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邪王的铁血王妃

邪王的铁血王妃小说

邪王的铁血王妃

墨涵元宝  /  著 未完结
来源:微阅云 更新时间:2020-05-22 18:07
《邪王的铁血王妃》的男女主角是梁长乐慕容廷。邪王的铁血王妃梁长乐慕容廷小说主要是说:梁长乐没想过自己会遇到慕容廷这个人,她和慕容廷之间的孽缘就这样开始了,时间会证明一切,她爱他,可是他到底爱不爱她。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梁长乐绷着脊背,一言不发,想看看他还有什么后招。

“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跳。”慕容廷语气轻松。

黑衣人问道,“王爷何必呢?您如今距离那高位,不过一步。您就不想再往前挪一小步?”

“您为圣上忠心耿耿,圣上对手握大权的您的,可曾真全然放心?这样带着自己心爱的女子死,值吗?”

原来黑衣人是打着这样的目的!

原来他们是要挑唆君臣不和,挑唆慕容廷造反!

梁长乐尝过被人背叛的滋味,烈火焚身,痛不欲生!她最痛恨这样的人!

“你们该死!”她低喃一声,猛踢脚下碎石。

哗啦一声,碎石沙尘随风扬起,沙沙打在黑衣人的身上脸上。

他们不防备这女孩子竟然这么刚,吃了一嘴的沙。

“三!跳!”梁长乐拽着慕容廷,纵身一跃,跳下山崖。

疾风猎猎作响,耳廓被刮得生疼。

嗖嗖的利箭跟着射向山崖下。

他们对慕容廷紧张得很,即便跳崖,他们也不安心。

“绕到山崖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山崖上有探出枝子的劲松。

慕容廷一只手抱紧了她,另一只手攀住松枝。

“你的救兵呢?”梁长乐问他。

他却只是侧目,专注看她的脸。

“问你呢?增援在哪里?”梁长乐皱眉。

“你拉着我跳的。”慕容廷声音低沉,很有蛊惑力。

特别是两人就这么悬在半空,挂在山崖间,他低沉的声音,让人心肝儿直颤。

“慕容廷!”梁长乐被他看得脸面发热,“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慕容廷闷笑,“你说的,我可记住了。”

梁长乐要被他弄疯,这是什么好话吗?若是不死,他还是忘了吧!

“喀嚓——”一声脆响。

梁长乐的汗毛都炸了。

“抱紧我。”慕容廷在她耳边说。

梁长乐咽了口唾沫……

“喀嚓——”又是一声,松枝很脆。

她再不犹豫,两只手攀住他的脖子,像只猴挂在他身上。

他一个八尺猛男,再加一个她,松枝再也承受不住,猛然断裂。

慕容廷收回另一只手,双臂抱紧她的纤腰,将她护在自己怀里。

骨碌碌……两人从山崖上滚落,两人一路试图用各种障碍减速。

山崖甚高,他们终于在半山腰的崖壁上停了下来。呼啦啦,还有许多石子不断滚落,山谷底下传来悠长悠长的回声,叫人不寒而栗。下面还有很远的距离啊!

慕容廷靠在凸出的崖壁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梁长乐小心的挣扎了一下,他竟没反应。

撞晕了?

她缓缓掰开他的臂膀,他也没反抗。梁长乐趁机从他怀里爬出来。

难怪他们会中途停下,这里竟有一块凸出半尺见方的岩石。

岩石上爬满了茂盛的藤蔓,开着小花,在这悬崖峭壁之上,随风而动,静谧又诡异。

梁长乐吁了口气,终于明白了众人为何那么畏惧齐王慕容廷。

因为他就是个疯子!为达目的,他可以不计后果,连自己的性命都谋算进去!

她回头看他,发现他仍旧一动不动的靠在崖壁上,他身旁一侧,就是万丈悬崖。他若昏迷中,往那边一歪……就是滚落崖低,摔不死也得残废,还会被那些追踪他的人找到。

梁长乐咬了咬牙,扶他一把?

