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伊凡颜柯小说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熊伊凡颜柯小说

熊伊凡颜柯小说

熊伊凡颜柯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未眠君

时间:2020-04-02 10:15

评语:没有机会。

主角是熊伊凡颜柯的小说叫做《初恋了那么多年》,是作者未眠君所著新书,在这里提供熊伊凡颜柯小说在线阅读。熊伊凡最后还是选择找到颜柯告白,因为她是真的想要知道颜柯对她是什么感情,是不是真的喜欢她,还是他们之间没有机会。

精彩节选:

清晨的公交车站,焦急等候着的人群之中学生居多。

就算是在夏日的尾巴,早上还是有一丝凉意。空气略显潮湿,已经说不清是源于梅雨时节的哪一场雨。飘散着的草木清香,还伴着残花最后一缕芬芳。

熊伊凡紧了紧校服,手中还捧着新买的煎饼果子,猛吹了几下,随即大口吃了起来。嘴里被填满,脸蛋鼓鼓囊囊的,就好似一只贪吃的鼹鼠。

她身边还站着好友丁茗。与她的瘦小相比,丁茗身材要丰盈许多,脸蛋圆圆的,眼睛也水汪汪的,煞是可爱。丁茗捧着一杯豆浆,一口一口地吸着,同时探头去看车来没来,憨态可掬如同小巧的不倒翁。

两人时不时会交谈几句,然后毫不嫌弃地交换手中的食物。

她们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少年,与她们穿着一样的校服,颜色崭新。车站之中的女生总在时不时地向少年投去目光,眼神暧昧。在一群学生之中,他能够轻易地脱颖而出,恐怕是因为他有一张极为俊俏的脸,皮肤白皙,眉眼好看得不像话。回避众人目光的时候,他的眼帘微微下垂,长而浓密的睫毛好似投下了一片热带雨林。

他此时的神情极为忧郁,好似在思考什么,让人不忍心去打扰。众人却不知晓,他只是想去问问煎饼果子是在哪里买的,又怕被熊伊凡误会为是在搭讪……

犹豫之中,沉思让他变得深沉,轮廓也更加深邃。

公交车摇摇晃晃地开来,速度缓慢,车中黑压压一片,没有覆灭众人的期待,反而让他们燃起了斗志,蜂拥着挤到了公交车的门口,生怕落后半分会被公交车遗弃。

熊伊凡见丁茗艰难地拎起行李箱,当即用胳膊撞了撞丁茗,示意着什么,丁茗会意地点头。熊伊凡将剩下的煎饼果子一口气塞进嘴里,扔掉塑料袋,直接用校服擦了擦手。她的动作十分利落,背着硕大背包的同时,又将丁茗的行李箱扛了起来。

丁茗很是自然地从熊伊凡兜里掏出张学生卡来,说道:“我帮你刷卡。”

两人一起上车,动作自然流畅,完全不在意周围人震惊的目光。

少年睁大了一双眼睛,一直目送两人上车。片刻的愣神,让他被甩在了队伍最后面。他动作有些缓,就好像久久不肯入戏的演员,找不到自己的角色,毫无战斗力地跟在队伍后面,还没上去,车门就关上了。他认命地准备等待下一辆车,谁知在车外就听到了熊伊凡的声音:“师傅,等会儿,下面还有个学生呢,错过这班车就要迟到了!”

“你自己看看,上不来人了啊!”司机嗓门也不小,也不知是不是被熊伊凡的大嗓门感染的。

“没事,我能把他拽上来。”

熊伊凡放下行李箱,蹿到门口,车门打开的瞬间便将少年拽上了车,将他硬塞进了人群里面。周围怨声连连,熊伊凡却笑嘻嘻的,笑容明媚,宛若一轮耀目的太阳:“大家都互相体谅一下,都不容易。”

原本优雅的少年被拽得极为狼狈,还没站稳车就移动了。他抬头的时候,熊伊凡已经重新挤回丁茗身边,好让丁茗扶着她。从头到尾她都没正眼瞧过他,使他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师傅,开车吧,冲啊,前面是绿灯!”熊伊凡又喊了一声,引得司机大笑不止。

少年啼笑皆非,抬起手腕来看,上面被握得红了一圈,就好似戴上了红玛瑙的手链。直到车行驶到学校门口,那圈红印也没掉下去,真不知是他的皮肤太过于娇嫩,还是女生的力气太大。

