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竹马镶青梅

竹马镶青梅小说

竹马镶青梅

北倾  /  著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5-22 16:33
小说《竹马镶青梅》的作者是北倾,竹马镶青梅中讲述了苏晓晨秦昭阳之间的故事:很小的时候,苏晓晨就认识了秦昭阳,尽管秦昭阳一直以欺负她为乐,但她好像从来没有生过气,她觉得这对她来说就是喜欢,但对于秦昭阳,她不知道。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灭绝师太有一个爱好,喜欢随堂收作业,每次上完课都会空出五分钟来满足她的这个独特癖好。一个小组一个小组的现收,然后她随便抽几本检查检查就踏着铃声摇曳着身姿出门去了。

苏晓晨不知道是不是和灭绝师太八字犯冲,不管她的作业本身处何方,每次抽查总能准确无误的抽到她的。

第一次,苏晓晨因为公式不会用被灭绝师太借用了一整天的课余时间课外教学……

第二次,苏晓晨因为脑子不够用运用题全错被灭绝师太恨铁不成钢的拎进办公室单独辅导……

第三次,苏晓晨好不容易学聪明了抄了同桌的作业,很不走心的抄对了一道奥数题让嗅觉异常敏锐的灭绝师太发现了,很亲切的被罚抄中学生守则100遍,抄得她浑身发软,隔日一整天没提得起笔来。

第四次……

第五次……

反正次次惨不忍睹,发展到后来灭绝师太干脆直接点名把她的作业本放到最上面,省得她一本本去找了。

苏晓晨让人内伤的本事还是挺大的,就算是秦昭阳有时候也没能逃过她的魔爪。一个人二起来,绝对有毁天灭地的能量,足够一个人捶胸顿足,口吐白沫,七窍流血,恨不得掐死她。

但灭绝师太却是为数不多,让苏晓晨闻风丧胆的人。

很不凑巧的是,秦昭阳的数学也是灭绝师太教的。更不凑巧的是,灭绝师太为老不尊垂涎太子爷的美色钦点他做了数学课代表。最不凑巧的,每次苏晓晨挨训秦昭阳都能不急不缓恰到好处的过来围观一下,撩拨一下,添油加醋一下……

然后苏晓晨就更惨了。

苏晓晨周一交作业的时候头都没敢抬一下,跟着灭绝师太进了办公室的时候,甚至已经能很亲切的跟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打招呼了。

灭绝师太悠然的在办公桌前坐下,扬起她那一张白森森脸来。

苏晓晨被她脸上的笑容吓得小脸更白了,这么长久以来,她以她的良心发誓,灭绝师太的背影绝对比她的正面形象高大上太多。说高大上还都是她嘴下留情了,她摸着她的良心都觉得良心好痛……

灭绝师太就着她不端正的学习态度进行了五分钟的批评,刚想再接再励,看见门口出现的人,顿时笑得一双眼睛都看不见了。

苏晓晨回头看过去,秦昭阳抱着作业本不疾不徐的走进来,目不斜视,就跟完全没看见她这个人一样。

灭绝师太是知道他们两个认识的,还知道他们两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不过这还是头一次苏晓晨一点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你问为什么?

呵呵呵呵……

尼玛,灭绝师太每次当着秦昭阳的面戳着她的脑门一个劲的反问,“你们不是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吗?你们的爹妈不是都很优秀吗?怎么苏晓晨你就基因突变这么笨呢?简单的数学题看着就晕,怎么就没学点秦昭阳的聪明伶俐,勤奋好学,刻苦认真?你这样简直是在丢秦昭阳同学的脸啊。”

苏晓晨垮着脸都要哭了,她真的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不仅愧对祖国愧对人民愧对老师愧对同学还愧对她的竹马啊!连累她的竹马生生世世被人看不起啊……

不过她每次都会很不长记性的指着秦昭阳对灭绝师太说,“可是我在写作业看书的时候他在玩游戏啊。”

灭绝师太笑眯眯的安抚了一下秦昭阳,转过脸恶狠狠的,“那是因为你笨,你笨还不多花点时间学你就没救了。”

灭绝师太,你太过分了!

不过情况属实,她无力狡辩。

嗷呜……

秦昭阳把作业本放下,这才看了她一眼,明知故问,“你又犯什么错了?”

苏晓晨很是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很识趣的闭着嘴不说话。

秦昭阳又徐徐然的往她作业本上看了一眼,“画得挺抽象。”

苏晓晨唇角抽了抽,眨巴着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那眼神传达出来的意思就是,“尼玛,你不把处于水深火热的我救出来你也别落井下石啊……不然你的小伙伴不能愉快的陪你放学了。”

灭绝师太刚想说什么,看见秦昭阳又递过来的试卷,目光一转,“做完了?”