她还没忘记,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无妄之灾!

若不是他为救郁芸菲,她现在还在营中烤火,吃肉!

梁长乐轻哼一声,没理会她,兀自坐在藤蔓边休息,她脊背往后一靠……

“唉……”她竟没靠在坚实的岩壁上,反而轱辘,滚进了洞里。

藤蔓太茂密,后头竟遮挡了一个崖洞!

梁长乐扯开些许藤蔓,砸石头探了探崖洞,没有蛇鼠虫蚁的声音。她这才小心翼翼爬了进去。

她坐在崖洞里调息休息,手边却触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她惊得立时缩手回来,汗毛竖起,浑身戒备的再探……似乎是书册一类?

话本里总是讲,悬崖峭壁之处,是高人修仙之地,一般会遗留有武功秘籍,得道升仙大法……难道她也走了这鸿运?

梁长乐正胡思乱想……

“你为什么不拉我一把?”洞口猛地传来声音。

梁长乐猛吸了口气,双手迅速的把书册揣入怀中。

“为什么?”慕容廷也扯开藤蔓,钻了进来。

洞里的地方并不大,他紧挨着她,挤在她身边,他浑身热气,包裹笼罩着她。

“我想把你踹下去!”梁长乐哼了一声。

慕容廷呼吸一顿……接着却把下巴搁在她肩头,笑得胸腔微微震颤,“我的选择是对的。”

“什么?”梁长乐问。

“并非看她的命比你珍贵,只是选择赢面更大的人,”他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疲惫,“若是郁芸菲,我们现在还能活着吗?”

“混蛋……”她低声说。

“知道是谁的人马吗?”梁长乐又问。

“他们早有动作,只是行动一直隐蔽,不想千日防贼,所以我才以身作饵,引蛇出洞。”慕容廷解释。

梁长乐嗯了一声,“那你也有办法脱困吧?”

“嗯,”他声音变轻,“我睡一会儿。”

他枕在她肩上的头忽然变沉。

梁长乐吓了一跳,这种情况下的睡……他不是要死了吧?

她赶紧摸他鼻息……还好,还有气。

她推他的头,却推不动。他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把她压的死死的。

洞外忽然有声音……

梁长乐侧耳细听……蹭蹭,似乎是有人从山崖上坠下绳索,攀在岩壁上,一点点往下降落。

不知外头的人是敌是友,她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梁长乐一直捱到天亮。

她头昏脑涨,身子更是僵硬酸麻。

趴在她肩上的人,把她压的几乎喘不过气,他倒是呼吸均匀平缓……似是睡了个好觉。

她一夜警醒,片刻不敢打盹儿,惟恐是那些黑衣人打了桩,坠下绳子,在山崖上寻觅他们的踪迹。

“啾啾——啾啾——”清脆嘹亮,有节奏的鸟叫声传来。

枕在她肩头的男人倏而睁开眼,“啾啾——”他吹哨回应。

藤蔓遮挡的洞外,顿时传来人声,“王爷,属下来迟,王爷恕罪!”

藤蔓被扯开,天光洒落进来。

瞧见洞外是他的属下亲信,且人数不少,还有人绳子绑腰,挂在山崖上。

“这下脱困了……”梁长乐紧绷的精神一松,人就昏了过去。

“念念……受伤怎么不说一声?”

她耳边有人聒噪,她蹙了蹙眉,别吵,叫她睡一会儿……

梁长乐这一觉睡的很长。

顾子念的身体太娇弱了,根本承受不起那样的惊心动魄,又是被追杀,又是跳崖。

若不是换了灵魂,估计早就一命归西了。她整整睡了两日一夜,醒来时,已经饥肠辘辘。

她一睁眼,身边灼热的视线,以及贴身挨着的温度……叫她预感不好……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