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品赘婿楚子羽萧冷忆-九品赘婿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 九品赘婿

九品赘婿

九品赘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一杆老烟枪2

时间:2020-03-02 14:56

评语:一切的报复现在刚刚开始!

《九品赘婿》的主角是楚子羽萧冷忆,作者是一杆老烟枪2,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赘婿逆袭复仇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八年前的楚子羽犹如一个丧家之犬离开了自己的生长之地,楚家就此消失了。八年后,楚子羽奉旨回来做了萧家的上门女婿,一切的报复现在刚刚开始!

精彩节选:

萧冷忆原本有些疑心,她猜不透赵二爷为何出手相救。赵二爷在江都城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伯爵府与他并无交情,难道其中另有蹊跷?

可听到楚子羽最后说的话,她的疑虑化作郁闷,恨铁不成钢哪,自己命苦嫁给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男人!

楚子羽不趁机结交亲近赵二爷,却嚷着叫着要大赌特赌,一辈子只适合当个胸无大志混吃等死的赌徒!

萧冷忆心灰意冷地瞪了楚子羽两眼,又见地上满是断指鲜血,急忙坐上轿子,催促着回府去了。

司马长风,你找死!楚子羽站在三老爷府前,面色冷峻。

不过他瞬间恢复了平静,小跑着去追萧冷忆的轿子,屁颠颠像个小厮。

看着萧冷忆的轿子行出巷子口,司马长风吐出一口气,又暴跳如雷:三才帮这群不讲信义的王八羔子,拿了钱不办事,还出卖了老子,难道不想继续在江都混下去了吗?

司马长风大为光火,本来想着今天势必狠狠教训楚子羽一回,让他非死即残,可结果与预想的天差地远,这算怎么一回事?

赵二爷是不是老糊涂了,为什么宁愿得罪司马府,也要护着楚子羽那个废物?

长风,那人说出了你的名字,会不会有事啊?萧冷薇问道,她方才被吓得够呛,胃里还有些不舒服。

能有什么事?要是楚子羽想要找我算账,我求之不得,他一条小泥鳅能翻起什么波浪,我动一动手指就能掐死他。至于伯爵府,他们有求于我,会为了那个废物女婿出头吗?

提起楚子羽和伯爵府,司马长风一脸蔑视,压根不放在眼里。

司马长风冷静下来,眼里又闪着狠毒之色:现目前没闲心去理会赵二爷,拿下织造局才是正事!

--

回到伯爵府,萧冷忆因为受了惊吓,自去闺房中歇息。

雪儿是个长舌头,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早就将在巷子中发生的事情说了出去。

哟,可把我吓个半死,你们没看见当时有多危险,那些恶徒有多凶狠!多亏咱们小姐英勇无畏,还有那个赵二爷见义勇为,否则我今天活不成了。

楚姑爷呢,他是什么样子?

雪儿给楚子羽泼脏水:别提楚姑爷,提起他来我就生气!那些恶徒指名道姓要找他的麻烦,他一个大男人吓得哆哆嗦嗦,躲到小姐背后当缩头乌龟,呸!

下人们义愤填膺声讨楚子羽,都说大小姐嫁了一个靠不住的窝囊废。事情传扬开来,最后落到了伯爵夫人的耳朵里。

伯爵夫人当即传唤女儿、女婿去见她,细细问了事情经过,又是庆幸又是恼怒,拍着桌子大骂。

楚子羽啊楚子羽,你不但是个窝囊废,还是个扫把星!幸亏老天爷保佑,冷忆没有出事,否则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楚子羽哭笑不得,明明是司马长风雇人行凶,不去怪罪这个罪魁祸首,怎么骂起自己来了?

我没想到司马长风会这样狠毒下作,他找人来杀我

你闭嘴!要不是你得罪了冷薇,司马长风会这么无理取闹吗?怎们,你还想着让我们替你出头,给你打抱不平吗?做梦!伯爵夫人只管拿楚子羽撒气。

周管家走进房中,说道:夫人,您别急着生气,还有更坏的消息呢。织造局派人来禀告,库存的棉花所剩无几了,只能支撑三天,三天后供应不上棉花,就要停工了。

什么,只有三天的存量了?伯爵夫人右手扶住额头,嘴里直抽冷气。

停工罢产,一天要损失多少银两不说,朝廷的差使完成不了,那才是要命的!

萧冷忆问道:周管家,萧冷远就在织造局管事,他怎么不亲自来告知一声呢?

