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废婿神医在都市

废婿神医在都市小说

废婿神医在都市

贫道不贫  /  著 已完结
来源:掌读520 更新时间:2020-05-20 16:37
主角是叶不凡秦梦雪小说叫做《废婿神医在都市》,为你提供废婿神医在都市小说全文阅读。叶不凡秦梦雪小说主要讲述了:叶不凡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谁也不知道现在的他会逐渐的蜕变成为了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秦梦雪是他的老婆,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闻此消息之后,秦汉唐完全石化。

电话那头老半天才传出他激动的声音,“不凡,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

叶不凡自信的说道:“爸,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骗你,人都已经醒了。”

这消息太震惊了,挂了电话之后秦汉唐依旧无法平静,催促着叶不凡赶紧回家,告诉他这事情的完整经过。

叶不凡回家一进家门,便闻到了一股浓浓卤菜味儿。

卤菜香味四溢,闻起来就让人垂涎三尺。

见人回来,秦汉唐匆匆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拉着他坐到餐桌边上,指着这满桌的卤味说:“中午你妈不回来,梦涵也在单位吃,咱爷俩好好喝一杯,跟我说说你是如何治好他的。”

叶不凡见此心里一暖,这才多大会儿功夫,他就给整出了满汉全席,虽然都是卤出来的。

花生米就酒是越吃越有,这岳父和女婿便坐在对边,胡天侃地的聊了一下午,当然话题不局限于植物人的事情。

叶不凡听到了许多关于‘自己’的往事,特别是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原来在一场训练中,这个叶不凡父亲替秦汉唐挡下了手榴弹的弹片,造成腿部受伤并且留下后遗症,退伍之后不久就死了。

然后这婚事也是秦汉唐自作主张,说是报答对他战友的恩情,再然后叶不凡还知道他还有个母亲,可是失踪好多年了,据说失踪的时候人已经疯了。

还从秦汉唐的嘴里得知,这么些年自己上学的钱全都是他一手资助的,然后关于母亲的事情,他也一直在找,可是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前世的叶不凡在二叔死了之后,就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回想二叔屋子里堆积成山的物件,还有那巨大的产业,怕是都落入别人的手中。

而这世的叶不凡竟然还有个母亲,他决心一定要找到她。

有亲人的感觉,他想再尝一尝。

花生米在牙齿间被咀嚼成碎末,依然能够发出淡淡的香气,淡红色的皮,包裹着香脆的肉,不仅可以果腹,更能够勾起对母亲的思念。

叶不凡突然眼角有些湿润,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好像记起那母亲没疯之前,替他炒花生时的场面……

花生壳与黑沙搅和在一起,翻炒的声音是沙沙的……

母亲的脸并不清晰,也许是太久了。

把岳父扶进去休息之后,他一个人斜躺上沙发上,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吱呀开门的声音,把他给吵醒了。

原来是秦梦涵回来了,看样子有些一疲惫,不过看叶不凡的眼神永远是那么的平静如水。

叶不凡起身接过她手听包,让她好换鞋,又问:“怎么样,挺累吗?”

“不累,区里的卫生服务站,闲的都快长了毛。”

将高跟鞋脱下,换上拖鞋之后,从叶不凡手中夺过包,这话似乎是在揶揄他之前说过的‘在哪上班都一样’。

叶不凡自知没趣,没有被人民医院录取,怕是心中一直压着火,自己没必要往枪口上撞。

中午的时候和岳父喝的二锅头,现在脑袋还有些发懵。

老头子的酒量也不错,两个人对吹了一斤多,算是不少。

推开门回房间,虽然已是人间四月天,但这房间似乎异常寒冷,叶不凡总是梦见前世自己掉入大海的那一瞬间。

半夜时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音把正在熟睡的秦汉唐夫妻吵醒了。

自从退休之后,已经很少有人半夜给他打电话。

苗艺欣打开床头灯,有些不满说道:“老秦,谁给你打电话呀?这么大半夜的?”

秦汉唐后脑勺疼的厉害,费了好大的劲,才坐起来查看手机。

一看,居然是人民医院的院长赵卫东。

“赵卫东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苗艺欣没好气的说道:“你都已经退休好几年了,能有什么事?”

秦汉唐心中忐忑不安,接通电话,自己还没有开口,电话那头就着急忙慌的说道:“老秦呀,我赵卫东呀,医院这边有一个非常要紧的病人,需要你帮忙。”

秦汉唐这大半夜的酒还没醒,可是听到医院居然有急诊病人需要帮忙,整个人如醍醐灌顶一般豁然开朗。

猛的掀开被子,双脚站在地上,急切的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那头的赵卫东补充道:“安氏企业的创始人安伯阳先生,现在我们医院抢救,上一回突发意外的时候,是你那个不着调的女婿叶不凡给治好的,你也是咱们医院的老职工,你让叶不凡马上过来。”

刚刚还满身热乎劲儿的秦汉唐,瞬间有一种坐过山车的感觉,一下子跌入低谷。

原来这个电话是请他女婿的。

可是他女婿什么时候在医院治过人?

“赵卫东你什么意思?不凡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他哪里会治病,你这是害他吗?”

说完根本没给对方解释的机会,直接把电话给撂了,大半夜的吵醒他,还以为有什么天大的事情。

而且最让他可气的是,这个赵卫东竟然现在说他是医院的老职工,自己病退在家好几年,这家伙可是连个慰问电话都没有。

赵卫东此时站在急诊室门口的走廊上,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唯一不同的是站在自己眼前的不再是安老先生的秘书,而是他的儿子安世昆。

安世昆见到赵卫东打完电话,追上来焦急的问:“赵院长怎么样,跟对方联系上了吗?对方要多久才能过来,要不要我派车去接?”

赵卫东此时的心情,就像是茶壶里的饺子,满肚子话吐不出来,他根本就没请动叶不凡。

他尴尬的说:“这个,安总,上一回只不过是个意外,现在我已经组织了全院最精锐的力量,而且也请了省医的专家协助,安老先生一定会没事的。”

安世昆面色阴沉的说道:“赵院长,我希望你能够对自己所讲的话负责,我再给你半小时,如果我爸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我会让你后悔做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