了,夏傲雪又捧起一本书,靠着床看了起来。一个时辰不到,平安就气呼呼的回来了。

夏傲雪瞧着平安那气鼓鼓的腮帮子,不由笑道:“听到什么消息了?”

“小姐,亏你还笑的出来,我都要气死了。”平安一屁股坐下来,“他们说的实在是太难听了,可恶!可恶!”

“他们说,我已不是清白之身,说我和其他男子勾三搭四,说我是狐妖转世,专吸食男子精元?”说这些话的时候,夏傲雪还眯着眼睛,嘴角含着笑,仿佛根本就不是在说她。

“小姐,你怎么知道?”平安捂着嘴巴,难道小姐是神仙,未卜先知?看到夏傲雪那笑容浓浓的样子,又忍不住为她感到不平,“小姐,你怎么一点也不难过生气啊,看起来还很高兴的样子。”

本就是在她的预料中,有什么好难过的。

夏傲雪却没和平安说,只是吩咐她照常吃喝睡觉,就当做不知道这谣言。

三日后的傍晚,张妈来了后院。

“是张妈啊,快进来坐坐吧。”夏傲雪客气而又热情的招呼着。

张妈一脸嫌弃和厌恶的看着后院的主仆二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明日大太太和府里的小姐们要去天沐寺祈福,大太太格外开恩,让你也跟着去。”

夏傲雪点点头:“麻烦张妈跑这一趟了。”

第二日天色刚蒙蒙亮,夏傲雪已经开始更衣。自打重生之后,她的睡眠很浅,加上最近事情有些多,她睡的更少了。

小姐都起床了,身为奴婢的平安也不敢怠慢,顶着惺忪的双眼,捧上一件金丝绣花夹袄,看到夏傲雪略微惊讶的神色,平安解释道:“这是昨晚上二夫人吩咐吴妈给送来的。送来的时候小姐已经睡着了,就没唤小姐起来。二太太说到底是丞相府里的人,出去也不能太丢了丞相府的颜面。”

“好。”夏傲雪只是淡淡应了声,接过夹袄穿了起来,她今日打扮的很是清素,一身月牙色的长袖窄袍,配上这件金丝绣花夹袄,倒是格外的相得益彰,多了几分艳丽和妩媚。

主仆二人一路走到府门前,恰好也差不多都到齐了。

“母亲大人。”夏傲雪先快步走到大太太祁氏跟前行了个礼,恭敬道,“多谢母亲大人也让我跟着一起去天沐寺祈福。”

“嗯。”祁氏也只是淡淡点头,由吴妈扶着上了最大最舒服的那辆马车,紧跟着是北安容也上了这马车。

上马车前,北安容还不忘狠狠地剜了夏傲雪一眼,前几日太子吩咐侍卫特地送夏傲雪回府的事,她也听下人说起过了,只恨自己当时没在场,否则定要她好看。今日若不是母亲吩咐不要轻举妄动,自有人出手,只怕北安容已经几个巴掌甩下来了。

二太太和北秋姗一辆马车,大少爷北湛风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大太太的马车旁,而夏傲雪和平安,自然是坐上了最后那辆最破的马车。这破自然是和前两辆马车相比是破的,但也还没丢丞相府的面子。

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着天沐寺出发。夏傲雪坐在马车里颠簸着,只觉得头好像有些晕。

“小姐,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

“无妨,今日起的早,马车又颠簸,有些不太舒服。”

平安看了眼马车里,抱怨道:“真是的,这马车一块垫子也没有,这么硬的凳子和车身,能不颠簸吗?”平安虽是抱怨着,但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能出丞相府,和其他太太小姐们一起去祈福,已经是莫大的开恩了,哪里还敢提其他要求,不过是逞嘴皮子功夫罢了。

一个多时辰后,就到了天沐寺。因为这次还有几位娘娘带着皇子来天沐寺祈福,因而天沐寺只招待皇室和高官,其他香客今日就只能去其他寺庙祈福了。

马车停在了距离天沐寺还有一里的地方,因为前面是留给皇室的轿辇和马车停靠,一行人下了马车,徒步往天沐寺走去。

早上出门的时候似乎还是阴天,而此刻天空的乌云已经渐渐的褪去,周围浓郁的树木,一层叠着一层,无边无垠的碧色翻滚着,远处最高峰一道飞瀑直流而下,顺着陡峭的山势飞溅着水珠,层层而下,汇到山脚下一条涓涓而流的小溪。

寺庙外不远处有个小沙弥正拿着一把大扫帚,慢条斯理的清扫着院子,看见一行人走过来,双手合十,念念道:“阿弥陀佛,请慢走。”

可当他抬起头,看到夏傲雪的时候,不由愣住,可夏傲雪却是看也不看小沙弥,径直往外走去。

大师兄看见小沙弥盯着夏傲雪的背影发愣,走上前拍了小沙弥的脑瓜子,轻声喝道:“悟了,你怎么的这般被红尘困扰。看那女子貌美些,就如此毫不掩饰的盯着看吗?”

小沙弥委屈的揉着脑袋,急忙争辩道:“师兄误会了。前段时间在后厨的时候,见过那女子,还是柔柔弱弱的模样,可刚刚,那神情分明脱胎换骨,换了个人……”

还没说完,大师兄又拍了小沙弥的脑瓜子:“胡说,让你去后厨帮,怎么的又去看女子去了?再说,换了个人,他们家的婢女会不知道吗?”

大师兄还在念念叨叨的骂着,小沙弥悟了却还在兀自争辩,但是他刚抬起头看到那女子的那双眼睛,有着坚定的漆黑眸子,望之深邃无比,那从骨髓里渗透出来的淡然气质,让人见之顿生敬意。

大师兄又一拍悟了脑袋:“你这犯色戒和是比偷懒还要严重,那女子来不来与你何干?出家人心境要平。”

悟了似乎也有些不满,嘟囔着:“前晚上师兄的馒头被抢了,你跳的比谁都高,怎么不见得你心境有多平。”

“你……”

夏傲雪穿过天沐寺的正殿大门,走过画满十八罗汉的罗汉墙,正欲往后殿走去,不曾想迎面走来两人。一人黑色批衣,清冷气质俊朗五官,另一人白色披风,风流倜傥。

只听着黑色大衣的人轻柔的问道:“三小姐,进来可好?”

夏傲雪略一福身:“多谢七殿下关心,惜时很好。”

那黑色皮衣的,自然就是双腿有疾的七殿下宣承希,而那白色披风的,就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九殿下宣承江。

“三小姐也来祈福?”

“是,今日母亲大人允惜时前来,为父亲和母亲祈福。”

几句寒暄后各自离去,可这看似简单问候的一幕,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却是另外一番意思,特别是二太太母女俩的眼里。

“母亲,你那计划还没开始吗?”

“急什么,总要等角都上场了,好戏才有意思。”

等夏傲雪进了天沐寺大殿上,才发现今天来了很多人。

  •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截图1
  •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截图2
  •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