之后很久,少年才意识到,他当时如果去问熊伊凡煎饼果子的摊子在哪里,她不但不会误会,说不定还会答应下一次帮他带一份。

这个熊伊凡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好心肠,对陌生人也是一样。

更何况,他在她心中,绝对是位置极重的“陌生人”。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教室,在课桌与地面上留下斑驳的光影,犹如夏末与初秋交织的网,让高二(2)班的气氛更加火热。

熊伊凡坐在书桌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黑板上的“正”字看,书桌底下的手捏成一团,指尖也微微泛起粉红。

班级中不少人会时不时地看向她,她有所察觉,尽可能地笑得自然,嘴角倾泻而出的却是一丝抑制不住的失落。

丁茗则是气鼓鼓地仇视班中的众人,让他们纷纷低下头,可惜,情况无法改变。

站在讲台上,用马克笔写着“正”字的是前任班长唐糖,听名字就是一个甜美的女孩。

她是学校里面公认的校花,皮肤雪白之中泛着一股晶莹,眼睛乌黑澄澈,透着一股机灵。她的五官极为精致,搭配巴掌大的小脸,更显得她楚楚可怜,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郁郁气质。她身材纤细修长,让人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不然怎会穿着学校蓝白相间的运动服,也能穿出别样的韵味来。

她虽然瘦,胸围却极为可观。

熊伊凡也瘦,却是一马平川。

或许,差距就在这里。

熊伊凡今天竞争的也是班长的位置,她原本以为,高一时唐糖之所以会做班长,是因为大家互相之间都不熟悉,看她长得漂亮,外形很好,才会一起选她。经过一年的时间,大家也能看出,一直是熊伊凡在帮唐糖处理班级内部的事情,唐糖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外加熊伊凡人缘很好,这一次的竞选势在必得,偏偏……还是落后了那么多票。之前答应过会选她的人,最后还是选了唐糖,倒戈的人中,怕是男生居多。

这更让熊伊凡感叹:长相决定命运。

投票结束,胜败分明,无力回天。

唐糖看着投票结果,随后轻描淡写地一笑,说道:“我又是班长了呢,希望新的一年里,我们能够互相关照。”

班级里面响起了掌声,班主任也微笑着鼓励。

熊伊凡看着,跟着微笑。而那种淡淡的苦涩,只能在心中流淌,无处诉说。

下课后,便有一群女生围住熊伊凡,在她的书桌边含沙射影地嘟囔:“哼,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还不是那副德行,说得好好的,改得还挺快!恶心!”

“可不就是,一会儿我就去找找那些投票的纸,认认字迹!看谁出尔反尔。”

男生们聚集在一处,几人之间来回丢着篮球,只恨课间休息的时间太短,不够他们打一场比赛。听到女生们的话,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有几个人已经开始起哄了,齐小松首当其冲:“熊哥你别灰心,班长没选上,我们集体选你做女体委怎么样?”

丁茗听了,直接咆哮:“体委!这可是女汉子干的活儿,你们怎么不选小熊做文艺委员呢?”

男生们听到后大笑不止,熊伊凡不是女汉子,谁还是?

随后他们开始闹腾起来。

“小熊做文艺委员,首当其冲就得唱‘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不对不对,应该唱‘望望头上天外天,走走脚下一马平川’。”

随后,男生们开始大合唱。

少数女生开始跟着偷笑。

平胸者熊伊凡毫不犹豫,拎起椅子,一记横扫千军秒杀班级众男生。别看她身材娇小,爆发力却极为惊人。齐小松一记排山倒海去回击,却毫不顶用,最后被熊伊凡牢牢地压在了椅子下面。

“老娘暂且再陪你做一年的体委,如何?”她问。

齐小松看着熊伊凡,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眼睛眯成两道弯,乖顺地点头,明朗的模样极为讨喜。

“算了,你们也别愤愤不平了,不是什么大事。”解决完恼人的男生,熊伊凡拍了拍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看到熊伊凡的霸气,丁茗开始尖叫,声音洪亮堪比二踢脚炮仗爆炸,扑过去抱住她就开始叫嚷:“小熊,变性去吧,做我男朋友!爱死你了。”

熊伊凡认命地翻白眼,自己的好友也恨不得她是男人,她注定要彪悍一生吗?

