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龙魂陆小九关诗雨在线阅读by第一修罗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 我的老婆是龙魂

我的老婆是龙魂

我的老婆是龙魂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第一修罗

时间:2020-03-09 15:23

评语:这是要变天了!

《我的老婆是龙魂》的主角是陆小九关诗雨,作者是第一修罗,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都市玄幻爽文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身为一个命不详之人,陆小九一直谨记着爷爷的教诲,直到那天,风云突变,一系列的阴谋和变化接踵而来,陆小九知道,这是要变天了!

精彩节选:

盒子里,是一张血淋淋的人脸,一张被剥了皮的人脸。

黑洞洞的眼匡还在向外流着殷红的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虽然仅仅是一张人脸皮,可我还是认出来,这张人脸是黄彪的。

纵使我下午还没有吃饭,可胃里面还是忍不住的一股酸水涌了上来,趴在一边干呕起来,无法想象这种恐怖的事情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

是谁干的这种缺德事?又是谁害了黄彪?

这些我都可以不去想,但是我知道将东西送过来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猛然间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然而刚想到这里,门外就想起了警笛声,又快又疾,眨眼间就到了我家门前,十几个拿着手枪的警察一脸戒备的冲了进来,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我。

不许动,你涉嫌谋杀,我们现在正式逮捕你。

我顿时懵了,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怎么的我就成了杀人犯了?

这时候,警察也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木盒子以及里面躺着的那张属于黄彪的脸皮,这些警察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有好几个扭过头跟我一样呕吐起来。

人赃并获,给我带回去。领头的何涛怒喝一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将这张单脸皮送过来了,原来是想栽赃陷害。

这不是我干的,是有人送过来的。我无力的辩解着。

有什么话回警局再说,带走。

就这样,我被带上了警车,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很显然,我被当成了杀人犯,而且是那种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就像所有人看见的那样,人赃并获。

很快,我被带到了警察局,直接送进了审讯室,然后连夜对我进行了审问。

我的对面坐着两个年轻的警察,是负责审讯我的人,其中一个是刚才抓捕我的何涛叫何涛,,另外一个是个稳重的中年警察叫刘辉。

问了我的基本信息后,刘辉突然插嘴问了一句,你爷爷是陆云霄?

我诧异的看向他,然后点了点头,他没有再说话,随后示意何涛继续。

为什么杀人?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警察同志,我没杀人,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杀了人。

狡辩是吧,那黄彪的脸部皮肤怎么会在你的家里面?何涛威严的看着我喝问道。

我哪知道,我睡的好好的,有人敲门我起来一看,就看见门口放了个盒子,我刚拿进来打开,你们就冲进来了,警察同志我真的是冤枉的。我说道。

何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当我们是傻子吗,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我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的好。

我也有些恼火了,想了想开口问说道:警察同志,这种事讲究证据,黄彪是什么时候死的我都不知道,这事真的不是我做的。

哼,还敢狡辩,我们在犯罪现场找到了你的指纹,等下结果出来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按理说,他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我应该感到放松,毕竟犯罪现场跟我没有关系,不可能留下我的指纹,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竟然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候,审讯室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警察拿着文件夹走了过来。

结果出来了,犯罪现场的指纹和嫌疑人的指纹完全吻合。

我一听这话顿时如傻眼了,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犯罪现场和嫌疑人的指纹对比,根据数据库指纹资料显示就是犯罪嫌疑人陆小九无疑。

这一下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何涛正义凌然的看着我。

这一刻,我感觉天塌了一样,脑袋里面跟进了浆糊一样一片混乱,一切来的个太过于突然,让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和辩解的机会,指纹都出现了,我还怎么狡辩

现在,你可以交代犯罪经过了吧?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可到底是谁要害我?先是在犯罪现场杀了人,留下了我的指纹作为证据,然后将黄彪的脸皮送到了我的家里,一切做的竟然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的瑕疵。

不,任何犯罪个栽赃都不可能天衣无缝,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有破绽有漏洞的,我必须冷静下来好好的思考,

