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姜娆晏安的小说-表妹多娇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姜娆晏安小说

姜娆晏安小说

姜娆晏安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杜卿卿

时间:2020-03-30 17:44

评语:像个顽皮的孩子。

姜娆晏安小说《表妹多娇》,作者:杜卿卿,提供姜娆晏安小说阅读。表妹多娇小说主要讲述了:姜娆一直都倾慕自己的表哥晏安,在外人眼里看来他就是一个翩翩公子。只有对她的时候,老是喜欢欺负她,像个顽皮的孩子。

精彩节选:

席内众人话着家常,不多时,晏安一袭锦衣长袍,玉冠束发,清风般怡人清朗,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连带着整个屋子都亮堂几分。

他环视一周,目光移到那个湖碧色身影处。

屋中数人,一眼望过去,独娆表妹风姿最为出众,纤腰挺直,露出修长的脖颈,周深气度端庄优雅又自然,举手投足间尽显贵女良好教养,一切浑然天成,感受不到丝毫刻意。

“二郎让我们好等,可见是没把姑姑放在心上。”晏氏面色带笑,打趣道。

晏安清朗一笑,如山巅白雪消融,“姑姑这话让侄儿伤心,侄儿前几日得了些好东西,特意给姑姑和姑父留着,方才也是因此耽误了些时间。”

“哦,这可是二郎你自己说的,若不是什么好东西,姑姑可要罚你,罚你什么好呢?”晏氏眉梢笑意正浓,“就罚你留在南阳多陪姑姑几日。”

晏安轻笑一声,示意一旁的小厮将东西呈上来。

“独山玉养人,侄儿前几日在独山深处偶得几块上好的暖玉,送给姑姑和姑父。”

晏安给晏氏和姜侯爷送上独山暖玉,羊脂玉晶莹剔透,暖玉养人,晏氏二人自是满意接下。

他接着冲着一旁的丫鬟示意,丫鬟鱼贯而入,捧着开封美味珍馐。

蜜饯果脯、蟹黄小饺、松子鹅油卷、芙蓉糕、樱桃冰酥、闹厅羊、荔枝腰子等,紫檀木案桌上摆满各色吃食。

晏氏面含欣喜,眼眶泛起点点泪光,“这都是我未出嫁前经常吃的东西,好久没尝到了。”

晏安夹起一筷子放入晏氏面前的瓷碟中,“侄儿知晓姑姑肯定馋了开封珍馐,特意带了晏府的厨子来,给姑姑备上这些地道的吃食。”

“二郎有心了!”晏氏笑意满满,尝了几口,连连点头,“还是记忆中的口味。”

她自打嫁给姜侯爷,跟随着姜夔南征北战,多么艰苦的环境都经历过,何曾在意这些吃食。后来在南阳城待了这么多年,更是甚少尝到开封的吃食,甚少吃到还是姑娘时最喜爱的零嘴。

人老了,在意的不是吃食,而是家的味道,看着这一桌珍馐,宛若回到了从前未出嫁在父母膝下的日子。

“姑姑一见到二弟,便将其他侄子侄女抛到脑后了。”晏大郎晏池玩笑一句,佯装吃醋。

晏氏笑着回了一句,“不拘哪个侄子侄女,姑姑都喜欢,当然,若是大郎你多给姑姑送些好东西,姑姑一定最疼惜你。”

有了晏大郎插科打诨,晏氏思家之情缓解许多。

晏氏格外喜欢这些侄子侄女,话题也多在晏安和宴池兄弟二人身上。

“打你们到侯府第一日,姑姑便盼着及时见到你们兄弟二人,没曾想二郎让姑姑好等。”

“侄儿也盼着与姑姑见面,然与独山隐居的大儒早有邀约,不便推辞。让姑姑久等,是侄儿的不是。”晏二郎玉面带笑,解释道。

姜娆听闻这话,不由得将目光移到晏安身上。

独山归隐不少当世大家,不慕富贵。诸多权贵几顾茅庐,只求与这些大儒见上一面,然每每失败而归,难以与大家见面。

这晏二郎,能与大家见面,看他话中意思,还是早已有约定,看来与这些大儒交情匪浅,倒是令人惊讶。权贵梦寐以求的事情,放在晏二郎身上,倒是颇为轻易。

诸人又说了几句玩笑话,宴席开始,珍馐美馔,举杯推盏。

没有外人在场,也没有太多讲究,在座的诸位好不热闹,谈笑风生。

姜夔最在意的,自是朝堂大事,他自打受封南阳侯,再未踏足开封一步,趁此机会向晏安与晏池一一询问朝中之事和昔日好友。

“这么多年未回到开封,也不知当初那群马背上打天下的旧友如何?有时半夜醒来,倒是颇为怀念那段意气风发的时日。”姜夔感叹道。

祁宣帝登基后,在天子身旁出谋划策、勇武杀敌的那些功臣都得了重用,封侯加爵。

姜侯爷又道一句:“像周大将军、勇武侯这些人,我们之间可是过命的交情,他们二人留在开封,伴陛下左右,陛下仁慈,也算是享尽荣华富贵。”

