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娇宠王牌经纪人

娇宠王牌经纪人小说

娇宠王牌经纪人

爷俊美无双  /  著 未完结
来源:落尘 更新时间:2020-05-22 18:07
《娇宠王牌经纪人》小说作者是总裁言情,这里给大家整理了苏绮凌嗣南小说,娇宠王牌经纪人小说主要讲述了:苏绮误上了凌嗣南的床,没有想到她竟然怀孕了,可是却跑路了,苏绮在国外生了一个孩子,几年过去了,她带着孩子回来了,可是没有想到,还是遇到了他。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恐男,怎么恐的?”他低低地出声,盯着她倏尔腰身一挤。

苗条纤瘦的女人直接被架起双腿,离地。

“啊你……”

“这样恐吗?”男性浑厚的大掌摩挲她的腰窝。

“你住手!”

“还是这样恐?”他非常恶劣,低下头,薄唇似乎就要霸道欺近——

“你敢亲?!”苏绮心跳爆表,骤然相贴的男性体温,男性呼吸让她头皮发麻。

“我有病而已!这也值得你欺负?你别乱来,你先放开我……”

凌嗣南薄唇性感地一扬,“放开你?不是你夹着吗?”

“……”苏绮恍惚低头,瞬时间脸部涨红。

她刚才害怕跌倒,双腿已经无意识的擒上他的腰。

男人的腰,紧而有力,蓬勃骇人。

她倏地松开腿,脸炸了般晕红,心慌意乱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遇险本能。”

“本能夹‘紧?挺好。”男人讳莫幽深地看着她。

他仍旧把她暧昧卡在自己和墙壁之间,这姿势就像……凌嗣南漆黑的眼底翻滚一丝燥热的情绪。

他的视线扫过她嫣红弹润的唇,往下,留意到她今天换了衣服,女士衬衫西裤。

鲜少见有女人把西裤穿得臀部是臀部,腿是长腿,性感至极的。

很禁欲了,可是她刚才该死的靠近那个男人时,竟挑起了他的浴望。

易北鸣说这双细腿架起来是什么感觉,他现在知道了。

感觉很不错。

在更深的变化来临之前,男人呼吸炙热蓄沉,腰身一退竟是有些不舍地松开了她。

苏绮双脚落地,颤得几乎站不稳。

他大手攥住她,眸光幽暗,有些低哑地恐吓道,“事不过三,再被我抓到,我就对你用用这个姿势!”

苏绮吓呆了,一双眼睛几乎立刻去瞄他的腰下……不会吧,亲测的不举呢?

这人渣太狠了,为了治她,gay得好好的难道要尝试女人?

“三,三爷您别为难自己,兴趣爱好强求不来!我用性命保证没有下次,您就继续万菊丛中游玩鉴赏吧。”

某人脸色乌得发青,“用我毒哑你?”

“……”恶棍!苏绮闭嘴了。

想起刚才他和赵云笙坐一桌的,虽不知是什么饭局,但众人都为他马首是瞻,苏绮一顿,心思辗转,讨好道,“三爷既然咱们刚好撞上了,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我遇到了点麻烦。”

“你是谁。”男人面无表情点燃一根烟,极优雅地抽了口。

转身走了。

“…………”

凌嗣南你大爷。冷漠无情,卑鄙无耻,见死不救,吃完豆腐不付钱,王八蛋。

苏绮气得肺疼。预感这以后的婚姻之路还不知道有多艰难!

她心里盘算了一下,凌嗣南估计是很久没找男人阴阳欠调了,为了防止他饥不择食盯上自己,她得给他找个男人。

当晚八点,云城警察分局迫于舆论压力在微博上发出公告:演员江易系被带走,配合涉赌一案的调查。

虽然说的是配合调查,但这已相当于实锤官宣!

造势了一天但还欠一个实锤的微博彻底天翻地覆。

李凯声音发抖,“江易的后援会稳不住了,死忠粉都失望透顶,逼工作室给一个解释!更不用说闻讯赶来解约的商家,微博上大批娱乐号已经开始回顾江易的成名之路,说他堕落于赌博。更棘手的是,你的热搜原本消失了两个小时,但苏颜估计以为是我花钱撤的,她迅猛的就把你抬了上来,还砸钱屠榜,你和江易捆绑在风口浪尖上了,苏绮,对不起,你的职业生涯可能也……”

李凯捂着眼说不下去。

苏绮眯眼听着外放,眼睛扫视热搜第一第二。

#深挖江易经纪人乃高中学历#

#文盲经纪人,带出赌博艺人#

#江易毁了,经纪人苏绮究竟有多大责任#

苏颜买的这些通稿,每一条都是一把刀,别说把她骂出经纪圈了,被网友挫骨扒坟,被同行唾沫淹死都不在话下。

她要苏绮变成一个毁了艺人的烂经纪人,再无人敢用她!

苏绮乐了,她今天才正式接手江易呢,但这吃瓜群众显然不会管。

她开口道,“凯哥,赵云笙那我失败了。”

李凯万念俱灰。

又听她平静稳泰的说,“那我就开始公关吧。”

“啊?”他的心像过山车,“可是警局都发话了,江易还有什么转圜的余地,这事已成定局。”

“定什么局。我下午不让你公关,是还没到这一步,我的公关,你看着。”

李凯一愣,静了会突然感觉浑身热血都起来了,“我最期待你的公关铁腕啊,苏绮,你还有法子?!”

“公关做技术买热搜要钱,你有多少?”

“两百万……账户上流动资金本就少,付了些违约,只剩这么多了。”

“挺少。”苏绮抹唇,扭头问她家小可爱,“可乐,你不是自诩计算机新秀,认不认识技术咖?”

“什么类型的?”

“会做假记录的。”

小正太眉头一拧,”包我身上了。”

苏绮对李凯讲,“现在认真听我说,把江易的团队叫来我公寓,今晚很忙。江易的私人社交账号都给我,另外,江易去年和苏颜合作的剧,男二女一,所有官宣资料路透绯闻捕风捉影的任何,我都要,两人的新闻时间线我要精确的表格,懂了吗?”

一连串砸得李凯有点晕,但他隐隐摸到了什么,狐疑道,“你要干啥?”

苏绮捏着鼻梁挂了电话。

小正太眼珠滴溜溜的转,“我大概知道你想干嘛,我就说担心那个不做人的小姨。”

“她蹦跶得太欢了。”

说她什么不好呢?在微博上挂她学历来嘲讽她。

她为何没能上大学,这群狗比心里没门清?

苏绮懒懒握了握拳,苏颜下个月电影节入围,今年却没什么新作品,颁奖礼前为了维持话题度就诬陷同僚赌’博,装无辜蹭热度?

顺道一箭双雕把她这个眼中钉剔除了。

梦是好的,慢慢做!

无耻下作消费他人,是有报应的。

“妈咪。”小家伙扯着她回神,糯糯地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卡,“你不是缺钱么,我这还有一百万!”

苏绮猛地低头看他,“乖宝,你没在直播上跟怪阿姨们玩亲亲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