他派人带话说生病了,一直躲在家里闭门不出。周管家答道。

伯爵夫人一点头绪也没有,看向自己的女儿,呜咽着说:冷忆啊,这可怎么办?你父亲生了重病,二房袖手旁观,三房胳膊肘往外拐,冷弘年纪还小,你嫁了个男人却指望不上,咱们娘俩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萧冷忆自知伯爵府的重担全压在了自己肩头,她只能故作坚强:娘,要不我再去司马府谈一谈?身段放低一些,兴许有用。

没用的,司马府居心不良,觊觎织造局的差使,去谈判也是与虎谋皮,咱们另想办法吧。楚子羽插话道。

伯爵夫人吼道:你懂什么?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要不是你得罪了冷薇,会到这种地步吗?

萧冷忆想起白天与司马长风交谈时的情形,心里有几分赞成楚子羽的看法,司马府来者不善,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确实需要另想法子。

周管家,据你所知,江都城除了司马府,还有谁家也囤积了棉花?

听见萧冷忆这一句话,楚子羽暗中点头,自己的妻子还算清醒有头脑。

周管家想了半晌,扳着指头说:小门小户的人家不说了,找他们没用,不必费事。我听说刘府、陈府也囤积了不少,两府加起来应该有两三万石,要是能从他们手里买到棉花,大概还能支撑半个多月。

刘府、陈府都是江都城赫赫有名的商人世家,他们两家财力不如司马府,但在江都城也是位列前茅的。

萧冷忆雷厉风行,当即吩咐周管家备轿,带着雪儿前去拜会刘府、陈府。

来到陈府门前,递上名帖之后,府上的下人进去了很长时间才出来,语气极为冷淡:老爷病了,不见客!

随即嘭的关了府门,让萧冷忆吃了一个闭门羹。

雪儿叉着腰咒骂:摆什么谱,咱们小姐贵为伯爵府长女,屈尊降贵到府上来,你们竟然不迎进去款待,这是什么道理?

萧冷忆在轿子中长叹一声:雪儿,休要聒噪!走吧,咱们到刘府去。

刘府还算客气,迎接萧冷忆进了府中,端出茶水点心招待,刘老爷也出来相见了。

萧冷忆觉得有几分希望,恳切地说:刘老爷,家父以前与你颇有交情,你好歹看在家父的面子上,将府里囤积的棉花卖些给我。伯爵府度过此次难关,定然感激你的恩德!

刘老爷肥头大耳,笑呵呵地说:可以啊,我府里有一万多石棉花,你需要多少?

全都要了!萧冷忆欢喜万分,心想还是父亲的面子好使,定下心又问道,价格如何呢?

既然是与贵府做生意,当然要厚道仁义一些。刘老爷抬起一只手,比划着两个肥胖粗短的指头,八两银子一石!

啊,八两银子?萧冷忆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司马长风狮子大张口,也只要了六两银子一石,刘老爷开口就是八两,还说厚道仁义,要不要脸的?

刘老爷,你在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萧冷忆心头发紧,竭力克制住情绪,咬着牙说:我记得当年刘府遇到困难,求到伯爵府来,是家父通过织造局的关系帮了刘府大忙。刘老爷,你不念一些旧情嚒?

大小姐,瞧你说的,我怎么不念旧情了?就因为我感激伯爵府的恩情,才卖一石八两银子,换作别人,我得要十两呢!

刘老爷说出这么一席话,却是脸不红心不跳,那神情作态让萧冷忆犯恶心。

既然如此,打扰了,告辞!萧冷忆红着眼睛走了。

刘老爷慢慢地呷了一口茶,拖长腔调说:慢走,不送啊,我有空去看望靖宁伯。

萧冷忆出了刘府,坐进轿子里,眼泪止不住地大颗大颗往下滚。但她不敢哭出声,咬得嘴唇发紫。

却说刘老爷送走萧冷忆之后,转身进了书房,大声笑道:司马公子,陈老爷,我将萧冷忆打发走了。我看她楚楚可怜快要哭了的样子,还真有些心疼呢!

原来司马长风与陈府老爷就在刘府,他们听了刘老爷的叙述,同时朗声大笑。

陈老爷嘴里不积德:刘老爷,你不会想老牛吃嫩草吧?萧大小姐确实漂亮,是江都城第一大美人,可惜嫁了个窝囊废!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等伯爵府衰败了,她萧冷忆再漂亮也没用,指不定为生活所迫流落风尘,到时候我去吃一吃这棵嫩草,有何不可?

三人又是一阵大笑,司马长风站起来说道:两位,只要咱们同心协力斗垮了伯爵府,将织造局夺到手中,我保证答应给你们的股份一成不少,而且你们想要多少如花似玉的姑娘,我都送给你们!

有司马公子运筹帷幄,得到织造局如同探囊取物。司马府吃肉,咱们跟着喝汤,这辈子就有赚不完的钱了!刘老爷大拍马屁。

  • 九品赘婿 截图1
  • 九品赘婿 截图2
  • 九品赘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