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凤台商细蕊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剧情小说 > 程凤台商细蕊小说

程凤台商细蕊小说

程凤台商细蕊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爱奇艺文学

作者:水如天儿

时间:2020-03-24 16:20

评语:最叫座的角儿。

主角是程凤台商细蕊的小说叫做《鬓边不是海棠红》,是作者水如天儿所著新书,在这里提供程凤台商细蕊小说在线阅读。商细蕊现在还记得自己师父和自己说过的话,他说如果只比别人强一点,那么一定会被拉踩,但要是比别人强很多,就会被别人捧着,既然做了,那他就要做戏园子里最叫座的角儿。

精彩节选:

姜老爷子在梨园行,还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想训谁就训谁。他这样一呵斥,戏子们都板起脸来不敢笑了,更不敢再站出来替商细蕊说话。平心而论,姜老爷子记恨水云楼挤兑了荣春班是真,看不惯商细蕊恣意纵横,颠覆了京戏的传统也是真。打从商细蕊进北平开始,老头手里就攥着一个耳光,憋着找茬给他来一下,杀一杀他的威风,正一正梨园行的风气。无奈商细蕊出身世家,为人又大方,又随和,在行里人缘还真不错,与各位高官名士也都说得上话,姜老爷子思来想去忍得咬碎了牙,没敢贸然把这一耳光抽出去,为的就是投鼠忌器。然而这一耳光攥到今天是再也攥不住了!姜老爷子知道,错过了商细蕊这一次话柄,这一次风头,再要等,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他年纪大了,他等不起!几个儿子弟子呢,与商细蕊平辈论交,顶多使些暗招子中伤他。商细蕊这样的红角儿,闲言碎语权当戏服的花边,一人一嘴说着,只有更给他添彩添名声,唯独当众打脸才是真招!放眼如今梨园行,能打着商细蕊的,可真不多了!

姜老爷子趁着刚才鸦片的那一口精神气,怒喝道:“没师门没王法的小畜/生!你爹活着还得叫我一声大师兄,我能不顾一张老脸冤错了你?今天要灭不了你这股子妖风,扶不了梨园行的正气,我死了都没法儿见祖师爷!还不快跪下!给祖师爷,给你爹认错!”老头这把子唱花脸的调门,抑扬顿挫源远悠扬,还真有点当年包龙图的意气,不管究竟是怎么个用心,听着倒是很公正,很正义的,让人心中俨然一凛。

商细蕊好些年没受过人这样呵斥了,不由得愣了一愣,抬眼不可思议地望着老头儿。挨了训斥不过是丢人现眼,这要给祖师爷跪一跪,等于推翻之前所有的新戏,承认自己演歪了,演错了,演过界了,这可万万不能够!商细蕊怒气一冲。钮白文站在姜老爷子身边横眉毛立眼睛的朝商细蕊摆手,示意他多多忍耐。商细蕊今天要是对姜老爷子有所不敬,那忤逆师门的罪名是很大的,恨着他的同行如果拿这事做文章,文章题目也不小。想当年有一位红极一时的大武生江河月,就是受了自己亲师父的暗算,逼他做出忤逆之事,结果被京津两地梨园界联手封杀,弄得南下武汉现在还回不来。

商细蕊太知道这其中的利害了!姜老爷子带了这七八个徒弟压场,他要走走不了,动手只有吃亏的份,还落个大罪名!商细蕊喉咙里咽下口气,目中几乎闪了点泪花,一犟脖子说:“我没错!我没往淫戏里演!我问心无愧!”

姜老爷子一拍桌子:“放肆!你还敢犟嘴!”

一老一小斗鸡一样斗上了,僵持半晌,四下无声。又是四喜儿先活络过来,他作为姜老爷子的同辈人,这个时候是有资格说两句的,只见他摇头晃屁/股走到祖师爷牌位前,双手合十拜了一拜,然后从襟扣里抽出手绢,擦着商菊贞的牌位装模作样地哀嚎说:“老商爷哎,您可怜呐!千挑万选的,花了半辈子的心血调/教的孩子,这样给您不长脸!您的名声全得毁在他手里!是要晚节不保啦!您快显灵说句话吧!”

四喜儿要威信没威信,要德性没德性,梨园行里没有看得起他的人,他还自臭不觉,不知道低调一点,还在那搓火苗子。商细蕊不便顶撞师大爷,对他可不客气,瞅了他一眼,说:“你怎么知道我爹不答应我的戏?你到下头去问过他不成?我的戏,我爹一准喜欢!”

众人嘴角都和克制地抽动了一下,仿佛是忍不住笑了笑。四喜儿对这种嘲讽的神情太过熟悉,立刻一股羞怒涌上心头,把脸一翻,指着商细蕊说:“商小三儿!你还得意!别以为你唱/红了,这梨园行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你的天下!你就能横行霸道,掐尖占好!你的戏迷敢为了你杀人放火,攻城掠寨的!什么好事儿都替你捞着了!你多威风呀!我是过了景儿的老蚂蚱啦!我收拾不了你,自有人收拾你的……”商三原是商细蕊的排行,离开平阳就很少有人这么叫他了,以至于要不是四喜儿把手指尖戳到他鼻子上,他都没反应过来这说的是他,他明明一点儿也不霸道的。那手指甲说着说着,耀武扬威地似乎要挠人了,商细蕊捉过四喜儿的手腕,使巧劲一推,四喜儿连退了四五步,哎哟一声跌坐到椅子上,很闹疯地还要跳起来打人。

姜老爷子拐杖剁地,瞪了四喜儿一眼:“够了!不像话!”四喜儿说得全不对劲,几乎已经把今天的题目点出来了,不能再让他开口。姜老爷子眼珠子一转,由下至上,阴惨惨狠丝丝地盯着商细蕊,手却指着下首坐着的一应戏子:“你是先出了道,成了老板,后才拜见的我这个师大爷,想必对我不服。今天我特意请了这么些名家名角做公断,你问问,这么些同行,但凡有三位说你的戏没错,这一篇立马就揭过去了!”

姜老爷子说的是风凉话。之前站出来一位同行替商细蕊说了话,结果被姜老爷子斥骂一通给骂蔫了以儆效尤,现在说要讨公断,谁还敢出头找没脸呢?混在人群里不声不响默默无闻,也不算得罪了商细蕊,就算商细蕊日后要怪罪,也有个法不责众的道理。但要是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心里话,独个儿竖靶似的点了眼,那可就遭殃了!说不定商细蕊就要在这次翻船,被整个梨园行讨伐,孤立,排挤,成为下一个江河月,难道谁还愿意陪着他连坐?对不住,没有那么深的交情!人呐,还是顾着点自个儿吧!

于是在座的各位,低头看地的,抬头看天的;女人看指甲,男人吸鼻烟。既没有指甲也没有鼻烟的,掰着戒指品鉴那宝石的成色。横竖都不去看商细蕊,因为心里过意不去;也不敢看姜老爷子,怕被误以为挑衅。正是与己无干,高高挂起,于自身无益的事,半句也不肯多嘴。要不然说,梨园行一个赛一个的,都是琉璃蛋子成了精呢!今天够格收到姜老爷子邀请的,更是大浪淘沙中的硕果,很会分辨风向的了。

  • 程凤台商细蕊小说 截图1
  • 程凤台商细蕊小说 截图2
  • 程凤台商细蕊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