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入赘后,权臣被娇养了

入赘后,权臣被娇养了小说

入赘后,权臣被娇养了

孙若麟  /  著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更新时间:2020-05-28 08:54
《入赘后权臣被娇养了》的主角是于清檀乔煜,作者:孙若麟,入赘后权臣被娇养了小说主要讲述了:于清檀觉得自己很好,尤其是身边有乔煜,而后来她觉得自己是对乔煜太好了,以至于越来越得寸进尺,可她还是愿意对他那么好。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于清檀正欲回答,乔煜突然自嘲一笑,“不用回答了,本候突然间不想知道答案了!”

话落,乔煜看了眼于清檀,佛袖转身离开。

看着乔煜冷意疏离的背影,于清檀觉得有些不妙。

乔煜刚离开,于勒便来了。

正当他想叫住乔煜时,却见着自家女儿思索间,带着几分犹豫的神情,不由上前询问:“檀儿,可是乔煜那小子欺负你了?”

“爹,您说我嫁给乔煜,到底是对还是错?”于清檀突然问。

于勒收起怒意,轻声道:“若你反悔,现在还来得及,爹都支持你!不过,乔煜那小子虽然混了点,不过有一点却是爹佩服的。”

“哪点?”于清檀好奇的问。

于勒轻笑,“那小子虽然狂妄,却从不在别人背后捅刀子,落井下石的事,他从来没干过,他要对付谁,都会光明正大的告诉那人,也从不会遮掩。”

“难道这不是增加别人的恐惧?”于清檀突然笑出了声。

她想象乔煜杀人时,乔煜还提前告诉人家:嘿,我光明正大的告诉你,我明天要杀你!

就算人家不死,恐怕也得被他吓个半死吧。

见于清檀笑了出来,于勒拍拍于清檀的肩,“一切就看你自己了,檀儿。”

“女儿明白了,女儿想明天去一趟永昌候府。”

于勒扬眉:“退婚?”

“道歉。”

她必须向乔煜道歉,目前来说,她嫁给乔煜比嫁给谁都合适!

第二日一早,于清檀便带着床边的那副衣角图,来到了永昌候府。

乔煜刚下了早朝,木木替乔煜换着衣裳。

“爷,于小姐过来了。”木木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侯爷的脸色。

乔煜微微皱眉,“不见。”

“可这是人家第一次来咱们府上呢。”

“那就让她侯着。”乔煜不耐烦的说道。

木木转了转眼珠子,“于小姐还带了一样东西,据说要送给侯爷。”

“什么东西?”乔煜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袖。

木木摇头,“属下也不知道,您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乔煜犹豫片刻,还是出了门。

于清檀才发现,永昌候府是真的阔绰。

到处金灿灿一片,比太傅府现在的模样更是让人惊讶。

花厅里摆放了各种名贵玉器,就连只花盆也是前朝古物。

怕是乔煜坑了不少银子。

一袭臧红色锦袍的乔煜从花厅外走来,见了于清檀,不由轻咳一声,木木见状忙道:“于小姐来见我家爷,所谓何事?”

于清檀抬头看了眼木木,又看了眼乔煜,没有说话。

乔煜转眼,示意木木出去。

木木撇了撇嘴,转身离开了。

于清檀走到乔煜身前才出声道:“侯爷,昨日是臣女不对,臣女特来向你道歉的。”

“不必了,你回去吧。”乔煜背过身去,不再看那双让他失落的月牙眸。

于清檀沉眸,伸手拉了拉乔煜的衣袖,“我知道,是我不对……”

“你哪里不对了?”乔煜突然转过身来,径直盯着于清檀。

于清檀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画卷递到乔煜面前。

乔煜伸手接过画卷,发现是她挂在床头的一幅,不禁有些疑惑,却又拉不开面子,只道,“把这幅画拿来干嘛!”

“臣女想借侯爷的书房一用。”

乔煜带着于清檀来到了书房。

永昌候府的书房虽然大,却并没有挂几幅画,当于清檀看出来挂在上面的画后,心里不禁有些诧异,挂的竟然是向她买的那几幅画。

于清檀让乔煜把画放在书案上,看了眼乔煜,又将视线移到书案旁的墨台。

乔煜不情不愿的替于清檀研起墨来。

于清檀提笔,将那幅衣角图完整的画了出来,又将那人的五官也画了出来。

原本昏昏欲睡的乔煜看了于清檀画完的画,不由愣住了。

“你确定这幅衣角图原本是本候?”乔煜迟疑道。

于清檀将画递给了乔煜,乔煜拿起画看了半晌,看着那幅图上的衣袍,的确是他身上穿的这件,且纹理清晰,他是说那幅衣角图有些怪,原来图上的纹理与自己衣袍上的纹理是一样的。

他之前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你……原来画的是本候,还把本候的画像挂在卧房里?”乔煜神色复杂的看着于清檀,脸莫名有些红。

于清檀低头道:“原本臣女并不想告知别人,怕此时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只不过,若是不说,侯爷恐怕还生臣女的气。”

乔煜沉默,没有说话。

于清檀又道:“臣女此前一直做恶梦,直到有一天您出现在臣女的梦中,您踏着白云而来,救了臣女,自那以后,您的身影经常入臣女的梦,替臣女打跑梦中的妖魔鬼怪。”

乔煜将画放在了书案上,转头问于清檀,“是在认识本候之后?”

