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家有医女之将军走着瞧

家有医女之将军走着瞧小说

家有医女之将军走着瞧

榴莲香  /  著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5-20 17:29
古代言情小说《家有医女之将军走着瞧》的男女主是何映文慕晋辰,该文是作者榴莲香的作品,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家有医女之将军走着瞧主要讲述了:何映文是何府的嫡小姐,可自从后妈当家以来何映文的家庭地位一落千丈,甚至一个丫鬟都可以欺负到她头上了,然后在这个环境下被活活冻死,现代的女杀手取代了她。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今日一大早,何映云打开房门就看见一大批丫鬟、小厮们去何映文的闺房方向奔去,正纳闷儿呢!便出声呼唤离自己最近的小厮。

“今儿是什么大日子,你们怎么去何映文的房间去了?”

“今儿一大早是太太让我们去服侍大小姐的”小厮低声细语。

“什么?我母亲?”

何映云听后愤愤的去往清雅阁去找母亲刘荣,来到母亲刘荣身边,何映云直接委屈的大哭起来,小嘴唇撅着,哪里还有小姐的样子。

“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刘荣躺在床榻,脑袋疼的要命,昨天晚上被鬼怪那么一吓,现在还心有余悸,刘荣都快要丢了半条命一样。

何映云止住了哭声,抽噎着问道:“母亲为何顿时对那丧门星那么好?我还是你的女儿嘛?”

“你还是我的女儿吗!”刘荣重复着何映云的话语,一直戳着她的脑袋,我要不是为了你的将来,我现在能是这副样子?”

“哎呦,哎呦”脑袋有来一股子疼劲儿。

“母亲,您这是怎么了?”许是才发现母亲的异样,何映云伸手帮母亲按摩按摩脑袋,过了许久,刘荣才舒了一口气,似乎是好受多了。

“你知不知道那个小浪蹄子何映文她从小就和镇国大将军的儿子慕晋辰指腹为婚?”

“什么!”何映云惊讶的伸手掩住双唇。

“听说那小浪蹄子何映文身上有一块玉佩,是指腹为婚的凭证,你母亲我为了你的婚姻大事儿,打算从何映文手中拿过来,到时候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由你替那小蹄子来和慕晋辰成亲。”

何映云听后也不哭不闹了,扑在刘荣的怀中,“母亲,我就知道你是爱云儿的!”刘荣听后怜爱的摸摸何映云的头发。

而在另一边,侧躺着看医术的何映文,听见脚步声,抬头看向正在朝她走来的金雪。

“小姐,你算的真准,你让我去找老爷要陪嫁首饰,老爷二话不说就直接拿来了”

回头看向两三个小厮的抬的一箱子嫁妆,何映文舔舔唇角,看来昨天晚上的行动真的有效果。

何映文命金雪将这些陪嫁首饰偷偷送到厨房,再由厨房送菜的大伯把这些金银财宝拿到府外,兑换成银票。

何映文知道明天一早自己将会被赶出家门,这些所谓的嫁妆,父亲料定我拿不出去家门所以才给我放心的给自己。

隔天一早,刘荣和何瑞火急火燎的来到何映文的闺房,“好姑娘,你那玉佩能交出了吧?”

何映文抬抬头,示意金雪将玉佩送到刘荣手中,刘荣顿时眼冒金光,像见到聚宝盆,摇财树一般,将那玉佩看了又看又放在心窝窝里。

何映文嗤笑,鼠目寸光,亏你还是个当家的,连这么个赝品都不知道,活该你被受人愚弄!

一旁何映文所谓的父亲,手握拳头清咳一声沉声:“文儿啊!”

“父亲,不必多说,我知道你要撵我走,我今日一早就收拾好了东西。”

刘荣和何瑞都是震惊脸大病初愈的何映文真的是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他们在来的路上一直会认为何映文会哭,会闹,但是从没想到她会这么平静,甚至知道自己将要被撵出家门。

“只不过我想要金雪跟我一起走,二位能否同意啊!”

何映文的话语把何瑞,刘荣夫妇二人的神思拽了回来“同意,同意!”

经历了前天晚上的事情他们又怎么能不同意?

看着他们连连点头,何映文与金雪相视一笑,走出了府,走在大街上,看向人来人往的人群,丫鬟金雪不禁喃喃“不知道现在府里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肯定是正在翻箱倒柜的去找我的嫁妆呗!”何映文来到卖铁器的小摊前,挑来挑去。

“你怎么了,后悔跟我出来了?”

“并不是,就是好奇,小姐在府里生活那么长时间,就算老爷夫人对您不好,那也是您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啊!小姐难道不伤感吗?”

何映文停止了动作,“金雪,记住永远不要为不值得伤感的事或事伤感,那样你会抑郁寡欢死的。”何映文之就后笑笑不说话了。

何映文买了不少东西,也买了一大堆的碎铁片,金雪看见也不会多问,因为她跟小姐这些天,知道小姐买的东西一定会有她的用途。

“金雪!我这副是治疗腿上的药,你拿去给人牙子,告诉她放心,保证药到病除,哈哈。”

何映文颇有信心,刚才何映文又到前几日的药店抓药,人家药店老板经过上次,何映文早已混个脸熟了。

望向金雪奔去一抹蓝色身影,何映文转身去万福客栈,慕晋辰在二楼隔间里喝着一品女儿红,何映文刚进去万福客栈,慕晋晨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站起身子他看到楼下那个穿着银白色梅花条纹,带着镂空金簪子,一颦一笑摄人心魄,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着其他女子没有的气质,可就是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

何映文抬头看见了慕晋辰,摆摆手,提着长纱裙便跑了上来。

“你是?”慕晋晨指着何映文。

“你的救命恩人,前几日走出来太过匆忙,脸上都是污泥,看不清楚长相!”

何映文拍了拍慕晋辰的肩膀,慕晋辰轻笑,便请何映文坐下,看见慕晋辰餐桌上的女儿红,不禁戏谑,“中毒还喝酒,不怕毒火攻心,要了你的小命儿?”

慕晋辰摇摇头,“这万福客栈的一品女儿红好喝却不伤身。”

“真的假的?”

何映文伸手就把慕晋辰手里的酒杯拿过去,品尝一下咂一声,“确实是好酒”

“我没想到姑娘回来。”

“我怎么可能会不来,我还有事儿想请你帮忙呢。”

慕晋辰沉声探试:“什么忙?”

“我呀!跟父亲母亲吵架了,现在也不能回家了,所以才来投奔你了。”

何映文故作苦大仇深的样子,趴在桌子上,玩着筷子,慕晋辰看着面前一点都不做作,跟寻常女子真的是不一样,不免有了好奇之心,这姑娘到底是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