我强自让自己冷静,然后开始整理整个事件,渐渐的我的大脑一点点的清晰起来,突然,我想到了很重要的一点,如果我能提供我不在场的证据的话,就能证明我是无辜的了。

对,就是这样,我仿佛找到了突破口,猛地抬起头。

警察同志,请问黄彪是什么时间段遇害的,如果我能提供我不在场的证据的话,是不是可以洗脱我的嫌疑。

何涛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如果你真的能够提供不在场的证据,而且是确凿有用的证据的话,当然可以证明你的清白。

我心中大喜过望,我能知道受害人是什么时候被害的吗?最好具体的时间。

何涛和中年人对视一眼,中年人点了点头,何涛这才说道:

黄彪被送到154医院的时候,是早上六点五十分,当时医院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所以他被安排在临时病房,由当时的值班护士负责照看,而被害人就在医生赶来的途中被残忍杀害,整个过程不足五分钟,这个过程刚好护士出了趟门拿药,回来的时候,黄彪已经被害

五分钟?我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要知道人体的皮肤组织是及其复杂的,而且非常纤薄柔软,分为表皮真皮,皮下组织然后是脂肪,想要将人皮剥下来是一件及其费功夫的事,怎么可能五分钟就能做到呢?

除非,凶手使用了什么特别的工具。

不过,现在不是我想这些的时候,我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证明我当时并不在场。

我捋了一下时间问道:也就是说凶手犯罪的时间应该是在七点左右对吗?

准确说,是六点五十七到七点零三分之间。何涛沉声说道,并没有在这件事上隐瞒我。

七点,刚好是我和关诗雨分开后回到家的时候,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正好是我发现棺材回井的那个时间段。

七点的时候,我在自己家里,并没有外出。我说道。

有证据可以证明吗?何涛问道。

这一句话就把我问的熄火了,这个时间刚好是唯一没有证据的时候,过了这个点关诗雨就来找我了,可那也是八点左右的时候,我特么竟然没法证明自己不在犯罪现场。

我再次陷入了绝望。

何涛见我脸色难看,也跟着皱了皱眉头。

这么说,你是没办法拿出不在场的证据了?

我此刻心中绝望无比,看来这就是一个针对我部下的死亡陷阱,设局者了解我的一切行踪,精密的设置了时间,然后留下我的指纹,目的就是置我于死地。

到底是谁?谁知道我的一切?

然而,让我绝望的事情还在后面。

这时候大门又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女警冲了进来。

刘队,外面有人送来了个u盘,是犯罪现场的视频,你快过来看看。

这位刘队一听这话不敢耽搁,连忙起身出去了。

没多久,刘队重新走了回来,脸色阴沉的厉害,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好似在看魔鬼一样,又带着一丝复杂。

陆小九,这一下我看你还如何狡辩。

说着,他向着旁边摄像机说道:把视频切进来。

我的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很快,墙壁的电视上,一个视频画面被切了进来,视屏里显示的画面的确是医院的病房,黄彪躺在病床上,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兜帽的黑衣人,正微微的弯着腰,在黄彪的面前一下又一下的动着。

那动作分明就是在剥黄彪的脸上,因为白色的床单正在变成红色。

视屏中他的身子堵住了血腥的画面,病床上的黄彪一动不动,看上去及其的诡异,可我知道黄彪之所以不动,那是因为他的身体里面已经没有了骨头。

视频持续了十几秒之后,黑衣人停止了自己动作,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多了一张血淋淋的人脸皮。

这画面虽然没有电影看着血腥逼真,可却更加看的人头皮发麻。

黄彪就这样活活的被人撕掉了脸皮,没有声音,也没法动一下。

真正让我绝望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黑影突然扭过了头,面向着镜头露出了他的狞笑脸。

就一眼,我顿时感觉到大脑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因为,视频里的黑衣人,竟然是我自己。

  • 我的老婆是龙魂 截图1
  • 我的老婆是龙魂 截图2
  • 我的老婆是龙魂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