“不,在认识您之前!臣女也不知为何会如此,每次见到您都觉得很亲切,也觉得……很心安。”于清檀脸颊微红。

乔煜看了于清檀半晌,背过身去,看着在窗前蹦跶的一只小麻雀,凤眸微沉:“即便如此……那你亲本候一下,本候就不生气了。”

“啊?”于清檀微微有些诧异。

乔煜挥了挥手,眸色落寞,“罢了,你回去吧,半月后,等着做本候的新娘吧。”

听着乔煜依旧恹恹的语气,于清檀犹豫了片刻,上前拉过乔煜的胳膊,伸出一只手,将他压了下来,踮脚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他的侧脸,逃也似的往书房外跑去,“那我等着你。”

乔煜捂着被亲的的侧脸,微微有些失神。

“呀,爷,您被于小姐强吻了啊?”木木站在书房窗前道。

乔煜没好气的瞥了眼木木,转身将书案上的画收了起来,“你派人将本候平日里喜欢的一应用物都搬到太傅府吧。”

“爷,您对于小姐可真是太好了。”木木微微叹了口气。

乔煜凤眸微暗,“是吗?可惜……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回答过本候那个问题。”

“有时候只要有心,其实字面上的答案也并没有那么重要。”木木看着窗外,想着流萤已经好久没有理过他了,还总是躲着他,也不知流萤是什么心思。

乔煜勾唇,眉目间多了一丝笑意,“也对,时日还长,不急于一时!”

半月后,太傅府再次举办婚宴,此次婚宴,就连皇上也派人送了贺礼,而早在婚宴前夕,乔煜便通知了满朝文武,人可以不到,礼却不能不随!

满朝文武虽然觉得委屈,却不想被乔煜那个活阎王给惦记上。

于是大家结伴而来,就是不想被坑了银子,连一顿饭都没得吃。

于兰儿趁着人多,找到了裴备,裴备也在邀请之列。

她觉得裴备有点可怜,女人被抢了不说,还要强颜欢笑,将贺礼双手奉上,乔煜简直与土匪没什么两样。

不过……她也就喜欢乔煜这种调调的。

“裴大人,你可甘心!”于兰儿眸光幽然。

裴备紧眯双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心头所好背叛了你,投身别的男人怀抱,裴大人心甘吗?”于兰儿上前一步。

裴备苦笑,“不甘又能如何。”

“是啊,又能如何!乔煜凭什么选择她,还不是因为我那好堂妹有一张勾人的脸!若她没了那张脸,我看她拿什么勾引乔煜!裴大人可愿与我联手?”于兰儿突然转头,目光紧逼裴备。

裴备冷笑,“你嫉妒,想毁了于清檀的脸!”

“难道你甘心她欢天喜地的嫁给别人?”于兰儿目光犀利。

裴备沉默。

于兰儿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狠厉的笑,“裴大人,要不要联手,就在你一念之间!”说罢,于兰儿将一包药粉拿出来递到裴备面前,“我让人买通了她院里的粗使丫鬟,这是迷药!在洞房前夕,趁大家都去喝喜酒的时候,迷晕于清檀后,她任由你处置,但说好了,她的脸要由我处置!”话落于兰儿将药粉塞到裴备手中,唇角勾出一抹笑意,转身离开。

看着于兰儿离开的背影,裴备握紧了手中的药粉。

夕阳渐沉,太傅府内一片热闹景象。

乔煜一袭红色锦袍,明艳耀眼的立在人群之中,于兰儿目光紧随那袭红色身影,往口中灌着酒。

她得不到的,无论如何,也要抢过来!

乔煜瞥了眼独自在角落里灌酒的于兰儿,狭长的双眸里浮现出冰霜般的寒意。

宾客们喧哗依旧,檀莜院却微微有些寂静。

于清檀正襟危坐在床边,有些紧张的捏着火红的赤金喜服。

上次一别,已经有好半个月没有见着乔煜了,也不知乔煜的气消了没有。

“小姐,候爷让奴婢送来一盅鸡汤,让小姐先填填肚子。”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新房内,于清檀身旁的花屏与流萤互相看了一眼。

于清檀想了想,出声道:“把汤端过来吧。”

丫鬟进了喜房,流萤接过鸡汤,“你回去替小姐道声谢吧。”

“可是,侯爷叮嘱奴婢,让奴婢看着小姐把这碗鸡汤喝完才能走,说怕小姐饿坏了身子。”丫鬟低头,谁也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于清檀端起鸡汤,目不斜视的说,“既然侯爷说了,那我便喝吧。”

待于清檀喝完鸡汤,丫鬟伸出微微发颤的手接过碗离开了。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