唐糖与自己的死党张萌婷坐在靠角落的位置,扭过头来看了熊伊凡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又回头看向齐小松,看到他正与男生们愉快地击掌庆祝什么,突然怅然地叹了一口气。

她何其无辜啊,何其无辜——

果不其然,在之后竞选女体委的时候,熊伊凡不负众望,全票通过,堪称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可惜,熊伊凡完全开心不起来,因为她是女汉子这件事情,是全班认可的。

在走上讲台发表感言的时候,她站于讲台前,扫视众人,随后一巴掌拍在讲桌上,近乎低吼地道:“兄弟姐妹们,今年的运动会,跟我一起虐死其他班,好不好?”

“好!”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必胜!”

全班欢呼,气势大燃,洪亮的声音足以震撼整个校园,让操场上踢球的学生都不由得向高二(2)班看去。

丁茗笑得欢畅,宛若花开。这就是熊伊凡的霸气,这才是熊伊凡的好人缘。

就像一轮太阳,散着暖融融的光芒,无论是怎样寒冷的天气,只要她在,就会让人感觉到丝丝温暖。

体育课。

学生们三三两两地从教学楼里面走出来,向体育馆内走去。

齐小松追上熊伊凡,揽着她的肩膀,颇为挑衅地开口:“单挑篮球,敢不敢?”

后面传来男生们起哄的声音,熊伊凡权当是示威。她笑得轻蔑,扭头看向这个比她高出两头的男生,忍不住嘲讽:“你除了个子高,还有什么能耐。来就来,老娘不怕你。”

事情得逞,齐小松笑得见牙不见眼,点了点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便组织列队去了。熊伊凡则是去体育部取运动器材,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

体育场内,另外一个班级在同时列队,体育老师看到熊伊凡,当即招呼她过去。

“小熊,让徐老师借我两个学生,给高一新生领操。”体育老师穿着宽松的运动服,一边活动身体,一边跟她说话,模样还挺自来熟的。

熊伊凡自问,整个学校的体育老师就没有不认识她的。高一运动会的时候,参加几个项目,就破几个项目的纪录,不少人都给她冠上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个称号。

“行啊,我把咱学校的领操员给您叫来怎么样?还是校花呢!”熊伊凡看到老师也大大方方的,就跟与同学说话是一样的,随后笑嘻嘻地指着体育部,“老师,我先去领东西,一会儿绝对帮您传达得漂亮!”

“去吧去吧。”

不一会儿,熊伊凡就领着两名羞答答的女孩子过来了,唐糖与丁茗作为高二(2)班难得拿得出手的女孩子,被她全弄了过来,其中唐糖还是学校的领操员。

老师很是满意,顺便将熊伊凡也留下了,让她帮着监督,空留齐小松眼巴巴地抱着篮球看着,坐在一边空等,活脱脱一个怨妇。

高一新生刚刚军训完毕,体育委员也需要跟着学做操,没办法,熊伊凡只好帮着监督。其实看看这群被晒成黑炭球一样的学弟、学妹,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强烈的满足,因为她自从高一军训完毕,到现在都没白回来,很是苦恼。

或许是因为队列之中那名少年皮肤白得太过于突兀,又或者是他本就外形出众,才让熊伊凡向他看过去。乖顺的正太模样,精致得如同画出来的面孔,完美的少年。

刹那间,眼前的少年好似展开了纠缠她多年的梦境,梦中完美的王子从中走了出来,带着盛世繁花,披着天边晚霞,如此淡然地立于她面前。周遭的一切开始变得不再真实,朦朦胧胧,弥漫了一股子雾气。萦绕之中,只有他是那般耀目。

仅仅一眼,她便万劫不复。

心脏就好似一只离群的梅花鹿,不知身后潜伏着什么,也不知究竟有没有凶兽追赶,只是没头没脑地狂奔着。

怦怦怦、怦怦。

心脏一丝丝地脱离了心口,她整个人变得没了魂魄。脑中如飘散数枚粉红色气球,随后悄然破裂,散发出浓浓的甘甜气味。

一见钟情,她从未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不过,就算让她重新选择一千次、一万次,她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因为这一瞬间的触电感觉,是别人给不了的。见到明星如此,见到世界第一美男依旧一样,她从未这般心动过。

