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一胎二宝,总裁追妻上瘾

一胎二宝,总裁追妻上瘾小说

一胎二宝,总裁追妻上瘾

芒果黄  /  著 未完结
来源:盒子 更新时间:2020-05-20 16:51
《一胎二宝总裁追妻上瘾》主角是陆小曼霍闫明。为您提供独家一胎二宝总裁追妻上瘾陆小曼霍闫明全文免费阅读。陆小曼常常被同一个噩梦惊喜,梦里是个神秘的陌生男人。原以为就是一场简单的梦,没想到遇到霍闫明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有理由的,而他就是梦里的那个男人。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也许是男人的动作太过轻柔,太过小心翼翼,棉棒接触到伤口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陆小曼松了口气,更加放心的闭上眼睛,感受药膏带给她的淡淡的清凉。

晕黄的灯光洒在她美丽的脸庞,像是头顶着美丽光圈的天使遗落凡间。

陆小曼微微扬起脸,如蝶翼般的羽睫轻轻颤动着,那轻启的红唇娇艳芬芳,好似在引诱着人去采拮它的清甜。

她肯定不知道她这样坦露在他面前,毫无防备的娇颜究竟有多美,可霍闫明却知道,自己的视线始终无法从那两片唇瓣上移开。

呼吸愈发的灼热,想要她的欲望就要破茧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已经再也压抑不住,眸光一暗,渴望已久的男人终于缓缓地压上那粉嫩的红唇……

当陆小曼回过神来的时候,只感觉到唇上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覆盖住,湿湿的,麻麻的。

她惊讶的睁开眼睛,只见到霍闫明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犀利尖锐的棱角被柔光淡去,却依旧俊美的不可思议。

“唔……”

足以燎原的火热的吻,带动男人的欲望。

他压着她的身体缓缓向沙发上倒去,高大颀长的身体覆在她的身上,没有一丝缝隙。唇齿相缠,他的舌尖钻进她的檀口,带出一阵阵酥麻。

陆小曼伸出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但她那称不上挣扎的力道反而让男人更加紧贴着她。

辗转纠缠,四周弥漫的全是陆小曼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香甜气息,像醇酒一般,几乎迷醉了男人所有的感官。

终于,一吻作罢,他将头埋进陆小曼的颈间喘息,声音带着欲望的沙哑:“陆小曼,你真香。”

陆小曼浑身僵硬,似乎很久以前也有人对她这么说过。

那人的眼神邪肆而狂妄,仿佛国王般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他总是嘲讽的说:“陆小曼,知道吗?每当你情动的时候,身体都会散发出一股特别的幽香。这是不是就是你们中国人说的狐媚味道?”

霍闫明撑起身体,认真凝望着身下的陆小曼。

此刻,她的双瞳染上了一丝迷惘和惊恐,双唇因他刚刚粗暴的吸吮已然红肿不堪。

伸出手指,怜惜的触碰她的唇瓣,温柔的摩挲着,眼底有着浓浓歉意。

“对不起。”他低声轻喃,深不见底的黑眸仍旧翻滚着欲望的浪涛,却因为怕吓着她而强忍着。

他不想在陆小曼还未完全相信他,爱上他之前,就被他吓跑。

有人曾说过,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你总会忍不住做些吸引她的事情,愚蠢啊幼稚啊,可只要她看你一眼都会心花怒放。

但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所有的理智和聪明溃不成军,你会手足无措,浑身僵硬。

她无意间向你这边望来,你都会迅速的躲起来,就这样偷偷的看着她都会觉得满足。

霍闫明苦笑了一下,活了三十年,他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他却清楚的明白,眼前这个娇弱的女人,深深地触动着他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

仿佛是誓言般,男人坚定地说:“陆小曼,做我的女人吧。”

霍闫明的话像是一颗重磅炸弹投进她的心湖,惊起惊涛骇浪。

男人眸底隐隐表现出来的情感,即使隐藏的很深,但敏感如她,聪慧如她,又怎么会不懂?

忽然,陆小曼推开覆在上方的男人,迅速的离开沙发。霍闫明的黑眸中闪过一抹错愕,不解的望着她。

陆小曼垂着头,不去看男人的眼神:“对不起,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她便跑回自己的房间,而身后那道灼热的视线始终凝在她的身上,直到她躲进房间,关上房门。

短短的一段路仿佛耗尽她了所有力气,陆小曼纤细的身体顺着门板滑落在地。

她紧紧地环抱住自己,身上满是男人的独特的味道,唇上似乎还能感觉到那一吻带给她的灼热。

她知道,他的话是真,他的感情是真。他是一个好男人,做他的女人需要修来好几辈子的福气。

可是,如今的陆小曼,早已经失去了资格……

……

自从那晚以后,接连好几天霍闫明都不曾出现。

陆小曼想先搬回自己家,可刘妈尽忠职守说什么也要等霍闫明回来才能让她离开。

不想让刘妈为难,陆小曼只好住了下来,这一住,便又过去了三天。

一天下午,刘妈拿着一身套装走进陆小曼的房间。

“小姐,这是少爷为你准备的好的衣服。而且少爷还吩咐,今天晚上,小姐还要以之前在公司那样出现。”转述完少爷的话,刘妈自己也皱了皱眉。

她不懂,陆小姐明明长得那么美丽,比那个尹小姐还要漂亮不知道多少倍,少爷为什么要让她打扮成之前那样老土难看的模样?

难道真是老李所说的,少爷想要金屋藏娇?可是,陆小姐为人谦和温柔,也从来不将他们当下人看待。

如果陆小姐要是能当他们的少奶奶,一定是非常让人高兴的事吧。

刘妈离开后,陆小曼拿起床上的套装换上。

她之前听说过为了庆祝霍氏和益阳合作成功,今天会办一场庆功会,只是她没想到这场庆功会会在霍闫明的别墅举行。

看着镜子里妆点后的自己,眼底仿佛总有一抹化不开的忧愁。就算她伪装的再成功,却伪装不了自己的心。

霍闫明已经有几天没有出现了,那天她的表现一定伤害到他了吧。

思及此,镜子里的女人轻声叹息。

……

上流社会的晚宴一定是奢华精致的,筹光交错,就连宾客食用的红酒都是1982年的珍品,无人不感叹霍家的大手笔。

这场庆功会除了霍氏和益阳两家公司的职员外,还吸引了不少商界的年轻精英和富豪家的千金小姐。

他们都装扮的很隆重,尤其是女人们,各个风姿卓越,妩媚动人,她们的目的昭然若揭,那就是吸引英俊多金的霍闫明的注意。

想当然,当霍闫明出现在会场的时候,顿时一下子就安静起来,所有人都被掩盖了光芒,整个会场仿佛就只有他一个人。

陆小曼向焦点中心望去,霍闫明今晚穿着一身铁灰色的西装,凸显他完美比例的身材和气宇轩昂。

微垂不羁的碎发飘动,一张透露着尖锐锋芒的脸庞俊逸非凡,他依然冷漠,依然出众。

稍稍松了一口气,只因看到他的风采依旧。

忽然,男人的黑眸向陆小曼这边扫来。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