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引爱入渊

引爱入渊小说

引爱入渊

麻花  /  著 已完结
来源:盒子 更新时间:2020-05-20 16:41
由作者麻花倾心打造的《引爱入渊》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白若月温流光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引爱入渊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白若月的母亲是一个混迹风月场所的女子,这个身份让白若月也总是生活在黑暗当中,没有人会给她一代尊重,她找不到人生的出路。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周围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们惊恐的看着我,我哆嗦着抬手看自己手里的东西,发现是那个还在播放着男女运动的手机。

只是上面已经沾满了血。

“啊!”

我把手机扔到一旁,滴滴答答的血迹蔓延在地板上,我呆呆地坐在一旁,就看见张安峰趴在地上,眼睛紧闭。

“杀……杀人了!”荣飞最先屁滚尿流的往外跑。

其他几人也在短暂的傻眼以后,不约而同的一边尖叫一边往外跑。

张安峰的血流到了我脚边,染红了我的白鞋,我也想跑,但是我动不了,直到门口传来一声带着颤音的“若月”,我才心惊胆战的看过去。

妈……是妈妈……

她跑过来,红着眼圈一把将我搂在怀里。

她身后涌进来了很多警察,还有医院的白大褂。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惊惧交加中晕了过去。

……

我是在医院醒过来的,一尘不染的洁白和鼻端淡淡的消毒水冲刷掉了我在昏迷中不断梦魇的血腥,我妈就坐在床边,见到我醒了,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若月……”

我想喊妈妈,但嗓子却像被火灼烧过一样,疼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妈赶紧拿了水杯喂我水喝,心疼地说道:“先不说话了啊,你声带受损,有段时间不能大声讲话。”

隔着衣服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胸前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逃避不是办法,我从床头拿出纸笔,小心翼翼地写道:“张安峰呢?”

我妈看到那个名字,眼里几乎能冒出火光,她腾地站起身,很是烦躁地在床前来回走了两圈,最后说道:“还没死。”

我松了口气,我没杀人……

我妈额头贴着我,声音哽咽道:“你在学校被他欺负,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妈是主任……”

我妈顿时就怒了:“我呸!去他妈的狗屎主任!李秀桂那个三八教出这么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看老娘不告死他们!”

听到我妈的话,我摇了摇头,以我们这种条件,哪里告的了他呢?

但是,见到温廷辉以后,我忽然就明白我妈为什么会这么说了。

这天的傍晚和往常的每一天都一样,天边挂着茜色的晚霞,安静祥和,然后敲门声就这样在门外响起。

“咚咚咚……”

我妈扭头道:“进来。”

房门轻响,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一位长身如玉的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碎发遮住了上眼皮,嘴角挂着温暖谦逊的笑容。

这人的声音也好听极了,就像是三月的春风,就见他走到我妈边上柔声开口:“抱歉阿灵,刚才堵车了,所以来的晚了些。”

我有些呆愣,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微笑地看着我问道:“小月感觉好些了吗?”

我怯生生地点点头,然后看着我妈。

像是感觉到我的不安,我妈开口说道:“若月不要怕,这是负责你案子的温廷辉律师。”

听到律师两个字的时候,我眼睛里面流露出一丝惊恐,我记得我打破了张安峰的脑袋,我是被他们告了吗?

“叔叔我是被逼的,我不是故意伤人的……”我嗓子哑得说不成话,只得抓起纸笔飞快的解释这件事情。

温廷辉很有耐心地等着我写完,然后温柔地说道:“不要怕,小月你是正当防卫,你不会受到伤害的。”

“谢谢你,廷辉。”我妈勉强一笑,说道:“流光要放学了,你也快点回去吧。”

温廷辉看了一眼手表,很是不好意思地笑道:“好吧,对了小月,明天会有警察过来询问案情,在我过来之前什么都不要说。”

我点点头,看着他走出病房门,心里面一阵安心。

病房里恢复了安静,我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外面在吵架,我妈的吼声也从门外传来:“李秀桂!你休想!我是不会跟你和解的!”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