她的目光太过于炙热,引得少年扭过头看她,突然一怔。随后,他居然奇异地笑了起来,笑容之中有些奇怪,就好似蕴含着妖娆在其中,又好似故意忍笑,才让这个微笑变得扭曲。

她读不懂他的笑容的意思,却回过神来,不再痴迷呆望,而是继续站在一侧监督他们做操。

尽管如此,她还是认定,少年对她意味不明地微笑是在勾引她。所以,之后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少年都要扛着,这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

她突然想对酱油说一声抱歉,之后就不能再去打它了,她该做一回生命的主角了,就算是扮演苦情单恋的角色,也好。

她一直认定一个观点,就是与其暗恋下去,不如在对方的生命里面出现过,这样,才算爱得有意义。

决定已经明确,她迈出的脚步也越发坚定。

熊伊凡走到少年身后,偷偷比量了一下身高,她的头顶到他的下巴。还算是不错的身高差,再加上这孩子日后说不定还会长个子,应该不会很矮。

抬手,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背,随后颇为正经地开口:“手再举高一点儿。”

少年的脊背突兀地僵直,动作也开始有些不自然。陌生人的碰触让他微微有些反感,不由得蹙起眉来,还未等他如何,熊伊凡已经去教另一个小胖子了。小胖子的动作总是很奇怪,让熊伊凡颇为伤脑筋,她好心指导,小胖子也认认真真地完成每一个动作,却总是引来一群人的笑声,使得小胖子颇为窘迫。

熊伊凡当即有些不高兴,双手叉腰,上身前倾,一副大人教训小孩的语气:“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们谁再笑,我就把谁叫到前面领操去!”

说着,还将小胖子调到了队列最后面,直接站在他身边亲自指导。

熊伊凡转身的同时,再次看向那名俊美的少年,竟然与他四目相对。那极具魅惑的双眼好似可以看穿她的心事,让她莫名心慌。她强装镇定,仰起下巴,挺了挺贫瘠的胸脯,继续监督,心中却泛滥着大雨倾盆也难以浇灭的欢喜。

少年的眼睛时不时盯着熊伊凡打转,眼底跃跃而出的是一股子狡黠。

她早上应该没怎么看自己才对,刚刚是认出他了吗?也对,如果她没看过自己,怎么会注意到他没上车呢?

不过,对她的印象也就仅限于此吧,顶多是在学校里面充当一名“看起来很眼熟的人”。说明白点儿,到底还是路人,一面之缘罢了,无法进入他的堡垒。

他思量了片刻,终于回神,继续学新校操。

其他的一切,都不关他什么事。

下课的时候,熊伊凡是拖着齐小松回教室的。这小子一米九多的个子,竟然在体育馆里面公然撒娇,为了防止百人集体呕吐的恐怖事件发生,熊伊凡才出此下策。

“说好的,篮球呢!”齐小松不依不饶,被熊伊凡用手臂挎着,身体弓起,就好似蓄势待发的弓箭。

“下次下次。”

“不许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熊伊凡不乐意了,声音都提高了几拍。她本就嗓门大,此时显得更有爆发力。

齐小松借坡下驴,当即笑嘻嘻地应了。

熊伊凡见他不折腾了,便重新去找丁茗。走过去的时候,女生们正叽叽喳喳地谈论着关于唐糖的事情。

“刚下课,就有高一男生跟唐糖要电话号码去了,太猖狂了,完全没把我们这些寂寞的学姐看在眼里!亏得姐妹们用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他们。”

“唐糖不就是皮肤白那么一点儿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家里还不就是开批发奶粉的小店铺的!”

“真的假的啊,我还以为是富家千金呢!你们说,唐糖是不是天天喝奶粉,才这么白的?”

随后女生们又开始热火朝天地谈论关于美白的事情,熊伊凡一直跟在一边沉默地听着,听说有一款不错的美白面膜,她终于来了兴趣:“那个管用吗?我这样的黑皮肤能白回来吗?哪里有卖的?”

