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小说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许九汐  /  著 未完结
来源:微阅云 更新时间:2020-05-22 18:09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小说是一本穿越古言小说,小说主角为白引歌夜煌,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白引歌夜煌小说讲的是,白引歌穿越了,可是他还是被夜煌不信任了,夜煌一直要认为是她蓄意伤害被人,如今想要就这样一笔勾销,不可能的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一想到罪魁祸首,夜煌就恨的咬牙切齿。

楚焰今日早膳时汇报调查结果,临西候府几乎都知道是白引歌强势逼迫白凤玉替上花轿,那一夜的争执,有很多仆从在场,还有一个局外人是给临西候老妇人看诊的,都是同一口径。

并且成婚前三日,太后召见过她。

太后约是觉得他手臂废了还不够,要他彻底无缘太子之位!

夜煌的内心似在被火灼烧,又被厚重的冰凌将烈火包裹着,双重煎熬。

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王府。

后来终于传来一个好消息,沐王妃晕倒在天牢,被太医验出有喜,暂且安全,待产子之后再追责。

他随沐王去天牢接出沐王妃,再来看白引歌的死活,没想到又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昨夜她的破碎衣衫叠整齐放在她头边,他记得很平整,毫无隆起。

可她刚拿出了一个古怪的能盛载液体的器具。

平儿的针是他拔的,滴液体的物什他仔细检查过,过大,袖带装不下。

白引歌孑然一身,这些东西,她到底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白引歌,别想扯开话题,东西怎么来的?”

夜煌对于她看透他心情一事很不爽,俊美无俦的脸上满是不耐烦,“你是从何处学了妖术,皇祖母的病,是不是根本没好转,而是你使了手段迷惑了我们?”

太医院所有的太医倾尽全力,皆说她油尽灯枯,她却妙手回春。

夜煌本来信她是施圣医传人,能起死回生。

可如今经历了这两件事,联系白引歌性情大变,夜煌往深了想,越想越心惊。

“你觉得我会妖术,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白引歌朝脑洞大开的他投去一记嫌恶的白眼,“不说抽筋扒皮,你肯定不可能好手好脚的站在这!”

吐槽完,白引歌想起欢儿的事,现如今都去接沐王妃了,管事不一定在,夜煌及时撤销处罚,她还能毫发无损。

“你饶了欢儿,昨晚我救平儿你蓄意伤害的事便一笔勾销,不然他日,这笔账我会如数向你讨还!还有,我施家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若任何用常理解释不了的事,你都以妖术论处,齐王殿下你的眼界,不过尔尔。”

白引歌暗自咂舌,这夜煌除却生了一副惊为天人的好皮囊,性子一等一恶劣,智商也不太高的样子,原主怎么就爱的死去活来,死活不顾了?

小丫鬟都喜欢好看的,不像她,喜欢帅气又有内涵的!

“本王若不饶,你能如何?”

夜煌都快被她气笑了,大言不惭要跟他作对,就凭她身后的太后?

对于太后来说,她不过是一枚可利用的棋子,随时可以抛弃。

“白引歌,你若真聪明,昨夜就不该献宝似的救本王的皇祖母。若太后知晓你背着她救了她最大的仇人,你以为你还能安全无虞?”

嘴角扬起一抹血腥的弧度,似看热闹不嫌事大,恶劣到了极致。

白引歌的心湖,似被投入了一大颗巨石,砸起不小的惊涛骇浪——原主好像不是太后的人啊!

当初太后召见原主,就让她在慈宁宫坐了两个时辰,连个罩面都没打。

“你误会了……”

白引歌刚要解释,外面响起几双急促的脚步声。

“齐王妃何在,快些出来接太后懿旨!”

太监特有的拔高嗓音骤然响起,白引歌特别无奈的抿了抿唇,真是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可她真的跟太后不熟啊!

“就是在这边,孙公公请——”

领路的丫鬟直接将他带到了耳房门口,白引歌见夜煌微眯狭长的凤眸,里面盛载冰霜,她理智的往后退开两步。

“齐王妃,太后娘娘懿旨,传你即刻入宫侍疾。”

白引歌至门前福身听旨,夜煌在后侧亦恭敬聆听。

“走吧,齐王妃,太后娘娘最近有些偏头痛,听闻你医术了得,您可得好好看看。”

孙公公满脸堆笑的做了个请的姿势,似乎和她很熟。

白引歌假笑凝固在脸上,她明显感觉到身后某处冰山人在散发冷冽寒意,如无形的刀刃,浸透毛孔,割的肌理生疼。

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太后这时候找她,他人看是来救她于水火中,可她清楚搞不好是明救暗打,好歹都令人起疑。

“谨遵太后懿旨。”

白引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她艰难的迈步走出去,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火炭上。

走到门口,她忽然顿住,“王爷,太后娘娘身子不适,您也一起去看望?”

夜煌微怔一瞬,深邃的如同暗夜星空的眸子里星河涌动,散发着清冷的光。

衬的亦仙亦邪的脸更加妖孽。

他在思虑什么,无人能看透。

苏公公在一旁欲言又止,白引歌满眼期待,无论太后想做什么,若夜煌在场……

“本王确实许久未曾探望过太后了,该去拜见。”

他忽的抬脚向前,步履生风,径直越过白引歌和苏公公大步流星领先而去。

“齐王妃,您这是……”

见夜煌走远了,孙公公的褶子脸皱成一团,有些不太高兴的开了口,“太后娘娘懿旨是要见您,如今多了齐王殿下……”

“我就是客套一邀,哪知齐王殿下应允了……到了太后面前,还望孙公公解释解释。”

白引歌心情飞扬,不管夜煌去的目的是什么,她想要的结果达到了。

说完,她按捺不住,跟上夜煌的步伐。

她没看到背后的孙公公,挤了挤眯缝眼,神色古怪。

出月洞门的时候,正好碰见沐王偕同沐王妃来看平儿,夜煌在跟他们低声说着什么,一改在她面前的冷漠,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柔和,不再充满尖刺。

啧啧,果然爱憎分明,可是憎恶错了对象!

白引歌停在三米开外,本想等他们进门了再出去,可沐王和沐王妃愣是不走,似在等她过去。

孙公公催促的声音传来,白引歌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路过。

“谢谢你救了平儿。”

擦身而过的时候,沐王妃道谢了,声音轻的如同风一吹就会消散。

白引歌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刚扭头去看,沐王妃已莲步轻移往内殿走去。

她的心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

但没有时间多想,太后那边是龙潭是虎穴,她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