秦昭阳点头,“这次的模拟卷比上次的难好多。”

灭绝师太一副惊喜的表情,跟赶苍蝇一样利落的挥挥手,“你先出去吧,检讨800字,明天交上来。”

苏晓晨挣扎了一下,“不如你还是骂我一顿吧……”能不写检讨么。

上初中以来她大大小小的检讨写了不下五篇,已经完全词穷了。

灭绝师太原本笑得满是沟壑的脸往下一拉,义正言辞,“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遍。”

苏晓晨灰溜溜的跑了……

灭绝师太等她走了,这才颇有些可惜的叹了一口气,“苏晓晨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如果不算上理科的话。”

秦昭阳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一眼,苏晓晨已经一溜小跑跑得没影了,他转回头笑着问道:“那老师有没有初一数学的习题大纲可以借给我的?”

灭绝师太原本还想问他你借这个干吗,话到了嘴边就是一转,笑得意味深长,“你倒是对这个小丫头挺上心的,之前还特意提醒我看她的作业本,我还以为是多优秀的苗子。”

说话间她从一摞的教科书里抽出一本书来递过去,很严肃的看了他一眼,“但我先说好了,不准早恋。”

秦昭阳懒洋洋的抬了抬眼:“老师你管太多了。”

灭绝师太:“……”

当然,苏晓晨绝对不知道自己那么受灭绝师太的照顾是因为秦昭阳关照的,如果她知道,估计能当场呕出一口老血来。

苏晓晨晚上绞尽脑汁的写检讨时,秦昭阳已经坐在窗前翻初一的数学例题大纲了。

她写一句就往对面看一眼,写一句就往对面看一眼,终于从秦昭阳那里下手思如泉涌。等她写完还没折起来,秦昭阳敲了敲她的窗口,示意她开窗。

她一手压着检讨,一手去开窗,“干嘛?”

秦昭阳拿着笔在书本上勾了几题,又伸手问她要书,“数学书。”

苏晓晨翻了翻书桌没找到,又去够她放在地板上的书包,秦昭阳双手撑在窗台上俯过身去就把她的检讨拿了过来。

苏晓晨一转身就看见秦昭阳坐在窗口,手里拿着一长薄薄的纸,上面还有小印花。屋内的灯光打进来,勾勒得他的轮廓越发的深邃。

秦昭阳这几年不仅个子蹿得快,整张脸似乎都在慢慢的长开,原本一张脸就好看得不行,现在更添了年少的英气,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苏晓晨一边感叹秦家的基因良好,一边往下打量。

秦昭阳那双手也是极品啊,苏晓晨一向觉得秦昭阳以后如果不去当钢琴家或者是外科医生那都是浪费资源。

不过这些显然不是她该操心的事,她的视线落在他手里那张纸上,脑袋“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她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嗷!好贱!

秦昭阳一目十行的扫完,皮笑肉不笑得看了她一眼,“写检讨的水平日渐长进。”

苏晓晨扑上去就要抢回来,秦昭阳微微移开手她就扑了一个空,恼得她咬牙切齿,“我要装防盗窗!”

秦昭阳扬了扬手上的检讨,“不想要了?”

苏晓晨想着自己今晚连电视都没看写检讨写了半个多小时,顿时就焉了,“还给我。”

秦昭阳对她的检讨书兴趣不大,她再伸手来够的时候,他也由着她拿走,抬手就用手里的例题大纲敲了她的脑袋一下,“尽学会打小报告。”

苏晓晨怕他追究下去,赶紧转移话题,“你找我干嘛!”总不会闲着无事干专门来逮她的小辫子吧。

秦昭阳顺手把手里的书递给她,“初一两册的例题重点。”

苏晓晨伸手接过来翻了翻,看着里面空着的习题一张脸都苦了,“做完?”

秦昭阳睨了她一眼,从她手里抽过数学书随手翻了翻,补充了句,“做完再背下来。”

苏晓晨:“……”

半晌她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拿着这本厚厚的例题大纲抖了抖,“背下来?”

秦昭阳皱着眉头看她做的课后习题,叹息了一声,“脑子转不过来还不背,你又想拉低班级平均分?”

这回苏晓晨懂了,“原来是灭绝师太派你来的。”

秦昭阳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你照做就好。”

苏晓晨努力的挣扎了一下,“我多做几遍?”

回应她的就是秦昭阳关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