话音刚落,全场静默。

众人原本走向教学楼的步伐突然缓了下来,熊伊凡不明所以地停下脚步看向她们,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好似见了鬼的脸,弄得她狐疑地四处张望,也未能发现什么异常。心里觉得很奇怪,还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随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正常啊,依旧是那副女生看来长得很礼貌,男生看来长得很郑重的皮相啊。

“小熊你……”丁茗欲言又止,迟疑着不肯继续说下去。她与熊伊凡关系最好,通过微小的细节,就能够发现很多事情。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瞪了一眼齐小松的背影,骂道,“那小子终于动手了吗?”

这个问题让熊伊凡越发觉得莫名其妙了,叉着腰,笑得像打嗝:“我说你发什么疯呢,我不过问一个问题而已。”

“可是,小熊你一直对女生的化妆品嗤之以鼻的啊!我们谈论的时候,你都说是浪费钱,到现在还在用超市里面,摆在最显眼位置的促销化妆品。你突然对美白产品感兴趣了,我们几个能不惊讶吗?”

熊伊凡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的改变。竟然在对男神一见钟情之后,突然开始在意自己的外貌了。因为想追男神,因为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所以想要改变一下自己,哪怕只是一丝一毫也好。

不知不觉间,她也开始关心之前看来极为无用的事情了。

她略显心虚地嘿嘿一乐:“啊——今天去高一监督,发现那群熊孩子刚刚军训完毕都比我白,我有些受挫。我再怎么说也是咱班体委,运动会时的形象啊!怎么能给班级丢脸呢,到时候我还想闪亮登场一下。”

女生们将信将疑,丁茗则是盯着她瞧了半天,突兀地快速跑了起来,去追走在前面的齐小松。齐小松在人群之中就好似一根旗杆,远远地就能看到他,一抓一个准。丁茗拽着他的袖子,将他拽到一边,与他说了些什么。齐小松听完之后吓了一跳,竟然蹦了起来,颇为狼狈地快速退后几步,为了掩饰尴尬,还抬起手来不自然地摸鼻子,见丁茗在瞪他,随后连连摆手,解释了一句什么,便有些慌张地逃跑了,身体一晃一晃,笨拙得好似企鹅一般可爱。

熊伊凡远远地看着,都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要好了。

丁茗走了回来,见某人依旧是糊里糊涂的模样,消除了心中的疑虑,放下心来,伸手挽住她的胳膊,开始仔仔细细地推荐美白产品给她。熊伊凡认认真真地听,最后觉得自己当真是记不住,干脆拉着丁茗:“周末放学陪我去买吧。”

她们目前是住校,一周才能够回家一趟。见她难得臭美,女生们都很积极,已经开始推荐她偷偷去烫头了。她目前是短发,到耳根的长度,搭配上她脸小,显得整个人干净利落,却怎么看怎么像个假小子,也难怪班级里面的男生总叫她“熊哥”。

学生里面所谓的烫头,都是极为隐蔽的那种,顶多是修修头发的形状,外面一层的发丝是正常的,只是将遮掩之下的头发烫了,让头发蓬松一些。当然,平日里面什么蓬松粉、发蜡的功课也不能落下,这才能显得精神。

这些全是熊伊凡不懂的学问。

像现在的熊伊凡,就是过分随意了。

其实熊伊凡长相并不丑,只是不漂亮罢了。她五官挑不出哪里不好看,组合起来,也让人看得顺眼。单单一项皮肤黝黑,就令她大打折扣,外加贴于头皮上随意到让人觉得邋遢的发型,就显得她有些一般了。

进入教学楼的走廊,她站在二层向楼下看,看到她的男神正与朋友结伴走回教学楼。

阳光下,他的光彩好似一面镜子,三千华彩汇聚一处,将他整个人映衬得光彩照人,反射出的光华足以湮灭整个初秋,让熊伊凡的心口微微荡漾。有些莫名的爱恋,就好似一把肆意的火。爱上一个人时,心口会火热,也会被火烧得焦煳而疼痛不堪。

爱不止,火不灭。

若是不能完整这一场爱恋,心口就会留下火热的疤痕,永世留存。

熊伊凡轻轻扬起嘴角,有些不屑地笑了。

火既然要燃起,那么就让它肆虐。她也要开战了,为自己心中这种悸动的感觉,就算是一时冲动,也义无反顾。

  • 熊伊凡颜柯小说 截图1
  • 熊伊凡颜柯小说 截图2
  • 熊伊凡颜柯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8023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