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田园小辣妻

田园小辣妻小说

田园小辣妻

洋洋洒洒  /  著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5-20 11:30
古代言情小说《田园小辣妻》的男女主是宛莲武戌,该文是作者洋洋洒洒的作品,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田园小辣妻主要讲述了:堂堂特种女兵王宛莲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被两巴掌扇醒,然后糟老婆子还叫自己去接客,随着记忆逐渐复苏她发现自己穿越了,原来自己出任务的时候为了不暴露,生生把自己憋死了,而现在成了任人拿捏的弱女子。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村长所说的银子极低,剩下的再不肯拿,说是日后过得好了,想给再给些。

武戌是个有主见的孩子,自小他便十分看重。

如今回乡,虽不说风光,但也该帮衬着,语重心长道:“你如今莫要担心旁的,这修整院子的人,老朽替你安置好。快了七八日,就能瞧见个大概。这几日便先宿眠在我家,带着女眷总不好漂泊着。”

宛莲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这话先应承下。总好过睡着寺庙。日后有银子了,在好生报答就是。

大恩不言谢,记在心中便好。

她带着些喜色,身子放松的坐在土堆旁。如今这日子虽是累些,却也轻松,不必挂纪着随时可能遭遇的生死。

“你可有想过,想要个什么样的房子?”武戌指了指远方,这地方不小,可先筹建大致的,剩下的慢慢添置就好。

宛莲笑笑,眼中像是含着星光一般:“我可以说嘛?”

“那是自然!”武戌抱着头,两人栖身在大榕树下,隔着斑驳的阳光听着蝉鸣无比惬意:“你可要想好了,毕竟这是要过一辈子的房,可不能玩笑……”

一辈子的……房。

得一人心,共度白头。这曾是她一直以来的祈愿,如今竟这么简单的便实现了?

宛莲满是喜色,将心中所想当真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武戌少话,只是认真的听着,瞧着自己妻子欢喜的尽头,忍不住频频点头。

“那便按着你所想的,建个你满意至极的房子。”武戌微笑捏了下宛莲的鼻子,只是后悔,如今归乡怎么就没多带些银子回来。

宛莲起身,起身不好意思的看着武戌,随手捏着竹节。在地上书画起来左侧搭建杂院。右侧寻着伙房,正厅其后左右两建个卧房。

武戌蹲下了身子,眼睛一辆,更甚赞扬。只是……如此构建法子,并不像是闺阁中女子该学会的。

且,那日她反抗的手法……

半晌,他神色异常的盯着宛莲,始终也没问出口,只道:“只修两间卧房怕是不够,不过也不打紧,日后孩子多了再补着就是。”

“为何不够,两间房屋。你一处我一处,这不是刚好……”宛莲刚张口,顿时觉出了别的意思,蹭的一下红了脸色。

如今他们是夫妻,正儿八经手里握着婚书的。二人定然是要睡在一间屋子,那另一处自然便是日后诞下的孩儿所居住。

她转头便跑开,行了两步身子缓缓慢了下来,才顿时回过些滋味。

她是长在军中的,自小就被教学了要对何一切人乘着防御之心,方才自己的反应,比比皆是得意忘形,忘了这多年的警惕!

“该死!”她脚下重重的踢了一脚旁侧的树桩。

现如今她都没发现,她面对武戌的时候,竟是毫无戒心跟防备的……

暮色微降,村长便差遣了人来请,盛情难却,武戌便带着宛莲接下了这一处邀请。

村长在家中做了好些的饭菜,当真是丰盛。显然他是真将武戌当成了贵客,酒席之间两人说话甚是投机。

武戌也觉得讶然,村长虽是一把年纪,但鲜少出山。可对时局见第,却远超当朝的大员。

两人说的甚是尽兴,武戌一时间贪嘴多吃了几杯酒,最后如何回的房间都并不知,好在是没了意识。

他醉昏了,宛莲倒不觉得尴尬了,轻松度过了二人同床第一夜。

晨早,外头的鸟鸣声阵阵而来。

宛莲方醒来,察觉到身边有人,身子顿时警觉而起,下意识想攻击。但手刚伸出来便反应过来,身边之人是谁,几乎已经掐住武戌脖颈的手,生生收了招式。

武戌闭着双眸,沉沉的鼾声睡的极香,像是累极了的样子。恍惚瞬间,她竟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她收了杀气,手上微微一抖,勾着细嫩的手指,轻轻摸过他的鼻尖。

见他还未醒,宛莲轻笑一声,小心的一寸寸挪下床,甚是当心的穿好衣服,便出门去浣洗。

门声掩下,只有细微至极的声响,武戌缓缓睁开眼睛,眸子一片清明,分明是已经醒来多时的。

方才的掌风,他感觉无比清晰。那招数、杀气,至少是有数十年功夫的人,才能行的出!

又隔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他才和衣起身,一出门正看到宛莲。

靠着街道边儿,是条蜿蜒的溪流。

宛莲侧身,手上捏着木梳一遍遍的浣洗着长发。武戌不知何时绕在她身后,半分动静都没有。

她一起身,被武戌吓了个激灵,脚下一个不稳,朝后面栽去。下意识的,她抬手扯住武戌的衣襟,两人双双失了重心,齐刷刷的跌进了河中。

“你……咳咳……你干嘛……站我身后……”宛莲呛了好大口的水,起身一阵急促的咳嗽。

见她如此,武戌有些心疼的轻拍着她的后背,为她顺气:“一时看你看的呆了,不自觉的靠近。你快把水吐出来,吐出来就好了。”

怎么看都觉得他这媳妇就是个绵软的兔子,怎么会使得出那般凌厉的掌风……

“哪里能好了!”宛莲白了一眼,手上却抱紧了他的胳膊:“都是你吓我!不然咱两人又怎么能落得了河。”

“你若是早些发现,又怎么会被我吓的。”武戌扶着宛莲上了岸。

过路的小娃子都是红了脸色,几尽是遮挡着脸色四下溜走。

宛莲看到这情形,脸上也是不争气的升了一圈绯红,推来武戌转身欲走。

“莫走。”武戌抹了把脸,紧跟着上了岸,一手勾着宛莲的发梢,轻轻的擦拭干净:“我替你守着,你先换衣,稍后我们一道前去集市。”

宛莲白了一眼:“登徒子,白白是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可图什么。”

武戌被关在门外,顿时一脸的委屈,明明是自己媳妇儿,竟落了这么个名号?

……

丰城郡算是顶大的郡,集市上的人簇拥着。宛莲不免有些震惊,古时便有了这般光景。

“油炸糕两分,再来一盏糖果子,面儿汤两碗。”武戌像是走贯了一般:“你还要吃什么?”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