晏安虽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这个大姑父,然姜侯爷昔日骁勇事迹,晏安知道不少,也颇为佩服,想起离开开封前从太子那处听到的消息,晏安忍不住提点几句。

“姑父英勇,守卫大祁子民,这么多年实在不易。”

面前案桌珍馐美馔,清酒醇香,晏安道:“侄儿听说,过几日朝廷要有一番大动作。陛下最近常因忧愁夜不能寐,时时梦到当日登基时的场景。”

听到晏安这没头没脑的一番话,姜侯爷身子一滞,面上笑意僵持,举盏的手定在那里,过了片刻,将那一盏酒一饮而尽,复又重重放下酒盏,力气颇大,几乎是砸在案桌上面。

姜侯爷唇角笑意带讽,“姑父知道了,江山是陛下的江山,君有令将不能不从,陛下欲如何,做臣子的受着便是。”

听到这一通回复,晏安知道姜侯爷已明了自己话中的意思,关于这件事朝廷还未下命令,他只能隐晦的提点几句,好让姑父有所防范。

离他们不远的姜娆,听到这些对话,眸光闪烁,看来风雨欲来。

她虽不曾参与政事,可读过不少史书,也时常听姜侯爷谈起朝中大事。

祁宣帝昔日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最后皇位能落在他头上,最大的助力便是那群忠心耿耿的谋士和将士。

最后也正是这群人,打败了虎视眈眈的外敌,收复大祁领土,同时威慑其他几位皇子,让祁宣帝得以在开封黄袍加身,登上帝位。

祁宣帝登基后,对那些功勋之臣大肆封赏,赐他们爵位和封地,允手下有将士,如姜夔,成了南阳侯,带三千兵马,驻守在南阳城。

祁宣帝曾对这群打下江山的功臣说过一句话:“君臣之间,两无猜疑,上下相安。”这句话传出去后,大祁子民纷纷称赞天子仁厚。

然,如二表哥所说,陛下想起昔日登基事宜而忧愁不能寐,天子忧愁的,怕是有人再次效仿,若是哪一日再出来一个黄袍加身、众望所归之人,那么祁宣帝的皇位必将不稳。

皇帝之忧应何解?当然是收缴所有有威胁之人手中的兵权,祁宣帝便无事、无人可忧。

这样一来,如姜侯爷这些人,有封地、有威望、有兵权,便首当其冲。

在姜娆细细琢磨晏安那一番话时,晏氏出了声,“娆儿,想什么呢?”

姜娆收敛思绪,扬起美眸,目光正与对面的晏安碰上,她不动声色移开眼睛,好听的声音响起来,“本以为南阳城吃食美味,可今日托二表哥的福,得以品尝众多开封珍馐,女儿在想,若是有机会,定要去开封一看。”

二表哥粗粗提点几句,可见是不想他人知晓此事,再者这也只是姜娆一人猜测,做不得真,是以她并未将心中所想尽数道出来。

晏氏点点头,未再继续发问,接着看向姜侯爷和宴安、晏池,“平日一天到晚处理政事,今个是家宴,还要听你们几个说起朝廷大事。不说那些事情,说些轻松的。”

遂晏安几人不再谈论朝中事宜,重新换了个话题,说了一些开封有趣的人和事,晏氏也捡了南阳城这边一些轻快的趣味分享出去。

席间热热闹闹,一派和睦,直到夜深方才散去。

离席前晏安的母亲阮氏,告知晏氏三日后要归家离开南阳城。

晏氏并没说太多挽留的话语,她心中虽万般不舍,可也知大家都已成家立业、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哪能长久在侯府做客。

她盘算着阮氏一行人出发前应备的礼物,还要写上几封家信托长嫂带回去,等事情想的差不多,晏氏因饮酒而昏昏沉沉的脑子再也受不住,沉沉睡去。

阖眼入睡的那一刻,晏氏看着身旁相守一辈子的夫君,又想起那两个如珠似玉的女儿,心中只觉圆满,她只希望可以这么幸福的过一辈子,再无他求。

夜色已深,月华如水,侯府内静谧又安详,只有那不知疲倦的虫鸣不断。

珠玉院里,姜娆白皙额间出了一层细密薄汗,不知梦见什么场景,又一次沉沉坠入梦中。

  • 姜娆晏安小说 截图1
  • 姜娆晏安小说 截图2
  • 姜娆晏安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